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被一首曲子撕開真面目的宋引章,才是最「狼心狗肺」的人

果然,只要到了《夢華錄》更新的時候,熱度榜的冠軍之位立馬就會乖乖地讓出來,自周四連更兩天于是連續斬獲兩天全網熱度第一,累計日冠15次,不愧是你錄錄子。

劇情已經發展到一半多,趙盼兒三姐妹在東京的創業之路蒸蒸日上,女主也開始了甜蜜的戀愛之旅,半路收獲葛招娣至此一桌麻將算是湊齊了。

同時頗有一手好曲藝的宋引章也獲得了大官們的賞識,跟著曲坊給人慶壽不出意外驚艷眾人,這一曲后她為顧千帆解圍讓遠近聞名的清廉大官柯政敬佩題字,宋引章實現了真正的一夜爆紅。

不過也是在各位高官前的一曲,徹底撕開了她的真面目,原來宋引章才是「狼心狗肺」的那個人。

1.情商低、不懂感恩,張好好心態驟變有跡可循

池衙內和張好好大鬧分手,這兩個人作為《夢華錄》的邊緣人物卻獲得了眾多觀眾的喜愛,一個是沒心沒肺的搞笑男,一個是事業心爆棚、三觀正直的歌伎。

可就是讓宋引章名聲大噪的這一曲,造成了張好好心態崩塌。無論長相還是歌喉都是數一數二的,但對于達官貴人來說沒什麼新鮮了。

宋引章被題字并彈奏一曲回到后台時,大家一股腦地沖了上去,將宋引章圍在中間,齊聲夸贊開始討好了起來,而張好好獨自坐在后面,熱鬧不屬于她。

她心理不平衡了,這個事倒是不怪宋引章,大家各憑本事,但是宋引章情商太低了,張好好是前輩而且之前可是對她極好的。

宋引章被討好后不好意思完全沒有想起張好好這個人,等大家散去她才輕飄飄說了句場面話走了。

看似是大家各憑本事取得高官的青睞,可張好好這一路其實也是幫了宋引章的。還記得兩人初次相遇,張好好聽說池衙內看中了這朵「小野花」,氣沖沖地找上門來。

二人相視那麼一眼,張好好火氣瞬間消了,她也覺得宋引章惹人憐愛而且天真清純。

都說「一山不容二虎」,兩人算是撞型的藝人,正常人都會排擠外地而來的新人,但是張好好反而豁達善良。

如果她想,有的是辦法找事讓宋引章無法混下去,更別說在樂坊里練習曲藝了。

身后還有池衙內作為靠山,他多次勸張好好不要和趙盼兒三姐妹來往,而她一心想要搞事業答應與趙盼兒聯手,就連女主都要頻頻來送吃的,明明可以處成好姐妹,而宋引章后面在火了之后其實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在宋引章將以前的怨恨都發泄到琵琶上時,回憶里就有張好好說的「得知道自己的身份」,人家是好意相教,卻讓小野花虛榮心爆棚。

她的一系列做法讓張好好覺得自己是個小丑,尤其在池衙內直言罵她什麼都不如宋引章之后,張好好甚至想一巴掌打在池衙內臉上。

她自尊心受挫了,可失落里何嘗沒有對宋引章的失望,但凡她對自己同樣好一點,池衙內說出的話都不會讓張好好如此憤怒,他說她太傻了,她真的無法反駁。

想必大家都知道沈如琢不是什麼好鳥,之前張好好曾跟池衙內說過想讓宋引章注意別被騙,可預告里她看見宋引章在沈家時,表情有些微妙。

本來能成為自己的幫手,可宋引章的世界只有自己,硬生生將好姐妹變成了敵人,無論她會不會幫忙都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樣對她好了。

2.自輕自賤沒腦子,沒公主命一身公主病

宋引章真的戀愛腦嗎?我看未必,她始終就是為了讓別人幫自己脫去賤籍,真沒看出有多愛。

人家大冤種戀愛腦都是為了男人各種砸錢甚至不惜生命,可宋引章最開始和周舍在一起,不顧一切私奔就是因為被許諾會幫她脫籍。

趙盼兒留了個心眼把她的錢留在自己的茶坊里,宋引章至少沒有花心思把錢都偷出來。

包括如今的油膩男沈如琢,宋引章真的如此愛這個油嘴滑舌的男人嗎?她明顯根本不懂什麼是愛,只是沒腦子。

如果真的喜歡,她不會在前期一味拒絕。 第一次見面她還不了解沈如琢,這時能看出宋引章確實有點害怕,而且不想與他交談,連簾子都沒掀開。

當趙盼兒被抓到皇城司,宋引章在慌亂之中想起了沈如琢,于是立刻去找他請求幫忙,完事邀請他來聽琴。可在這之后,她再也沒有給油膩男寫過書信。

所以她在經歷周舍后根本也不是戀愛腦,真正讓宋引章落入深淵的,是她始終隱藏在心里的自卑。

還記得當時她在趙盼兒與孫三娘面前,信誓旦旦地說「就算有人認出也不在乎,那又不是我的錯」。

可實際上宋引章內心從來沒有釋懷,當沈如琢屢次表達心意時,她故意說出自己的過往,并加上「聲名狼藉」這個詞。

在油膩男又一番花言巧語后,她再次確認:你真不嫌我臟?明顯,覺得她臟的是自己。

當她在眾多高官賺足了眼球后,到了船上沈如琢再次提到了要幫她脫籍一事,一臉誠懇的樣子演得極像,此時的宋引章早就被名利蒙住了雙眼。

完全被哄騙住了,尤其是穿著頭飾非常華麗,她覺得自己完全配得上這一切,什麼賤籍根本不是宋引章真正的身份,一張小臉上沒有了任何防備。

其實感覺這里林允的演技還是略遜一籌,她的表情太木訥了。沈如琢說道:愿造玉樓藏之,其實就是想包下她。

鏡頭特意給宋引章大特寫,正常來說她可以驚訝、驚慌失措,或者內心矛盾非常猶豫,就算是咬咬嘴唇都可以。

于是她開始在顧千帆和沈如琢之間猶豫不決,網友已經在彈幕中笑開了:咋的,你還選上了?

這不是戀愛腦,這是沒腦子。兩個男的都不喜歡她,卻錯以為都對她暗生情愫,宋引章從來沒有真正認識自己。

為什麼趙盼兒和孫三娘不被騙,趙盼兒的能力和姿色絕對不在宋引章之下,可她堅信憑自己可以在東京有一席之地。

就連孫三娘都一再地勸告宋引章,不要相信男人的鬼話,女人貴在自立。而宋引章沒有公主命,卻一身公主病,這不行那不干、男人都愛我。

3.自私自利、狼心狗肺,再深的姐妹情抵不過花言巧語

宋引章有良心,但不多。她能不顧危險晚上前往沈如琢住處請求幫助,雖說沒幫上忙但心是好的,而且付出了行動。

但是當趙盼兒渾身濕漉漉地出來,只有孫三娘在一旁扶著,她與沈如琢在一邊開始客套上了,完全不顧姐妹會不會吹風受寒。

一曲驚艷后,她回來趙盼兒和孫三娘給準備了一桌菜慶功,但她在乎的只是別人有沒有捧著順著她。

話被打斷后,她坐在桌邊悶悶不樂,看著其他姐妹聊天沒有說話。

這時孫三娘開口替她解了圍,繼續問起剛剛沒說完的話,一臉羨慕又好奇地引起話題讓宋引章繼續說下去。

宋引章立馬眉飛色舞,講起來自己在府上的所見所聞,而且還提起了顧千帆,一臉炫耀之意,仿佛在說:我好牛,顧副使真的好帥,我倆又碰見了呢。

這時候趙盼兒其實有點尷尬了,葛招娣立馬把話題轉到了別處,可宋引章沒一點眼力見,她根本不明白她們的用意。

或許是被趙盼兒和孫三娘哄慣了,只要注意沒放在她身上,立馬在桌上「變臉」。她覺得別人沒有順著她說,就是忽視。

可別人在說話的時候,她也根本沒有加入,明顯此時的宋引章在心理上已經發生了變化,她覺得自己比其他三人都牛了。

趙盼兒談到魚膾,提出可以將其加入到茶坊的菜譜中,反正夏天到了這道菜比較討喜,而且還不用動火,這個建議確實比較有價值。

宋引章立馬表示不同意見:不行我不同意,咱們茶坊本來就是高雅的,怎麼能加涼菜呢。陽春白雪和下里巴人是有卻別的,不能混為一談!

好一個陽春白雪、下里巴人,當趙盼兒提出做魚膾、葛招娣說自己撈魚而孫三娘又做菜好吃后,宋引章指的到底誰是「陽春白雪」,誰又是「下里巴人」呢。

這時氣氛有點尷尬了,趙盼兒看著發脾氣的宋引章,孫三娘第一時間觀察趙盼兒,而葛招娣則看向了關系最好的孫三娘。

孫三娘又一次解圍了:哎呀,你別那麼較真嘛,我們就這麼一說,也沒說必須得把魚膾加上。

氣氛剛緩和一點,趙盼兒舀起碗里的沙冰送到嘴邊時,宋引章更來氣了:什麼叫我較真啊?好好的一句玩笑話,小心眼的她非抓住不放,話也不好好說,就是因為別人沒哄著她順著她。

孫三娘還在一直為宋引章說好話,可葛招娣倒是字字珠璣:再大的威風也不能耍到家里頭來吧。

此時的宋引章心比天高,她完全忘了之前在茶坊那些客人如何捧場,她彈得不亦樂乎。可當客人都聚在樓外,趙盼兒表示讓她再彈一曲時,宋引章說:我跟以前不一樣了。

張口閉口就是「臭茶錢」、「酸秀才」,以前求之不得的顧客變成了宋引章最討厭的低賤之人,明明她只是個彈琵琶的樂手卻還瞧不起文人雅客。

在趙盼兒的一番說教下,宋引章不情不愿地戴上面紗抱起了琵琶,邊彈邊哭。她覺得太委屈了,好像是趙盼兒逼迫她的一樣,是眾人仰慕的樂手,可她卻覺得自己在討好別人。

曾經為了她做自己最討厭的事情,用美色勾引周舍拿出賣身契,還差一點就被用刑的趙盼兒,此時在宋引章心里這個姐姐沒有任何地位。

自己只能被像狗一樣拴著,是趙盼兒像英雄一樣替她撐腰,到了她嘴里變成了「被我親手送進打牢」。

功勞全是自己的,好姐妹閉口不提,咋這麼厚臉皮呢。曾經攬著兩個人,口口聲聲要「永遠不嫁人、永遠姐妹情深」。

轉過頭又偷偷愛慕顧千帆,連葛招娣都能看出來趙盼兒和顧副使的曖昧,宋引章就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感覺所有人都在圍著她轉。

在她失落,覺得自己的曲藝不行時,是姐妹們一起勸她逗她開心,趙盼兒也表示她在自己心中永遠是天下第一。

無論趙盼兒與歐陽旭訣別,還是與顧千帆在一起,首先提出的就是幫宋引章脫籍,結果她自己聽了男人的話又一次留下一封信就走了,甚至連衣服和行李直接都不要了。

這邊姐妹們急得團團轉,趙盼兒放心不下立馬就要去沈家,可孫三娘攔了下來說:她可能不太想見我們。曾經海誓山盟好姐妹的樣子真的很好笑。

那邊亂成一團,可宋引章在沈家這邊可是開心不已。自私自利的她以為真的天上掉餡餅能過上榮華富貴的生活,就連沈如琢灌酒都察覺不出來。

坐在一旁的老爺子一臉色瞇瞇地看著宋引章,后面會發生什麼可想而知。如果第一次被騙是天真,那麼第二次還能為了虛榮脫籍被騙,那就是愚蠢至極,姐妹情深都抵不過男人的花言巧語。

最狼心狗肺的當然就是宋引章了,想脫離賤籍沒有錯,可一心想著要靠男人幫助自己,那想不上當受騙都難,不分對錯黑白,一再離開對自己最好的人,她這當然是自作自受了

不知道這回男女主能不能正好前來相救,后續宋引章得知趙盼兒與顧千帆在一起后又會有怎樣的情緒呢,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