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最想要除掉向氏的人是莒姬,看她在向氏回宮后做了什麼事

導語:一直以來,我以為向氏真正的敵人是威后,最終把向氏置于S地的人也是威后,可是當再次重溫這部劇時才發現,原來,最迫切地想要除掉向氏的人,其實是莒姬。尤其是當向氏被楚威王接回楚宮以后,莒姬就更希望向氏能ㄒㄧ 牲自己、成全她的輝煌未來了。

所以,當向氏提出要報仇時,莒姬雖然表面上對向氏試圖「玉石俱焚」的決定表示惋惜,但內心卻是無比竊喜的,接下來,更是全心全意積極配合。

莒姬怕向氏會臨時反悔,甚至還做出了這種薄情寡義的事,以至于令向氏到S都不甘心,導致在自己人生的最后留下巨大 遺憾。

1:向氏被接回楚宮,最恐懼的不僅有威后,還有莒姬

楚威王凱旋回宮后,七歲的羋月告訴楚威王:自己的母親并沒有S,而是在一個偏僻的所在,被一個又老又丑的男人看著。

楚威王一聽,立刻派人去接向氏回宮,并直接封向氏為妃了。在楚威王眼中,這個女子不同尋常,是曾經給自己生下過「霸星」的人。盡管「霸星」是個女娃娃,可是,羋月自幼聰明伶俐,活潑可愛,深得楚威王的喜歡,所以, 也便忘記了素日對女娃的偏見。

后來,向氏又給他生了一個兒子,并且是在他即將出征之際生下的,彩頭極好,因此他即刻賜名為「 羋戎」,并希望自己能旗開得勝,凱旋歸來。結果, 三年后,他真的凱旋而歸了。

所以說,在楚威王的心目中,向氏是個極其祥瑞的女子,福澤深厚,專會「生龍娩鳳」貴不可言。說白了,這女人旺夫呀!自從她生下一對兒女后,楚國的國運日漸昌盛,直攀巔峰。

因此,即便得知向氏被一個不知名的賤卒ㄉㄧㄢ污,并生下了一個孩子,楚威王也依然對其念念不忘、眷顧異常。接回宮來善待是必須的,說不定,她還能再為自己生下一個 麒麟貴子、助他國運昌隆呢!

為表達自己對向氏的重視,楚威王直接把她的位分加封為妃, 甚至高過了莒姬,雖然莒姬是主母,但畢竟向氏才是一對兒女的親生母親, 母憑子貴,向氏受之無愧。

向氏回宮后,楚威后如坐針氈,她知道自己當初的陰謀敗露了,如今的向氏有了大王的撐腰,難保不會恃寵而嬌,與她作對。此時的威后追悔莫及,都怪自己當年心慈手軟,以至于留下今日大患,倘若彼時就結果了她的命,哪會有今日之憂?

事已至此,別無他法,只能先紆尊降貴,主動找向氏握手言和了。王后對向氏詭辯道:當初不過是場「誤會」,希望向氏不要再耿耿于懷、錯疑他人。并當即奉上禮物,以示誠意。她以王后之尊真心期望向氏能夠 既往不咎摒棄前嫌——在大王面前,就不要口不擇言,舊事重提了。

被魏甲看管的那幾年,向氏生不如S,這口惡氣豈能因王后的三言兩語就可化解的?所以,早在王后來章華臺之前,向氏就已經與莒姬私下謀定了一條請君入甕的「妙計」。

2:向氏要ㄒㄧ牲自己、成全莒姬和孩子們,此計正中莒姬下懷

向氏回到楚宮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邀請莒姬來商議對策,其實,她也是想趁機試探一下莒姬的態度。看莒姬對于她的這次回宮作何打算,有何看法,是否還會像以前那樣,全力以赴保護他們母子。

畢竟,向氏已經離宮三年,宮里除了大王,就只有莒姬這一個可以依靠的人。然而,在后宮之中,僅僅靠大王的庇護是遠遠不夠的,女人之間的爭斗復雜微妙而隱秘, 如果莒姬不肯真心庇護,向氏是很難在宮中存活的。

何況,目前她與王后已經成為S敵,在今后的日子里,王后也必定會伺機打壓、不斷陷害。就憑她向氏一己之力,很難與王后相抗衡。

因此,向氏見到莒姬后,開門見山地向莒姬透露了自己的「計劃」, 聲稱自己要與王后同歸于jin,這樣的話,莒姬與自己的三個孩子就能過上順遂安穩的生活了。為了進一步讓莒姬相信自己的決心,向氏還說出了以下理由。

向氏的大概意思是:自己已經被魏甲ㄉㄧㄢ污了身子,卑賤不堪。或許最初大王顧念舊情、不會嫌,但久而久之,很難不會反芻此事、漸生出厭惡之心。彼時再被王后抓住把柄報復,自己將會S得更難看。

所以,還不如趁著大王對她有情,利用自己的命構陷王后,與她同歸于jin。如此一來, 不僅王后之位虛席以待,太子羋槐也會受其株連, 被大王廢黜。只要莒姬能坐上王后寶座,那麼, 收養在莒姬膝下的羋戎就會成為未來唯一的「嫡子」,羋月就會成為「嫡公主」,豈非大獲全勝、皆大歡喜?

向氏以為,莒姬絕對不會允許她這麼做的,用這種「自jin式襲擊」來扳倒王后的代價太大了。

莒姬肯定會勸她從長計議,靜觀其變,千萬不要做傻事,畢竟,好S不如賴活著。她在楚宮經營多年,私下也有自己的朋黨和人脈,關鍵時刻,是會動用這些人脈來與王后抗衡的,妹妹就不要有這些極端念頭了。 從此以后,我們一起撫養兒女,齊心協力侍奉大王豈不更好?只要我們同仇敵愾,姐妹一心,量王后也不敢把我們怎麼樣!

然而,令向氏萬萬沒想到的是,莒姬不但沒做出任何承諾和阻攔,反而聽得兩眼放光,滿臉期待,并假惺惺的追問道:「 妹妹你可想好了?如果你想好了,我這就去安排!」

事已至此,向氏騎虎難下,也只能硬著頭皮往前沖了。接下來,莒姬便開始動用自己的私密人脈,讓人從王后的高唐臺偷來王后專用的9壺9杯,構陷是王后來章華臺害向氏、試圖mie口的。

事情安排就緒后, 向氏卻有些猶豫不決了,畢竟她在這個世界上還有三個親生骨肉,自己這一去,恐怕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孩子們。如果不S,哪怕卑微地活著,至少還能每天看到孩子們的笑臉,可這一去便是陰陽兩隔,再無相見之日了。

因此, 向氏求莒姬,希望能在臨S之前再見一見自己的孩子們,與他們告別。莒姬嘴上答應著,卻唯恐向氏見到孩子們后改變主意,臨時反悔,因此故意拖延時間,不肯露面。 估計向氏已經飲下9、無可轉圜時,幾句才帶著羋月羋戎姍姍來遲。也就是說,向氏都沒能在清醒的時候見孩子們最后一面,便抱憾而S了。

由此可見,在后宮之中,真的沒有一成不變的情誼,不反目是因為籌碼不夠大,一旦利益足夠吸引人,即便親姐妹也會反目——向氏就是一個活生生地例子。

不過,盡管莒姬「順水推舟」地除掉了向氏,自己卻也沒能如愿以償的替代王后、成為嫡妻。只怪天不作美,偏偏大王在將要廢后的時候歸天了。

正所謂:「失之毫厘,差之千里」。莒姬的「大義滅mie親」,最終換來的卻是走投無路、被迫追隨先王而去。此處正應了這幾句話:「誰說蒼天無公道,因緣果報在眼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