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朱氏:兒女死,丈夫喪,家有惡婆婆,到底多可悲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朱氏出身承平伯府,是承平伯唯一的女兒,也是小秦氏苦苦求來的兒媳婦。

對於朱氏,原著小說用得最多的詞彙是 機靈

朱氏比明蘭要大上幾歲,看見明蘭不知該稱呼自己面露尷尬,她卻輕鬆的叫了「嫂子」。

並且她十分善於察言觀色,雖然明蘭庶出女兒,盛家又只是普通的官員,可朱氏看明蘭的舉手抬足便知道明蘭不是一般女子,心下也不敢輕視。

小說裡的朱氏,長袖善舞,八面玲瓏,最知道什麼場合說什麼話。

顧廷燁新婚第二天帶明蘭拜見顧家各位長輩,十分擔憂,小秦氏和邵氏全當看不見,只有朱氏打趣道: 「二哥,咱們不會吃了二嫂的!」

在婆婆跟前她這樣說自己小姑顧廷燦 「我家妹妹脾氣是最最好的,恭敬孝順,又喜歡小孩子,將來不知哪個有福氣的得了去!」

一句話讓婆婆心花怒放。

顧廷燁要分家時候,和顧家三、四、五房鬧僵,機靈的朱氏忙出來打圓場: 「是呀,二哥是忠君,四叔五叔是為著孝道,大家都沒錯,我這就去瞧瞧,怎麼也得吃了午飯再走,回頭備上幾盅好酒,叔叔們和二哥喝兩杯,把話說開了便好了!」

一番話,化解了尷尬,也讓明蘭松了一口氣。

朱氏,是顧廷煒的妻子。

《知否》原著裡,她的丈夫顧廷煒死了,她的一雙兒女也因為小秦氏被余方氏害死了。

她恨極了小秦氏,再也不肯跟小秦氏住在一起,她怒斥小秦氏:

小秦氏想要利用余方氏害盛明蘭,卻不知道余方氏早就知道了她的真面目,恨透了她。余方氏要讓小秦氏痛苦到極致,於是害了小秦氏的孫子和孫女。

惡人相爭,卻是無辜之人受罪。

死者已矣,可活著的朱氏該有多痛苦。

朱氏,承平伯‍府的嫡女,頗受娘家人喜歡。

小秦氏想要顧廷煒承爵。

她既然想要顧廷煒承爵,那麼結的親家,一定是對兒子有助力的。

她沒想到顧廷燁後來的發達。

按照她的想法,顧廷煒的差事,是想要靠承平伯府來幫忙的。也因此,她剛開始對於自家的這個兒媳婦朱氏,還算不錯。

當然,這不錯只是表面的。

她自己的婚姻不幸福,她自然也看不慣朱氏過得多舒服。朱氏懷孕之後,她背著朱氏把自己的丫鬟給了顧廷煒,

明面上,她對朱氏極好。但是暗地裡,卻給顧廷煒安排妾室通房,讓懷孕的朱氏受盡了委屈。

但儘管小秦氏如此,儘管顧廷煒也是個靠不住的,朱氏始依舊對未來充滿了希冀。

因為她的娘家十分給力。

她甚至都給自己的兒子說好了親事。她的哥嫂願意把自己的嫡長女嫁給她的兒子為妻。

承平伯府的嫡長孫女,許配給無爵無權的侯府旁支之子,朱氏的哥嫂何其厚道。即使將來沒有顧廷燁相幫,朱氏的孩子也有朱家護著。

可惜,一個惡婆婆毀了朱氏憧憬的這一切。

朱氏,本‍人也是個「千靈百巧」的姑娘。

但凡這種受娘家寵愛的姑娘,都是有幾分可愛的。

盛明蘭見朱氏的第一面,朱氏只用了兩句話,就把她的討喜伶俐表現了出來。

小秦氏帶著盛明蘭、邵氏、顧廷燁過來吃飯,朱氏在布菜。她笑語晏晏地說:

這話一說,邵夫人就是容色一喜。邵氏對朱氏的評價極高,說她是一個最熱忱不過的人。

等到盛明蘭給她荷包,她便樂呵呵地說:

眾人都笑起來,連一直神色淡淡的小秦氏都笑了起來。

朱氏,娘家和睦。她從小在那樣的家庭中長大,想要的也是有那樣和睦的家庭。她嫁到顧家之後,並不想爭爵位,她像《知否》電視劇裡的顧廷煒,只想一家人和和睦睦,好好過日子。

她不止一次地勸過小秦氏別爭了,好好過。可惜,小秦氏根本沒把她放在眼裡。

朱氏,自私過。‍

朱氏自私嗎?

很自私。澄園的那場大火,朱氏不是不知,但是她沒有勇氣去揭發自己的婆婆,也沒勇氣去反對自己的丈夫。她只能怯懦自私地裝什麼都不知。

當盛明蘭在大火中生子,命懸一線的時候,朱氏在跟顧廷煒其樂融融地逗弄自己的孩子。

顧廷燁大怒,在顧廷煒的院子裡放了一把火。

經此一事,盛明蘭和顧廷燁再不肯跟小秦氏住在一起,於是加緊了分家的速度。

而朱氏在分家之後,跟盛明蘭有一次會面。朱氏是極想分家的,她想要小秦氏斷了襲爵的念頭,她想要分家之後,跟丈夫孩子好好過。

她打算的很好:她有可靠的娘家,有孩子,顧廷燁雖然不會幫顧廷煒,但也不會害他。

她想著分了家之後,她和盛明蘭就此別過,以後各自好好地過自己的日子,不要再結怨。

可惜,正如盛長柏所說,一個爛果子不扔出去,滿籃子的果子都會壞掉。當一個人在逃脫不掉的壞環境裡明哲保身的時候,她不是在明哲保身,她是在等死。

朱氏,也抗爭過‍。

朱氏在分家之後,去找過盛明蘭。

她一氣說了個痛快,從自己那拎不清的婆婆小秦氏,到那奇葩的小姑子顧廷燦。

她早就受夠了她們。她只是沒有辦法。

她跟盛明蘭說:

盛明蘭回答:

朱氏想要跟小秦氏劃清界限,她想要告訴盛明蘭。她的婆婆,她管不了,但是她和她的孩子,她管得了。她想要跟盛明蘭化解恩怨,以後能彼此幫扶。

哪怕不能彼此幫扶,至少不必成為死敵。

她甚至幫盛明蘭去打聽了顧廷燁的消息。她的父兄皆在軍中,軍中的消息自然靈通。

當小秦氏把余方氏接到了府上之後,朱氏一次次地勸小秦氏把余方氏趕走。

她不想襲爵,不想惹事,她只想一家人好好過日子。可是,小秦氏逼著顧廷煒去殺盛明蘭,讓兩房徹底成了死敵。

而余方氏更是害死了朱氏的一雙兒女。

朱氏,那麼希冀著未來,最後竟是這樣的結局。她所有的抗爭,所有的籌謀,她兒子的婚事,她和盛明蘭的和解,都因為一個惡婆婆徹底化為了烏有。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