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惦記了明蘭一輩子的男人,有「性」無愛的婚姻他圖什麼?

明蘭最后一次見賀弘文,是得知曹錦繡在盛府門口堵他,兩人拉拉扯扯地進了樹林約會。

明蘭很氣憤,當即帶著丹橘小桃追出門去。

躲在不遠處,明蘭看著曹錦繡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跟賀弘文訴說著不幸的遭遇和相思之情,而賀弘文也不顧男女大防,輕輕地安慰,更是生氣。

對著賀弘文就說出了「要她沒我,要我沒她」的話,還說寧愿餓S也不吃夾生的米飯。

這是她相識兩年多來唯一一次沖賀弘文發火,也是最后一次同賀弘文說話。

賀弘文最后一次見明蘭,她正坐在八抬大轎上準備嫁到寧遠侯府顧家,街道上滿是人群的笑論聲,耳邊傳來震耳的鼓樂聲。

賀弘文心中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酸楚,這一切本應該是他的,可如今,他卻只能偷偷地站在街角看著明蘭嫁給別人,只能在心里祝她幸福。

他本以為自己會是那個跟明蘭相守一生的人,卻不料只淪為一個過客。

1,印在心底的那一份美好

賀弘文初見明蘭時,他是個十五歲意氣風發的少年郎,而明蘭卻是個帶著一身嬰兒肥,眉彎眼笑,憨態可掬,像玉娃娃般精致的十二歲小女孩。

賀弘文從大夫的角度看待明蘭,看著明蘭有病態便著手給她開方子熬草藥,為防止明蘭怕苦偷偷倒掉,日日親自端過去看著明蘭喝完才肯罷休。

對于明蘭來說,賀弘文是她真正接觸過的外男,對于賀弘文而言,明蘭也是他唯一正兒八經交往過的女子。

明蘭看雜書卻推脫給長柏時,賀弘文佯裝這信她,明蘭不認識沙鷗,糧船隨意指認時,賀弘文笑著給她解釋糾正。

明蘭開朗俏皮,賀弘文內斂穩重,在船上雖是數日時光,兩人相處得倒還不錯。

「家母想我科舉入仕,無奈我不爭氣,只喜歡擺弄些藥草針典。」賀弘文黯然道,

「弘文哥哥切莫妄自菲薄了。

讀圣賢書,不過是上為輔佐明君,匡扶社稷,下為光宗耀祖,澤及子孫,可萬流歸宗。

行yi濟世一樣可以惠及百姓,光耀門楣。

哥哥祖母的父親,當年何等yi術yi德,少年時還親赴疫區,年長時,執掌太yi院,世人何等敬仰。」

明蘭總是能想出寬解賀弘文的話。

賀弘文靜靜地望著對面的女孩,笑得很溫柔。

明蘭為祖母感慨,愁眉不展時,賀弘文就拿自己年少時配置人參膏去喂魚的糗事逗她開心,奈何自己言辭匱乏,只能靠出丑來逗笑明蘭。

賀弘文會親手給明蘭用草藥風制陳皮,給她當解饞的零嘴,明蘭也會有樣學樣地弄出個食譜當回禮。

有祖母的情分在,兩個人能時常湊到一起。

賀弘文若是外出采辦,走之前也會來盛家特意告辭一番,回來時不進家門也會先來盛家給老太太請安, 「順道」看看明蘭,給她帶些地方特產,好吃的好玩的。

除了顧忌明蘭還小,兩家沒有走明路外,明蘭跟賀弘文的事兒大家都看在眼里。

自從賀家祖母跟弘文說過兩家有意撮合他倆在一起后,賀弘文便一心一意地對明蘭好,等著她慢慢長大。

若是按照這個方向發展,沒有變數的話,明蘭跟賀弘文或許會成為難得的一對佳偶。

丈夫在外行yi掙錢,妻子在家操持家務,相夫教子,閑暇時一壺清茶,兩個人也有說不盡的共同話題。

如此看來祖母給明蘭找上賀家,看上賀弘文也不無道理。

可生活從來都沒有一世的坦途,只有在面對生活中突如其來的變數和插曲中才能真正認識一個人,而曹錦繡的出現就是那個變數。

2,一味的愚孝和善念

曹錦繡是賀弘文的表妹,從小一塊兒長大的青梅竹馬,小時候賀弘文給她爬樹摘過花,還給她親手扎過燈籠,可以說,兩個人的童年又很多美好的回憶。

這種回憶,在曹錦繡離開很多年后賀弘文都還記著,但他不清楚這是姐妹之情還是男女之情。

對于明蘭,他自然是喜歡的,明蘭長得漂亮,又善解人意,跟她相處賀弘文覺得很舒服,他清楚這是愛情。

可面對曹錦繡楚楚可憐的央求,他又不忍心拒絕,曹錦繡是他最疼愛的表妹,是他童年的所有美好回憶,他不想看著她哭,讓她傷心。

再加上臥病在床的母親苦苦央求,他更想用實際行動讓母親能多活些日子。

他知道曹家不是一門好親戚,他也知道曹錦繡想嫁過來并不是全是因為喜歡自己,只是想給曹家找個依靠。

后來在得知曹錦繡ㄆㄡ了身子時,他并沒有對曹錦繡的欺瞞感到生氣,而是同情她此生都不能再有孩子了。

此時此刻曹錦繡與他而言不僅是身世凄苦的表妹,而是變成了他不能推卸的責任。

賀弘文甚至有些怪明蘭不理解他,雖說盛家現在混的是不錯,但明蘭的出身不過是個庶女,自己卻是正兒八經的正房嫡子。

論門第賀家雖不及盛家在官場上混得如魚得水,但也是知名的yi者,家底也算得上殷實,所謂的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賀弘文自認為他對明蘭很好,而且也做好了一輩子對她好的打算,可他不明白為什麼明蘭不能接受曹錦繡。

畢竟在那個時代,哪個男人有幾個妾室就跟現在家里有幾輛車一樣,說出去也有面子。

他自認為愛明蘭娶明蘭對明蘭好,跟要不要曹錦繡納曹錦繡進門為妾沒什麼實質性的關系。

但他卻不知道,明蘭想要的不是他純粹的愛情,明蘭可以接受丈夫有妾室,但不能是個影響自己地位,影響夫妻感情的妾室。

明蘭對賀弘文的失望,在她嫁給顧廷燁之后曾說過一次。

老太太曾經說賀家公子好,可是當曹家來逼迫我時,他明明曉得我不樂意,卻還讓我一個女兒家去應對;

對著曹家姑娘,我對也是錯,錯更是錯。

可是你不一樣,但凡有事情,你總想著擋在我前面,替我遮去云雨和難堪。

明蘭起初對顧廷燁并沒有愛情可言,可是她對顧廷燁的感激也是對賀弘文的失望。

3,獨自倚梅賞雪的落寞

明蘭嫁給顧廷燁后,賀弘文曾失落了一陣子,還要去云貴偏遠之地尋yi采藥,搞得像要療傷一樣。

但在賀母的堅持和曹錦繡的哀求下,曹錦繡還是在賀弘文正室大娘子還沒有進門的情況下,先進入何為為妾了。

都說人在擁有的時候不懂得珍惜,等到失去了才覺得可貴,這句話賀弘文最能體會了。

曹錦繡每日的糾纏讓他反感,而母親跟著了魔似的天天讓他閑時就陪著曹錦繡,妄圖培養兩個人的感情。

可是曹錦繡面對賀弘文不是含情脈脈就是訴苦賣可憐,跟他相處的時候,賀弘文更加思念明蘭的俏皮可愛和善解人意。

后來祖母又給賀弘文定了一門親事,是一個武將家的嫡女,從小跟著父兄耳濡目染,養出一副刀劍般ㄅㄠ烈的脾氣。

前頭收拾完曹錦繡,后頭擠兌完婆母,轉個身還能跟丈夫做出恩愛夫妻的模樣。

在嫁入賀家前,她知道有曹錦繡這位貴妾,不過她也是S了心上人才嫁到賀家的,所以她對賀弘文本也沒有奢望愛情,畢竟這東西她也給不了賀弘文,只求能安穩過日子。

至于什麼貴妾,只要不鬧得太難看,她都可以忍著,畢竟她有娘家依仗,而且脾氣也不好,她自覺得自己不是個窩囊受氣的。

可嫁進賀府多年,眼看著賀弘文并不如傳聞那般,反倒是個明白人,對母親也多是敷衍,對曹錦繡也沒有那麼憐惜,只是礙著母親的情面會去她屋里坐坐。

她甚至覺得賀弘文的內心深處是厭惡曹錦繡厭惡曹家的,所以她收拾曹錦繡從不手軟。

直到曹錦繡做出給賀弘文下一ㄠ,讓懷了曹家ye種的丫頭爬床的事情后,賀弘文對曹錦繡連最后的憐憫之情都沒有了。

而賀母走前還叮囑他要善待曹錦繡,更是讓他對這個母親也沒了感情,以至于賀母離開,賀弘文都沒有表現出傷感。

賀弘文平日里話不多,也不喜歡京城的家長里短,但每每妻子說起在京城的見聞,總有一兩件事情能勾起他興趣,而這為數不多的一兩件,都是關于侯府關于盛明蘭。

顧候的大姑娘要出嫁了,許的是哪個人家,家境如何,是誰送的親;

顧家小世子多麼了不起,大的通身氣派,小的跟畫里走出來的人一般的美;

人人都說顧候夫人當年也是一等一的美人兒,顧二公子長得像母親才這般俊美,也不知哪家姑娘有福氣能配為夫婿,怕是睡在枕邊上,半夜都會笑醒。

賀夫人說得起勁,賀弘文聽得黯然神傷,終于站在窗臺的他看到外面飄落的雪花,一句「下雪了」,他便推門而去。

庭院中有棵老梅樹,枝頭上朵朵黃梅柔柔而顫,紛紛揚揚的雪花細細碎碎地自天空飄下。

賀弘文站在樹下,仰頭看著那梅瓣積雪。

4,

賀弘文不愛這個妻子,但他卻是一個好丈夫,至少賀夫人是這麼認為的。

賀弘文對待妻子溫柔體貼相敬如賓,對孩子也慈愛,賀家的日子過得富裕平靜。

但賀弘文的心里總有一個缺口,他雖然表面上平靜淡泊,但內心深處有那麼一個人,揮之不去也不想忘記。

他本來有機會參與她的后半生,但最終還是錯過了。

此時的懊悔,早就來不及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