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年前清朝人的真實樣貌,法國攝影家拍下的罕見彩照,差距太大了

晚清時期,中國社會風云變幻,西方科技傳入中國,其中就包括攝影技術。當時的新潮人士,結婚或者家庭重大活動,都喜歡去照相館拍幾張照片,就連慈禧太后都不能免俗。

但是二十世紀初期,攝像技術落后,所拍攝照片大多都模糊不清,基本只能展現人物輪廓,細節無從考究。然而,當時已經出現彩色照片,也有外國人不遠萬里來晚清拍攝基層民眾生活。不僅是拍攝中國,此人的足跡遍布整個世界,用照片構建出二十世紀初期的「地球影像」。

這位攝影家就是來自法國的富商阿爾伯特·卡恩。透過照片,我們來了解110年前晚清普通民眾生活。

01清宮劇和真實的晚清映像

要說中國電視導演愛拍哪個朝代的電視劇,幾乎所有人都會異口同聲回答清朝。 在導演的鏡頭下,所有后宮女人衣著華麗,踩著花盆底,走起路來搖曳生姿。皇帝的后宮佳麗肯定和普通女人不同,甚至是天上人間的差距。

然而,在影視劇的誤導下,一部分觀眾可能把后宮嬪妃和普通女人劃等號。那麼,晚清普通婦女和清宮劇到底有何不同?

上面三幅圖中,左邊兩張圖是電視劇《如懿傳》劇照,右邊則是卡恩拍攝的晚清婦女。雍正的后妃都是翡翠釵頭,幾乎只需要負責爭寵生育皇嗣。 而右邊的婦女卻滿面愁容,衣著襤褸,手上都是污垢。

自鴉片戰爭使得清政府國門洞開后,西方源源不斷入侵中國,中國滿目瘡痍。再加上清政府無作為,還要負擔戰爭賠款,普通百姓生活可想而知。左邊是影視劇中的盛世江山,右邊則是真實生活,引人無限唏噓。

實際上,清朝的后妃也和影視劇不一樣。 依據晚清現存照片,清朝的后妃長相普通,放在人堆都找不出來,但確實無比富貴。

晚清已經無比腐朽,慈禧太后僅能維持表面的繁榮,但繁榮背后卻是對普通百姓的搜刮。就拿《辛丑條約》來說,當時中國需要支付賠款4.5億兩,平均在每個人身上就是一兩。對于一個家庭來說,這已經是一筆巨款。

卡恩鏡頭下的清朝男人穿衣不得體,整個胸膛都裸露在外,眼神茫然地望著前方,這可能就是普通男人的縮影。清朝最講究三綱五常,要求所有人都包裹地嚴嚴實實,不能裸露皮膚。

二十世紀初期,清政府幾乎毫無威信可言,失去對地方政權的控制。比如東三省淪為俄國人勢力范圍,長江中下游地區被英國人占據,云南和廣西則被法國染指。在當時的情境之下,普通人活得戰戰兢兢,對生活已經麻木,生命尚且不飽又何談快樂。

中國古代史書,歷來喜歡記錄王侯將相的生活,百姓生活極少記載。 滿清貴族的生活不能代表百姓,卡恩的照片恰好彌補這一空白。120年前的中國,不僅是百姓,就連朝廷基層小官也是神情麻木,了無希望。

官員日子過得肯定比百姓好,但身處時代洪流,又如何能全身而退。清末,思想開明又家境優渥的人家,大多選擇送孩子出國留學。這些歸國年輕人,便成為中國革命先鋒,經常在各地宣傳新思想。

新思想往往和清政府理念背道而馳,抓捕行動便落在這些官吏頭上。官吏認真抓捕,可能會遭受報應,清政府都自顧不暇,肯定也難以派兵保護。甚至清政府連俸祿都發不出,當官就是一件苦差事。

就連李鴻章都處處遭受嘲諷,又何況這些中低層官吏。 卡恩給后世留下了一個清朝人物群像,有身著滿服的男女,也有蒙古族婦女,還有普通官員。影像比文字更直觀具體,也能夠佐證史料。真實的晚清映像滿目瘡痍,幾乎人人神情麻木,失去生活熱情。

可以這麼說,卡恩給中國人研究晚清社會,留下一手資料。 與這些傳奇的照片一樣,阿爾伯特·卡恩本身也是傳奇,能夠花大價錢購置新興的彩色相機,思想遠遠超過同代人。

02阿爾伯特·卡恩的傳奇人生

卡恩出生于法國普通人家,并非有錢人出身。 作為家里最小的孩子,卡恩備受父母親寵愛,但母親卻因常年勞累,在卡恩十歲時去世。喪妻之痛讓卡恩父親難以在故土生活下去,不久便帶著一家移到圣米歇爾,靠一點小生意養家糊口。

但是卡恩從小就聰明絕頂,18歲那年進入銀行工作,從一個小職員變成銀行領導。19世紀末的法國,銀行業人才濟濟,普通人再怎麼聰明努力,也難以有出頭的機會,但卡恩就是其中寥寥無幾的成功者。

卡恩憑借過人天賦成為富豪后,生活無后顧之憂,但心靈卻很空虛,急需要一種心靈慰藉。就在此時,盧米埃爾兄弟發明的彩色相機走入卡恩生活。

一接觸彩色照片,卡恩的興趣立馬被點燃,并付諸行動。作為大富豪,卡恩肯定不差錢。于是卡恩高價聘用專門的攝影師,四處走訪拍攝, 萊特兄弟的飛機都被卡恩記錄下來。也許有些人認為卡恩就是一時的興趣,畢竟賺錢才是第一位。

然而,卡恩卻有更宏大的愿望,建立地球檔案。

03阿爾伯特鏡頭下的世界

二十世紀初期,卡恩帶著助手來到中國,當時大清的掌權者慈禧太后剛剛去世,不到十歲的溥儀是名義上的最高權利者。距離大清滅亡只剩十年,卡恩幸運地抓住中國封建社會最后的影子。

卡恩不喜歡拍攝達官顯貴,就喜歡流連大街小巷和村頭,拍攝清朝最普通的底層民眾。卡恩記錄的清朝社會,才是當時中國的真實情況。慈禧太后富貴的大壽照片,普通婦女縫滿補丁的衣服,強烈鮮明的反差,令后人印象深刻。

不僅是拍攝中國,卡恩帶著自己的攝影團隊幾乎走遍整個地球,總共拍攝了七萬多張照片。在這些文明消失之前,卡恩搶先用鏡頭記錄,這簡直就是一個傳奇,卡恩的名字值得被這些國家記憶。

卡恩的經歷也被專門拍攝成紀錄片,基本還原卡恩和他的拍攝經歷,很值得一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