盛家的經濟賬:《知否》中盛家門第不高,為什麼從來不缺銀子花?

一個世家大族如果「樹倒猢猻散」,必定從經濟潰敗開始。

《紅樓夢》中的榮國府就是如此。到了後期,鳳姐當家時常感到捉襟見肘,不得不靠典當財物來左右騰挪。

這是賈府必敗的徵兆之一。

相反,如果一個家族,財務健康、收支良好,那麼這個家族很有可能是處在上升期。

《知否》中的盛家就是如此。

盛家人的吃穿用度都是一等,這一點從林噙霜教導盛墨蘭的擇偶觀時就可以一窺究竟。

林噙霜說單是盛墨蘭身上穿的襖子就值五六十兩,手爐裡燒的銀絲細炭要二兩紋銀一斤,加上墨蘭日常的用度,沒有幾個廩生供得起。

這也是盛墨蘭完全接受母親林噙霜「嫁人必嫁豪富之家」這一觀點的現實依據。

這個時期,盛紘的官階並不高。那麼盛家為何能豪富至此,從不缺銀子花呢?

盛家的經濟來源主要有四個,分別是祖產、嫁妝、經商以及俸祿。

一、祖業

盛紘的爺爺,第一代盛老太公給子孫提供了一個良好的物質基礎。

只要不作,盛家兒女吃穿不愁。

孔嬤嬤來到盛府,和盛老太太閒聊時,就說到:「你家老太公倒是個人物,掙下偌大一份家業。臨終前親自給三個兒子分了家。」

這位盛老太公趁著改朝換代之際,走官商結合路線,積累起一大筆原始財富,打下盛家發跡的基礎。

盛紘父親早逝,在書中也沒有出現盛紘其他的兄弟姐妹。而盛老太太多年守寡持家,沒有動過多少祖產,反而是靠自己的嫁妝支撐家裡的開支。所以這三分之一的祖產在盛紘成家後,就直接交給了盛紘手上。

這讓盛紘的小家庭,有很好的經濟基礎,甚至可能勝過不少貴族子弟。

一般來說,管理嚴格的家庭之中,年輕的貴族子弟在沒有分得家產之前,能動用的錢不過是有限的份例錢。家裡即使金山銀山,也無法支配。

就因為早早獲得祖業的管理權,盛紘才有寵妾滅妻的經濟基礎。要不然他怎麼可能從祖產中撥出一部分產業到林噙霜名下,讓林噙霜有了和王大娘子叫板的經濟本錢呢?

盛紘是幸運的。盛家的三份祖產,大房和三房不成器,早就敗光了。只有他這份,落到人品高潔的嫡母手中,才得以保全。

盛家在京城的宅邸,面積不大,但位置甚佳,還有一個花園,令盛明蘭感歎當初盛老太公生財有道,不然也不可能讓老二娶到勇毅侯府家的嫡女。

二、經商

僅靠一份祖業,並不足以支撐盛紘在官場如此過著如此體面的生活。

盛紘一家的財產積累,有一部分是靠盛家大房盛維和盛紜源源不斷的輸血。

盛家大老太爺當初寵妾滅妻,但始終沒有休掉盛家大老太太,就是靠盛老太太這位侯府嫡女在背後死命支持。

盛老太太和盛家大老太太妯娌倆的感情特別好。我覺得可能是都碰上老公寵妾滅妻,同命相連的原因吧。

盛家大老太爺當初要是成功休妻,盛維和盛紜兄妹兩個就是滅頂之災。盛家大老太太一旦被休棄,她肯定就失去了兩個兒女的撫養權。在此之前,她的一個女兒就落到這個寵妾手中,導致一場小病就要了這個女兒的命。

為了兒女的性命,盛家大老太太躲到鄉下保命。盛老太太則在家裡,全力阻止盛家大老太爺休妻。

盛家大老太爺去世後,盛老太太又幫助盛家大房經商復興家業。因此,盛維兄妹二人視盛老太太為救命恩人,對她極其孝順。

自此,盛家大房經商,盛家二房做官,互相扶持,共同富裕。

盛維經商天賦很高,賺錢無數。為了支撐盛紘的仕途,盛維每年都是一車車銀子年貨往盛紘這裡送。

對此,雙方都覺得心安理得,從來不覺得誰欠了誰——盛維支持盛紘仕途,盛紘反過來幫盛維經商打開關係網。

一姓兄弟之中,能得到如此良好的幫扶狀態,實屬難得。雖然中間也有齷齪——比如王大娘子就把這種輸血看得理所當然,卻瞧不起盛維的妻子李氏——但不影響大局。

三、嫁妝

盛家依靠祖業和大房的輸血,家中不缺銀子,但要說財富積累,盛家三代媳婦帶過來的嫁妝,絕對是盛家財富中不容小覷的部分。

盛老太太、王大娘子和海氏的嫁妝,比不上顧廷燁老媽白氏夫人的天價嫁妝,但那場面也足夠震撼。

《知否》原著第55回中,盛長柏和海氏的婚事將近,海氏的嫁妝如流水般抬進盛家——全套泛著紅光的傢俱、幾十大箱衣料、擺設裝點和幾百畝田地和不知多少家店鋪。

明蘭看得目瞪口呆。海氏的嫁妝不僅貴重,而且非常齊全,甚至連恭桶和壽衣都準備好了。

盛老太太身邊的房媽媽說:「姑娘做了媳婦便要矮三寸,若嫁妝豐厚,便可挺直了腰杆,因她的吃喝嚼用都是自家的,可不是仰仗夫家養活的。」

明蘭算了一下賬,海氏的嫁妝不要說養活自己,就是養活盛長柏和N個妾侍都不成問題。

于是,聰慧的明蘭說了一句:「清流的清和清貧的清不是同一個字呀。」

「清流」中的清,大概是清高吧。

盛老太太的嫁妝比海氏還嚇人。

盛老太太當年的陪嫁,隨便拿出來一件,在普通人家都可以上升到「鎮宅之寶」的地步。

盛老太太曾經給了明蘭一套首飾匣子,共九個匣子,最高的匣子有一尺高,共四十九個明格和十八個暗格,最小的匣子只有手掌大小,打開來居然也有九個小格子,匣匣相套,格格可拆卸,做工之精巧、色彩之精美,令盛明蘭驚歎得合不攏嘴。

這種東西,先不說裡面的首飾,就是做工都能值多少錢了!

和明蘭交好的余嫣然,嫁妝一共就值一千五百兩銀子。而盛家的孫女輩,除了盛紘置辦的嫁妝,光是盛老太太每個人就貼補了一千兩。難怪不得當初華蘭議親時,嫁妝之豐厚,讓令國公府都眼饞。

盛老太太有底氣支撐守寡留在盛家,關鍵點在于她太有錢了。

四、支出

劇版中把知否的朝代背景放置在北宋。

北宋是古代文臣最好的時代,待遇之豐厚,在中國歷朝歷代中都是數一數二的。而且政治地位極高,號稱可以與天子共治天下。

盛紘的官階越升越高,工資也會越來越高,這也成了盛家財務的第四個重要來源,令盛家的經濟狀況錦上添花。

與《紅樓夢》中的榮國府相比,盛家的優勢在于進賬多,而且家庭關係簡單,支出少于收入。

榮國府大房二房四代人支系眾多,人口龐大,每月開支遠多于固產收入卻不改奢侈作風,崩潰是遲早的事情。

憑藉如此良好的經濟條件,加上盛家三代高娶回來的媳婦都是理家管家的好手,盛家就可以遊刃有餘地行走在社交圈中,搞好家風,為子孫讀書提供好的條件,走上家族騰飛的快車道。

這給我們什麼提示?

我覺得是,有錢才是最大的底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