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看清楚了齊家面臨的三個難題,就明白了平寧郡主的難處

易理人生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裡面,國公府齊家因齊衡小公爺而聞名, 按照原著的說法,只要是個女人都希望能嫁入齊家(明蘭算是另類),

劉昆家的又端了杯茶服侍王氏喝下,見王氏氣順了些,便試探道:「 那齊家……,太太真的作罷了?端的是好人家呢。

王氏搖頭道:「同是做娘的, 我知道郡主的心思,她就這麼一個兒子,這般品貌又這般家世,將來聘哪家姑娘不成?雖說咱們老爺也是好的,可到底不是那豪門貴胄出身,又不是聖上的心腹權貴, 齊家自己就是公府候府出身,如何瞧得上咱們?

抿了抿唇,王氏又道:「說句誅心的話, 今日若是華兒,沒准我還爭上一爭,可是如兒…….」歎了口氣,接著道:「不是我說自家的喪氣話, 論相貌論才學,她如何配得上齊衡?自己的閨女,我都如是想了,何況人家郡主?算了,何苦自討沒趣了,咱們別的沒有,這幾份傲氣還是有的。如兒又沒什麼手腕,日後還是給她尋個門當戶對的不受欺負就是了!」

劉昆家的笑道:「太太倒是轉性了,這般明理,老爺聽見保准喜歡。」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其實人人趨之若鶩的齊家,也未必有想象的那麼光鮮亮麗,

在原著中,齊家最起碼遇到了三個難題, 而且這三個難題中,沒有一個是齊衡自己能解決的

第一個難題:人丁單薄,齊家到了齊衡這一代,只有長房一個病歪歪的堂兄,和齊衡兩個子弟,

齊衡此人生就天之驕子,家世顯貴俊美出眾,待人寬厚隨和,一副溫和性子,不需老爹打罵便自覺自願地熱愛學習,有寶哥哥的好處卻又比寶哥哥多了幾分上進穩重,在壽安堂吃了三頓午飯後,笑語晏晏,談吐清雅,連守寡二十八年的房媽媽都開始表情軟化許多。

大約二十多年前齊國公府鴻運當頭,公爺的二位公子均娶了個紅極一時的顯貴之女,長子娶了兵馬大元帥兼國舅爺的長女,次子娶了襄陽侯的獨女,使原本位居貴胄公府之末的齊國公一夕紅得發紫, 不過這種好運是有代價的,兩位兒媳來頭大架子大脾氣自然也大,把婆婆哄的暈頭轉向,把丈夫都管的滴水不漏。

大兒媳婦拿出父親鐵腕治軍的本事,把丈夫房裡的鶯鶯燕燕一掃而空,拔花除草, 弄的夫妻倆膝下只有一子,而且還是藥罐子,現在雖然娘家勢力大不如前,可齊大老爺也寶刀已老,奮鬥不出第二個兒子來了。幾年後二兒媳婦進門了,有樣學樣地把齊衡他爹也吃得死脫,自從生下齊衡後平甯郡主不能再生了, 居然也不許齊大人開闢第二戰場,只能守著郡主和一個年長無子的妾室苦哈哈的過日子。

除了一個長年躺在屋裡養病的堂兄,齊衡連一個兄弟姊妹都沒有,平常和表兄弟的還能一起玩玩,可是平寧郡主對于一切可能成為她兒媳婦的女孩子嚴防死守,所以日常連表姐妹也不怎麼來往;進了盛府讀書之後,在平寧郡主日夜灌輸男女大防理念之下,齊衡對兩個如花似玉的墨蘭如蘭堅定的保持距離,只有明蘭郡主倒沒怎麼說道。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齊衡的堂兄(通稱為齊大公子)的身體比顧廷燁的長兄顧廷煜還要差,顧廷煜好歹還有個女兒,而齊大公子成親多年無所出, 原著隱約透露其似乎沒有生育能力,

齊大奶奶似有些躊躇,慢了一拍,才道:「見過顧侯夫人了。」

還不等明蘭開口,平寧郡主又咯咯笑道:「喲,老祖宗呀,我那族兄弟的兒子都快周歲了,您還叫她新媳婦呀?」

齊大夫人面色冰冷,不悅地瞪了眼兒媳婦, 齊大奶奶畏縮的退後幾步;明蘭偷眼看了下她的身形舉止,非但不似生育過,仿佛還未破身,難道齊大公子的身子,真這般孱弱?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如果齊大少爺無法生育,那麼齊府的爵位就會落到二房的兒子齊衡身上,齊家大房當然不甘心就這麼把爵位拱手相送,是以,齊府雖然人員不多,但也同樣是鬥得熱鬧,

這就是齊府遇到的第二個難題:家宅不甯,齊家大房和二房整天勾心鬥角,你來我往,

同為開國功臣授爵,齊國公府與甯遠侯府素有交情,然齊家開竅的比顧家早, 許久之前就發現與其讓子弟繼續刀口舔血,還不如拽文弄墨混飯吃來的容易。是以開國甫一甲子,齊家便出了一位同進士,兩位舉人,三個秀才,雖質量有待進步,但精神可嘉。

齊家向文之心日月可鑒,可媳婦卻多娶自軍伍世族,遂導致齊家男兒一代比一代文弱,媳婦倒一個比一個彪悍,如此,懼內便不可避免。

不過真正傳出‘河東獅吼’之名,卻是因如今齊府這位老公爺。

具體為何懼內,年代太久遠已不可考,只知當年武皇帝的妃嬪們恃寵生嬌,靜安皇后緊閉宮門隱居之時,這位齊老夫人不但將丈夫看得如同蹲監獄一般,還常替靜安皇后憤憤不平,勒令丈夫不許與那些‘狐狸精’的家族往來結交,齊老公爺懼妻如虎,竟然照辦。

時人戲稱‘忽聞河東一聲吼,門前行人抖三抖’。

為此,齊家當時沒少受刁難冷落,不過待靜安皇后薨逝之時,連顧廷燁祖父母這般老實厚道之人也掃到了颱風尾,險些失爵,齊府卻安然無恙。

未幾,先帝仁宗繼位,讚譽齊家門風敦厚,借著這股勢道,齊家二老為兩個兒子挑選了當時首屈一指的名門貴女為妻——至此, 三隻母老虎齊聚河東府

婆婆已然叫人十分吃不消,沒想兩個兒媳更加不省油。一個是將門虎女,據說雙手能開兩百石的強弓,一個是權爵獨女,于宮闈之中聖眷頗厚。老夫婦倆哪個也惹不起,只能悶聲大發財。不過總的來說, 平甯郡主的名聲比齊大夫人好些。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