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年羹堯是如何通過一頓飯向皇帝送上自己的性命的?

年羹堯在皇帝爭奪皇位的過程中立下了很大的功勞,皇帝登基後平定邊關依然需要倚仗他。

為了籠絡年羹堯,皇帝可謂是放低了姿態,對年羹堯本人多次嘉獎,封官賞銀;對他妹妹,極盡寵愛,為了她不惜壓制皇后和其他嬪妃。

年羹堯勢力越大,皇帝表面對他的封賞越多,內心對他的忌憚也越多。

年羹堯坐到這個位置 要想平安過好下半生 只有一條 低調再低調 淡泊再淡泊

偏偏長年在外征戰的年羹堯自覺勞苦功高、天高皇帝遠,越來越高調。

他回宮述職跟皇帝吃的一頓飯表面君臣同樂,實際通過這頓飯皇帝已經對他動了心思。

年羹堯在吃飯時的表現,雖然看似謙恭,卻連平時囂張跋扈的華妃都看得害怕。

一頓飯年羹堯至少有四次讓皇帝很不爽,繼而奠定了自己的覆亡之路。

第一次是吃羊肉。

宴席上了一道羊肉,皇帝說這道菜是我平常最愛吃的,鮮嫩可口,你嘗嘗。

按照禮儀,皇帝說自己最喜歡這道羊肉,年羹堯應該等到皇帝先吃自己再動筷子,還要等伺候的太監給自己布菜才能吃。

年羹堯是怎麼做的呢?

皇帝說完,年羹堯不能布菜自己就夾來開吃了,華妃在一邊看著著急,趕緊提醒他,皇帝賞菜,都得宮人布菜才行。

年羹堯聽了,跟皇上說自己失禮了,請皇帝不要怪罪,但這個請罪沒有任何誠意,既沒有站起來,也沒有多謙虛。

皇帝雖然心裡不高興,還是替他圓場,說他長年在外征戰,事必躬親,沒有皇宮這些規矩。

第二次是吃燕窩鴨子。

華妃剛剛提醒了他吃菜要等宮人布菜,他不能皇帝開口,就拒絕了身邊的太監布菜,讓蘇培盛親自給他夾菜。

如果吃羊肉那次是無心之失,那這次就是明顯地無禮了。

他話一說完,自己就若無其事地坐在那裡,其餘的人表情都驚了,先是蘇培盛冷了一下,接著是華妃很驚訝,只有皇帝最淡定,給了蘇培盛一個允許的姿勢。

蘇培盛布菜的時候,皇帝氣的把小太監夾給他的鴨子扔了出來。蘇培盛跟了皇帝幾十年,是專門伺候皇帝的,年羹堯使喚蘇培盛就是不把皇帝放在眼裡。

皇帝生氣了,華妃很擔心,年羹堯很淡定,情況很嚴重。

三是為兒子請官。

皇帝雖然心中不高興,卻也一直沒有表現出來,正如他跟年羹堯所說的,現在剛剛登基,內憂外患,正是倚仗年羹堯的時候。

皇帝把年羹堯誇上了天,這時的年羹堯還沒有完全昏頭,趕緊跪下表忠心,不過內心已經飄飄然了。

皇帝問起邊關情況,他說還有一小股勢力要生事,如果派大將去顯得太過重視,要是不管又唯恐他們生事,所以舉薦自己的二兒子年富去。

皇帝沒說話,心裡肯定在想,一個年羹堯已經很難對付了,如果再讓他的兒子掌了兵權,那我這個天下是不是慢慢就成為他們家的了。

四是把皇帝當作一家人。

華妃聽說兩個人談論邊疆之事,提出自己要回避。

皇上說我們談的既是國事也是家事,所以不用回避。

皇上這是當著年羹堯的面客氣,年羹堯倒一點兒也不客氣,說跟皇帝吃飯是一家子團聚。

華妃聽了嚇得沒敢說話,皇帝意味深長地看了看華妃,嚇得華妃趕緊低下頭。

這個時候上了火鍋,華妃趕緊借機提醒年羹堯,一言一行都要念及皇帝的恩情,意思是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他是君,你是臣,你怎麼能跟皇帝是一家子。

吃完飯,華妃趕緊跟年羹堯說他做得那些不當的事,年羹堯卻一點兒都不在乎,說華妃在宮裡時間長了。

年羹堯的所做作為,不一定是他有了異心,而是長年在外無人約束,自覺不自覺就成了一人獨大,說一不二慣了,到了宮裡,這規矩也覺得不那麼重要了。

另外,他也知道,皇帝根基未穩,還是得依靠自己的,少了他,皇帝寸步難行,在行動上也驕傲起來。

年羹堯幾年才回京一次,通過這頓飯,皇帝了解到年羹堯已經不是以前的年羹堯了,越來越沒有數了,甚至已經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

果然,這之後,皇帝開始刻意收集年羹堯的相關資訊,張廷玉指控他結黨營私,果郡王說他在西北說一不二等等,皇帝逐漸忍無可忍。

也是從這時開始,皇帝決定要除去年羹堯。

年羹堯的悲劇與其說是皇帝造成的,不如說是自己造成了,時刻保持清醒的頭腦,知道自己是誰,應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才能走得長遠。

年羹堯和華妃就是長期跋扈慣了,皇帝越慣著他們,他們越認不清自己是誰,越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最後只能毀滅。

圖片來自《甄嬛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