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不與娘家來往的」顧廷煙:大秦氏此人,自私到了骨子里

顧廷煙,在原著里并未出場,只是活在幾個人的談話中。

顧廷煙是顧偃開的庶女,母親是邱姨娘,只比顧廷燁大了四個月。按理來說,顧偃開子嗣不多,女兒只有兩個,即使顧廷煙是庶女,待遇也不該太差。

可是,顧廷煙出嫁了之后,并不再和娘家有所來往了,連盛明蘭都沒見過顧家這一輩子的庶長女。

她之所以不愿意跟娘家來往,是因為她對娘家寒透了心,不抱有任何希望。

01.在大秦氏的眼里,忠心耿耿的丫鬟只是她滿足一己之私的一枚棋子;

顧廷煙的母親邱姨娘是大秦氏身邊的一位丫鬟,對主子忠心耿耿,盡職盡責,本來,她已經有了意中人,親事都說好了,可是,偏偏大秦氏要抬她做姨娘。

給寧遠侯爺做姨娘,看似是不錯的出路,是很多丫鬟巴不得的事情,可是,大秦氏若是真的想抬舉邱姨娘,為什麼早不安排,非要在自己臨死的時候?非要邱姨娘已經有了中意的婆家、即將可以給人家做正妻的時候?

實際上,大秦氏壓根沒安好心,她的目的無非兩個,一個是惡心即將進門的顧廷燁生母白氏,給白氏添堵,二是為了留個人照顧自己的兒子。

 說起那個早早出嫁且不和娘家來往的顧府大小姐,向嫂子立刻起了勁兒,拍腿道:「沒錯!秦家人都不是好東西!我聽老人們說過,當初廷煙姑娘的娘對自家主子也是忠心耿耿,本來都說好了合意的婆家,誰知那病秧子臨終了還要害人!為著惡心白氏夫人,也為著廷煜大爺有人照料,就,就…嗨…」

至于邱姨娘愿不愿意,她的未來會如何,大秦氏壓根不會把一個丫鬟的想法當回事,更不會為一個丫鬟的終身幸福放棄自己的算盤。

就這樣,在主子大秦氏的算計下,邱姨娘被剝奪了做人家正妻的機會,不得不成為顧偃開的妾室,生下了女兒顧廷煙。

這還沒完,等到小秦氏一進門,就看邱姨娘母女不順眼,在顧偃開面前進讒言,硬生生把顧廷煙從京城遠嫁到了福建。

向嫂子想起那早逝的邱姨娘,膽氣更足了:「秦家人過河拆橋,當初說的千好萬好,結果太夫人一過了門,就開始看廷煙姑娘母女不順眼了。唉,可憐的廷煙姑娘,叫太夫人哄著老侯爺嫁到那麼遠,也不知這輩子還能不能回京城!」

一個姑娘遠嫁到異地他鄉,沒有娘家撐腰,哪怕是現代人,都不一定可以經營好婚姻,更何況顧廷煙生活在男尊女卑、婆婆可以隨時欺負媳婦的年代?

因此,對顧廷煙而言,這樣的娘家有跟沒有,實際上沒有多大的區別了。

就沖不與娘家來往的顧廷煙的遭遇,實際上就可以看出來,那個被顧偃開愛得死去活來的大秦氏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但凡她真的有顧偃開想象得那麼好,那麼完美,那麼善良,就不會在臨終之前還要為了一己之私毀了貼身丫鬟的一輩子。

02.大秦氏此人,自私到了骨子里,從來沒有為別人考慮過。

大秦氏出身高貴,是東昌侯府的嫡長女,長得又十分漂亮,才華橫溢,可是,她偏偏重病纏身,讓其難以擁有好的姻緣。

舊仆們道,秦家大小姐,美若秋荷,靜極生妍,善詩詞,工曲賦,琴棋書畫,無一不通。

那時的東昌侯府還花團錦簇,而她正是東昌侯千嬌萬寵的嫡長女,可這樣美麗的才女,卻到一十八歲還未嫁出去。原因很簡單,她身有重疾,體弱多病,滿京皆知。

父母舍不得女兒低嫁,可門當戶對的人家,誰又肯娶這麼個藥罐子回去,娶妻娶賢,帶回家里不是光擺著好看的,要相夫教子,理家處事。這些,大秦氏都做不到。

此時,顧偃開這個寧遠侯嫡長子、沙場武將居然對大秦氏一見鐘情了,為了讓父母妥協,讓自己抱得美人歸,顧偃開不惜跑到前方去跟敵人打仗,讓父母擔驚受怕,害怕兒子萬一有閃失,不得不答應讓大秦氏進門。

若是大秦氏是個好媳婦,真的愛顧偃開,就該盡到為人媳婦、嫡妻的本分,孝敬公婆,允許丈夫傳宗接代(那個年代的要求,與現代不一樣)。可是,大秦氏既不考慮公婆的感受,也不顧及丈夫顧偃開作為嫡長子和侯爵繼承人背負的壓力,連娘家的名聲、妹妹小秦氏的前程都不顧及,只在乎自己的個人想法。

于是,她恃寵生嬌,仗著顧偃開愛自己,為所欲為,讓她履行伺候公婆的義務,她直接裝暈,真的是裝的,她的身體雖然差,但也不至于差到這種地步。

據說,當年大秦氏甫過門,才服侍婆母吃了半頓飯,曾太夫人筷子還伸在半空呢,她就當著滿屋丫鬟婆子和妯娌的面,昏倒了。

火山孝子顧偃開急速趕回,抱著大秦氏不肯撒手,沙場上的鐵血男兒險些就要淌下淚來,對著父母又是磕頭又是哭求。老兩口先被大兒媳嚇了個半死,又被兒子氣了個半死,半頓飯吃出這麼個結果,大秦氏立規矩之事也只有不了了之了。

顧偃開作為未來的寧遠侯,不可以沒有子嗣,大秦氏體弱多病,難以生育嫡子,顧偃開便不得不親近妾室通房,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不然,他無法跟父母、列祖列宗交代。

老實說,在那個年代,女人無子,是大忌,是可以按照七出之條被休出門的。顧偃開的父母明知道大秦氏難以傳宗接代,還讓她進門,打算等到妾室通房生下庶子之后記在大秦氏名下,已經算很是寬厚的了。可是,大秦氏不考慮未來繼承人的問題,不考慮公婆的感受,仗著丈夫的寵愛,翻著花樣跟公婆作對。

婚后,夫妻倆恩愛逾常,形影不離,一年兩年三年的過去,老老侯爺夫婦急了,可顧偃開眼里連只母蚊子都看不進去,更別說通房妾室了。老老侯爺拿出家法孝道來威逼,老母涕淚懇求,顧偃開無奈從命,耐心撫慰好妻子,他前腳剛走,大秦氏后腳就對風流淚,她當著公婆的面不敢反駁,卻傷心不能自已,高熱病倒了。

侯府上下好一通混亂折騰,好容易把人救回來了,睜開眼卻是哭得肝腸寸斷,幾乎背過氣去,顧偃開連忙將通房妾室送的一個不剩,這樣養著護著疼惜了好半年,顧偃開再度在父母的要求下去親近旁的女子,大秦氏身體雖差,但消息卻靈通,那邊兩人的衣服還沒脫完呢,這邊她又昏厥過去了,人事不省。

折騰到了最后,小兩口直接跑路了,任由顧偃開父母在那里氣得跳腳。說實在的,大秦氏最大的幸運,可能不是遇到了對她死心塌地的顧偃開,而是遇到了老老侯夫人脾氣這麼好的婆婆。換個婆婆,兒子再愛也沒用,早就攆滾蛋了。

到了寧遠侯府欠銀案發的時候,雖然顧家很不地道,為了錢算計了顧廷燁的母親白氏,逼迫剛生下嫡長子的大秦氏和離,但是,大秦氏作為侯夫人,本來就該跟顧家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顧家出事了,她本來就會受到牽連。

再者,這也不是她坑了身邊的丫鬟、毀了人家一輩子的理由。

更奇葩的是,她還順道毀了自己的妹妹小秦氏的一生。她自己恃寵生嬌不要緊,外界的人可看不下去,得出的結論就是秦家姑娘家教不好,慣會恃寵生嬌,又不好生養,不適合做兒媳婦,于是乎,她待字閨中的妹妹小秦氏沒人要了,不得不給姐夫做了填房。

孔嬤嬤教育過盛家姑娘,在大家族里,兄弟姐妹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誰的名聲不好了,家族就會遭到質疑,其他的兄弟姐妹都會受到連累。關于這個道理,大秦氏不可能不懂,說白了,她壓根不在乎,她只在乎自己。

蘇格拉底有句名言是這麼說的:「娶到好妻子,你將會幸福,娶到壞妻子,你將成為哲學家。」

顧偃開娶錯妻子,氣壞了父母,還差點毀了顧家,可見,男人娶錯老婆,一樣要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