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給外甥女灌紅花的王舅母,一個女人的恨能持續多久

有句話說得好「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王舅母是真正地把這句話刻在了骨子里!

康姨母至死都不會想到,她看不上的嫂嫂不僅對她落井下石,還給她的女兒康元兒灌了紅花,一輩子都不能生育!

原著中,最恨康姨母的不是明蘭,也不是康家的庶女,而是嫁到王家的王舅母!康姨母給盛老太太下毒之后,被盛家送到慎戒司,這給了王舅母一個反擊的機會!

01落井下石的背后是多年的忍耐

康姨母剛被送進慎戒司時,她不服氣一如既往的罵罵咧咧,被慎戒司的管事拿著薄木板狠狠的抽了十幾下臉。打得她兩頰充血,高高腫起,嘴角破裂流血。

康姨母正在絕望之際,王舅母來看她了,只不過不是關心她而是來落井下石了。

還不知道王舅母真實意圖的康姨母,一臉驚喜地乞求道:「 我適才是昏了頭了,居然那樣對待母親!求母親來看我,我一定磕頭認錯,哥哥也惱了我吧,求嫂嫂給我說些好話,讓我出去吧!」

王舅母譏笑 「王家不止你一個人,母親還有旁的兒孫要照顧呢!姑姑也別太自以為是了,真當自己是金鳳凰,是天之驕女?」

康姨母這才明白王舅母是來落井下石的,也看清王舅母恨不得她出不去呢!

王舅母滿含怨氣的說道: 「人人都說王家是好親事,婆母和夫婿都是和善人,誰知卻碰上你這麼個姑子。我很早就知未來婆家有兩個姑娘,我沒有姊妹,總想著要把你們當親妹妹般待著,一家和樂。可從我進門起,你就在母親面前搬弄,變著法兒地挑剔,叫我立規矩,還在你兄長面前挑撥。你當我不知?哼,我都知道。可我沒法子,只好想盡辦法討好你,甚至你身邊的丫頭、婆子。」

「那年,我剛生了佑哥兒他大姐,你就攛掇母親給相公納二房,我暗中哭了多少次,夜里怕得醒過來,好在你哥哥溫厚,娘也算明理,才沒聽你的話。呵呵,你又不高興了吧,你自小就這脾氣,人人都該聽你的,看你臉色,把你捧在頭頂上,但凡有半點不依的,你就要發脾氣。未嫁的小姑子插手兄嫂的房里事,真是聞所未聞,也叫我見識了」

「千盼萬盼,你總算出閣了,誰知你瞧上我那尊白玉送子觀音,那是我娘三步一叩首從楓霞山上求來的。你說要就要,還說否則就不嫁,我還得笑著雙手奉上。謝天謝地,我后來還是有了佑哥兒。可是,自那日起,我心底真恨極了你!」

不得不感嘆!王舅母是《知否》整本書中最忍的一個人,華蘭嫁到袁家忍了婆婆十年,換來了愚孝夫婿的疼愛,關鍵是在這十年間,華蘭也在暗搓搓的給婆婆添堵。王舅母則是生生忍了二十多年才換來舒心點的生活。

這二十多年里,康姨母不僅要忍著不敢有任何動作,還要想方設法地討好康姨母,畢竟王老夫人不同于華蘭的婆婆,華蘭的婆婆沒有王老夫人心機重,也沒有王老夫人看得明白!

可是王老夫人以及王家舅舅真的不知道王舅母受的委屈嗎?當然知道,知女莫若母。只不過相比王舅母的委屈他們更愿意讓女兒開心一些。

王舅母看得明白,才會選擇忍氣吞聲這麼多年,她明白康姨母是婆婆的心頭寵,在康姨母的事情上,婆婆是不會幫助她的,而老實的丈夫更不用說了,他是愚孝的,不管康姨母做的有多過分,只要是婆婆發話,他都會去善后!

王舅母無力改變現狀,但是她明白一個道理「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對于王舅母來說既然沒有能力改變現狀那就吞下委屈,讓自己在夫家過得舒心一些!

《菜根譚》中有言:「藏巧于拙,用晦而明,寓清于濁,以屈為伸。」

當情況不利于自己的時候,要懂得示弱,以退為進才能更好地保護自己。

王舅母二十多年的忍耐與示弱讓人欽佩,而她的落井下石更是令人痛快至極!

02給兒媳灌紅花的真相是反擊

當初康姨母搶了盛如蘭的婚姻,把自己的女兒康元兒嫁給了娘家侄兒,康元兒被康姨母養成了驕縱、蠻不講理的性子,即使嫁到王家又怎會老老實實的呢?

果不其然,康元兒嫁到王家之后,康元兒和婆婆王舅媽一日三吵,鬧得不可開交,把王老太太都氣病不說,連休書都快出來了!

即便如此,王老太太依舊是十分的維護康元兒,王舅母無奈只想著先給兒子納妾,沒想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康姨母被送到慎戒司!

王舅母對著康姨母仰頭大笑,笑得幾乎流出了眼淚:「 原先我還不敢動她,只想著納個妾就算了,如今你放心,回頭我就去物色好人家,給佑哥兒尋一個平妻!」

康姨母大吼:「元兒能不能生還兩說,就是生不出來,納個婢女算完了,回頭留子去母!」

王舅母冷笑道:「你當自己還是那個要風得風的王家大小姐嗎?我呸,也不照照鏡子!我告訴你,元兒是決計不能生育的!」

康姨母立馬反應過來, 「你好狠的心,她也是你的外甥女呀!是你的兒媳呀!」

王舅母目中含冰: 「元兒這種媳婦,白貼我金山銀山也不要,可恨母親偏心,我只能受著。本想她年紀還小,好好調教也就是了,誰知她進門后沒大沒小,不恭不敬,我不過訓斥她幾句,她就回娘家告狀。你是怎麼跟她說的?」

「你對元兒說,母親年紀大管不動事了,佑哥兒父子又都老實,只要我沒了,到時不但沒人管束她,整個王家也都攥在手里了!你還給了元兒好些好東西吧。可惜你女兒只學了你的歹毒,卻沒學到你的心計,輕易信了身邊人,叫我套了個清楚。」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元兒無處向我下手,我卻有的是機會。我使人去尋了一味上好湯藥,給元兒服了。她這輩子休想生兒育女!」

康姨母還不甘心,依舊叫嚷著要把這件事告訴王老太太。

卻不知王舅母絲毫不懼: 「下回慎戒司開門,須等到明年正月。那會兒,全家早隨你哥哥赴外任去了。你哥哥雖不能留京,不過倒謀了個好去處,是山溫水暖的江南,正好養病,何況這回母親叫你氣得不輕,大夫說情形不好,陳年舊疾都泛上來了。你說,七八年后,她老人家還在嗎?或者說,那會兒她還發作得動嗎?」

「允兒是個心善的孩子,也有福氣,想來盛家不會太為難她。至于元兒,她行事橫沖直撞,招搖跋扈,我會找個院子給她好好養病。姑姑放心,只要我活著,一定叫她好吃好喝地過日子。」

不得不說王舅母對兒媳的反擊真的是太漂亮了,她不能訓斥康元兒,也不能讓兒子休了康元兒,唯有康元兒不能生育,才能達到最狠的反擊。

而且王舅母在做這件事情之前就已經把所有的細節都處理好了。即使王老太太后來反映過了也找不出蛛絲馬跡,更不會對王舅母如何了!

王家只有佑兒這一個孫子,就靠著他來傳宗接代了,即使王老太太有心維護康元兒,她也得考慮王家的未來,不得不同意另抬平妻。

盛老太太曾說:「女人家束縛多,除非拿住了對方的把柄,一擊即中,否則便不可輕啟事端,免得在旁人面前留下潑辣厲害的印象,以后反倒不好行事。」

王舅母很好地詮釋了盛老太太這句話,她對康元兒的做法就是一擊即中,一招就讓康元兒再無翻身的機會。

03王舅母的悲劇說到底是婆婆與丈夫造成的!

有時候讀原著的時候,我忍不住替王舅母委屈,她什麼都沒有做錯卻要承擔本不屬于自己的委屈,而委屈的來源是婆婆的偏心,丈夫的無動于衷!

如果不是王老太太對康姨母的驕縱,康姨母又怎麼會成為這個樣子?女人可以驕傲、高冷,也可以有手段,但是不能為了滿足自己的私心耍手段。

有句話說得好: 「生活應當有所敬畏,才不會為所欲為。敬,不是表面的供奉而是由衷的坦誠;畏,不是內心的懦弱而是靈魂的震撼。賢者畏懼,然無憂虞。知道敬畏,才能保護我們內心的良知。學會了害怕,才會不害怕;不會害怕,他的一生都可怕。內心有所敬畏者,才會懂得尊重、把握分寸、守住底線。」

康姨母從未把這位嫂子放在眼里,她總是覺得自己有王老夫人寵著,王家是王老夫人當家做主,可是卻沒有想過王老夫人不能跟她一輩子,也不能護她一輩子!

而機智的王老夫人真的看不明白這件事嗎?當然是看得清,只不過是她從內心里也是看輕王舅母,試想如果沒有王老太太的維護,沒有王家舅舅的冷眼旁觀,康姨母又怎麼敢給給嫂子氣受?說到底,王舅母的悲劇源于婆婆與丈夫!

俗話說得好: 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因此面對給康姨母落井下石,給兒媳婦灌紅花的王舅母,我們沒法勸她善良。

幸好處在劣勢的她用忍耐與示弱給自己贏得一席之地!

作家亦舒在《薔薇泡沫》中說:「做人要含蓄點,得過且過,不必斤斤計較,水清無魚,人清無徒,誰又不跟誰一輩子,一些事放在心中就算了。」

生氣容易,示弱難,在沒有能力的時候,以退為進,默默的積攢能力!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