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留羊毫灌紅花,幫林小娘保心腹」這才是海氏最狠的心計

原著中海氏新婚,如蘭墨蘭都借機為難海氏,被海氏三言兩語哄過去,明蘭感嘆: 「長柏哥哥是個有老婆命的人。」

海氏嫁到盛家時間不長,就看明白了盛家的情況: 盛紘利益高于一切的性格,王若弗的愚蠢,林小娘的心機,長柏的芥蒂!

對于海氏來說她要做的就是把盛家后宅打理好,解除長柏心中的芥蒂,首先要做的就是打壓林小娘,收攏盛家的管家大權!

可是令人想不到的是盛紘發怒,懲治林棲閣的人,海氏卻幫助林小娘「保住」她的心腹。這是為什麼?

01海氏的手段

海氏嫁到盛家生活時間不長,觀察到長柏對林小娘的厭惡以及盛紘寵妾滅妻對盛家的影響,因此海氏在尋找機會收拾林小娘。

盛老太太在宥陽老家傳來消息: 盛大老太太就在這幾日了。此時京城局勢不明,盛紘與長柏無法前往,只好派明蘭與盛長棟回宥陽老家奔喪。

在臨行的前一晚上,永昌侯娘子來到盛家單獨見明蘭并送了一件毛皮,墨蘭得知立馬來到明蘭的院子,指著明蘭罵起來,越罵越難聽,言語間還帶上了老太太。明蘭忍無可忍故意被墨蘭打一巴掌。

正在扭打間,大娘子來了,想要趁機對墨蘭用家法,林小娘得到音訊趕過來,林小娘命令身邊的丫鬟婆子護著墨蘭不讓大娘子的人碰到墨蘭,還讓人喊了長楓過來。

此外林小娘再一次故技重施,故意惹怒大娘子,大娘子氣的頭頂冒煙,僵持不下的時候海氏來了。

海氏幾句話就挽回場面:

「除了一家之主,從沒聽說過內宅的事有爺兒們插手的份,三弟飽讀詩書,莫非此中還有大道理?還是趕緊回去讀書吧,明年秋闈要緊。」

「再過一個時辰,老爺便下衙了,我已叫人去請老爺趕緊回來了,到時便請父親做個仲裁。六妹妹臉上的掌印大伙兒已都瞧見了,可是四妹妹……這樣吧,去我屋里待著,我叫丫鬟好好照應著,一根指頭也不碰她的。」

海氏說著身邊的丫鬟就去請墨蘭,林小娘身邊的丫鬟婆子還想阻攔,海氏冷聲道

「今日在這院子中的每一個,誰也跑不了,誰要再敢拉扯扭打,我一個一個記下名字,旁的人尊貴,我治不了,可你們要打要賣,怕我還做得了主!不能都整治了,就挑幾個出頭的敲打!」

海氏出手幾句話就鎮住場面,而接下來在盛紘面前教訓林小娘,那才叫一個精彩!

盛紘看到明蘭的臉、屋中的狼藉立馬臉色沉下來了,即便如此依舊擔心是大娘子從中作梗,海氏看出盛紘的遲疑,開口說:

「林姨娘情急心切,怕四妹妹吃虧,死活不肯叫太太帶走,媳婦便自作主張,將四妹妹領去了自己屋里,待爹爹回來再做主張。」

「媳婦兒是后頭才趕到的,這事兒究竟如何也不清楚,爹爹且問問四妹妹,也別冤枉了她。」

海氏果然觀察細微,看到盛紘的表情,先是打消盛紘先入為主的觀念:王若弗欺負林小娘母女。后又說明她不知道情況,盛紘可以先了解原委。

如此一來盛紘的疑慮消失,也不會疑慮什麼,這才是聰明人,這個時刻不替大娘子與明蘭說話就是最好的幫助!

林小娘卻趁機在盛紘面前訴說委屈,海氏一句話就把林小娘所有的話都堵住了

「今日請了大伙兒來,便想叫大伙兒在老爺跟前說個明白,都是一家人,骨肉至親的情意,有什麼說不明白的?若有過錯,老爺自有處置,若有誤會,咱們說清楚了,依舊和和氣氣的不好?不過,林姨娘,我聽說,您也是在太太后才趕去的,怕也沒瞧見四妹妹和六妹妹的事兒,您這會兒要說什麼?」

接下來海氏提起盛長棟也在,不如問問長棟。

盛長棟便把當時墨蘭罵人的細節與動作全部講清楚,林小娘眼看著盛紘氣的渾身發抖,又哭訴道: 「便是四姑娘先動的手,老爺也當問問緣由!您問問太太,她心里如何偏頗,又做了什麼不公之事?」

「老爺,我知道太太素來瞧不上我,我便有一千一萬個不是,太太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呀!怎能把怨氣出到四姑娘頭上?她到底也是老爺的骨肉,縱比不上五姑娘,可也與六姑娘一般呀!四姑娘都及笄了,今日有貴客來,為什麼不叫四姑娘出來見見?四姑娘可憐見的,兩個妹子都有了著落,偏托生在我這個沒用的肚子里,惹了太太的嫌,耽誤至今,她這才窩了一肚子火去尋六姑娘的不是。是雖事有不該,但情有可原呀!老爺,這滿府的人都要將我們踩下去了,您可要替我們做主呀!」

果然如林小娘所愿,大娘子再一次被激怒,又一次口無遮攔的大罵,眼看著盛紘要處置墨蘭,大娘子的一番話又讓盛紘開始心疼墨蘭母女。

看此情景海氏直接提出問題:

「照姨娘這麼說,姊妹間但凡有個不平,四姑娘就可以隨意打罵妹妹,傷著幼弟,砸毀物事,忤逆嫡母了麼?」

「再說了,姨娘,您摸著良心說一句,自打來了京城后,太太每每出門,哪回不帶著四妹妹?反倒是六妹妹沒跟去幾回。況且男婚女嫁之事,哪里有女方家上趕著去求的?你叫太太如何幫著四妹妹吆喝?」

眼看著海氏點出了事情的要點,林小娘情急之下說出了心里話:四姑娘怎麼辦,難不成眼看著姐姐妹妹都飛上枝頭,只她嫁給窮秀才舉人?

果然論說話水平還是海氏厲害,不僅讓林小娘說是實話,還離間了盛紘與林小娘的關系,讓盛紘聯想到了孔嬤嬤點出林小娘真面目的話。

海氏繼續拱火: 「爹爹,有句話本不當兒媳說的,可今日之事,事雖小,卻會禍延家族,情雖輕,卻會遺禍后世子孫。新皇登基,最忌的就是這嫡庶不分呀!」

一句話既讓盛紘明白家族立世的根基,又與盛紘的前途利益扯上關系,海氏看得明白,在情感上盛紘左右搖擺,只要涉及利益,盛紘立馬變得堅定起來。因此海氏直接把這件事升級到了利益層面。

盛紘發話處置林小娘身邊的丫鬟婆子,海氏便按照輕重把林小娘身邊得力的丫鬟婆子,打板子、發賣、配人以及攆到莊子里,只剩下了雪娘。

海氏笑著對林小娘說: 「原從夏顯家的屋里也搜出好多不當的的物件,可我想著她是姨娘身邊最得力的,便沒有稟明太太。」

一句話不僅「保住」了林小娘的心腹,也嚇得林小娘不敢鬧騰。

為什麼海氏不趁機把林小娘身邊所有得力的心腹全部處理呢?這才是海氏的高明之處!

一來海氏的目的是收攏盛家的大權,目標已經實現;二來內宅里做事除非能一擊即中,否則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畢竟林小娘還是盛紘的妾室,只要是盛紘去她那睡一晚,可能又會心疼林小娘,而海氏做事留余地,,林小娘即便是想說什麼,盛紘也會認為兒媳婦心地仁厚,不是刻薄之人。

02留羊毫,灌紅花

海氏進門之后立馬就把長柏房中幾個漂亮的丫鬟給打發出去了,唯獨留下了羊毫做通房。

明蘭曾經問海氏為什麼留下羊毫,海氏回答: 我們這般人家,你大哥哥身邊沒個人也不好,沒得又叫旁人說海家的女人善妒。前陣子還有人給你大哥哥送妾呢,好在有她在,你大哥哥也拒得出去。

海家的家規:子孫四十無子方可納妾。因此很多人都擠破腦袋的想做海家的媳婦,卻很少有人愿意做海家的女婿。

王若弗不喜歡海氏的原因其中一個便是「海家的大小姐出了門子后,三天兩頭忤逆婆婆,不許丈夫納妾。」

有了這些因素,海氏決定留下羊毫, 一、羊毫姿色平平且為人老實本分,長柏一個月去不了一次羊毫的房間,即使去了羊毫的房間,海氏也會親眼盯著給羊毫灌避子湯。二、給長柏能拒絕別人的理由;三、挽回海家女兒的名聲;四、大娘子總想送妾室給長柏,有了羊毫在,海氏也能有對策。

其實在納妾方面,不用海氏擔心,長柏主動地拒絕,長柏是那種把情誼放在貴局里面的人,況且盛紘寵妾滅妻的行為也給長柏帶來了深深地影響。

長柏的觀念中:漂亮的妾室是家宅不寧的因素,所以他從未想過要納妾!

雖然長柏娶海氏的時候是高攀,但是能夠嫁給長柏也是海氏的福氣,在王若弗故意刁難時,長柏主動的維護與關心,而且長柏不愿意納妾,海氏不用與妾室勾心斗角。

其實仔細想一下,海氏與長柏的婚姻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

這也得益于海氏的手段與眼界,她看問題看到本質;處理問題時,下手狠辣,嘴上留情,還讓人抓不到把柄。這才是真正地看著面上和善,實際厲害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