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袁文紹并非良配,華蘭多年來所受之苦完全拜他所賜

盛纮把袁文紹夸得天花亂墜,實際上在盛家的四個女婿中最沒有出息的就是他。最沒用出息的袁文紹娶了盛家最尊貴的嫡長女華蘭,對于這門親事看起來的確是華蘭高攀了,畢竟袁家是有爵位在身的,實際上卻并非如此,除了爵位袁家什麼都沒有,遠遠沒有盛家有發展前途,對于這門親事華蘭可吃了不少苦。

袁家有爵位,不過是一個空架子。袁家早就被皇帝冷落了多年,是沒落的伯爵府,要錢沒錢,要權沒權,不過是端著伯爵府的架子。兒媳婦門第太高的高攀不上,別人根本看不上袁家,門第太低的袁家又不愿意,不想被人嘲笑,導致袁文紹二十多歲都沒有娶妻,這在當時屬于晚婚,不是袁文紹不想,是實在沒有合適的。

華蘭十里紅妝出嫁,盛家需要借袁家打開自己在京城的名聲,袁家也看重盛家書香門第,再者華蘭帶了豐厚的嫁妝,這門親事完全就是各取所需。即便盛家比不上袁家有爵位,卻也是衣食無憂十分富足的,反觀袁家為了充門面里面早就是空殼子了。

袁文紹是袁家嫡子卻并不受寵,袁家的爵位和袁文紹沒有什麼關系,不過作為伯爵府的嫡子按理來說他是可以分得一部分家產的,就像梁晗一般,他雖然不是嫡長子無法繼承爵位,卻依舊一生衣食無憂。偏偏袁文紹不一樣,他母親把所有錢財都掌控在自己手里,偏愛長子根本就不會愿意給袁文紹留下一分一毫,這樣也就罷了,還開始搜刮兒媳婦華蘭的嫁妝。

華蘭在袁家有管了不少年的家,不過這可不是一個好差事,每個月她都要用自己的嫁妝補貼家用,作為丈夫的袁文紹是不知道嗎?他一清二楚卻選擇了視而不見,袁家惡婆婆對華蘭的欺負不止于此。

搶華蘭的孩子過去撫養,最后因為疏忽導致華蘭的女兒被燙得滿手包,若不是華蘭女兒及時搶救,恐怕華蘭尚在襁褓中的兒子就要倒霉了。袁家惡婆婆做了這件事依舊沒有半分愧疚之心,當真是惡毒。

在華蘭丈夫袁文紹房中塞小妾也是這個惡婆婆經常做的事情,大兒媳婦是她娘家的侄女,她自然不愿意看見自己的侄女受委屈,便一個勁兒的皮膚華蘭。面對母親的刁難,袁文紹選擇了愚孝,他并沒有幫助華蘭。

華蘭精明能干,在袁家尚且要受這樣的苦楚,她的悲慘婚姻讓如蘭對高門大戶望而止步,害怕起了高門大戶中的彎彎繞,而華蘭會受那麼多年的苦,袁家惡婆婆固然可惡,可始作俑者實際上是袁文紹,是他的不作為才讓自己母親變本加厲。

在袁文紹心中,自己母親一直都比妻子重要。他不是不知道母親搜刮華蘭的嫁妝,不過這些事只要不是太過分擺在明面上他都不會說什麼,只有他母親做的太過分會影響他的名聲之時,他才會出言幫助華蘭。在袁文紹的心中便是,自己的母親比妻子重要,而所有的一切又沒有自己的名聲重要。

用女子嫁妝補貼家用是會被瞧不起的,就像康姨父一般,名聲極差,即便康姨媽在康家做了那麼多惡事康姨父也沒有資格說什麼,誰讓他用了妻子嫁妝從此就要低人一頭呢?

華蘭婆母刁難華蘭,袁文紹并不是一無所有,不過他卻裝作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這助長了袁母欺負華蘭的囂張氣焰,對華蘭愈發變本加厲,華蘭在袁家過了近十年的苦日子,直到盛家發達之后才翻了身。

盛家女兒都有了好歸宿,與華蘭關系不錯的明蘭更是嫁給了袁文紹的頂頭上司,此時袁文紹才慢慢地站在了妻子這邊,幫著妻子反抗母親,加上明蘭出主意給華蘭公公送了小妾,讓華蘭婆母應接不暇,沒有時間去找華蘭的麻煩,華蘭的日子才好過了不少。

只要袁文紹堅定地站在妻子身邊幫著反抗母親,袁母就翻不了天,也欺負不了華蘭,若袁文紹早一點幫著華蘭,華蘭也不至于受那麼多年的苦。袁文紹后期態度的轉變并非是因為華蘭,而且為了自己的利益。

顧廷燁是他的頂頭上司他得罪不起,盛家蒸蒸日上他也得罪不起,袁母觸及到了他最核心的利益,搜刮華蘭的嫁妝也是為了留給嫡長子,這才是袁文紹態度突然轉變的真正原因。為了利益他可以立刻轉變陣營,看著妻子被刁難近十年卻熟視無睹,袁文紹這樣的男人真的不是良配。其實天底下哪里有新婦斗不過婆婆的,不過是看丈夫的態度罷了。因為袁文紹的態度,華蘭在袁家受盡委屈,歸根結底袁文紹才是華蘭受苦近十年的始作俑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