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弘曆為什麼如此癡迷寒香見:偷,不如偷不著

易理人生 2021/09/06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香見是《如懿傳》中的一個角色,也是後宮三千佳麗之中的一人,不過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她並不願意爭寵,在後宮之中獨樹一幟,她孤傲不屑爭鬥,她性格直也不怕得罪皇帝,她的出現讓後宮女子都倒吸一口涼氣,因為皇帝對她實在太過癡迷,不顧後宮其他嬪妃的呼聲給了她不少特權,連太后都看不過去,覺得皇帝有些不對勁,皇帝為何對寒香見如此癡迷呢?不過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罷了。

寒香見,是寒岐的未婚妻。

寒岐雖然死了,但是寒香見心心念念的都是寒岐。她明知道是寒岐毀了整個寒部。但是,寒香見對如懿說: 「我只是一個女子,我知道他的錯,他的罪,可我對他的情感是無法改變的。」

對于寒香見來說,寒岐是她的愛人,是草原上的駿馬,翱翔天際的雄鷹,而弘曆只是她的殺夫仇人。

弘曆這一生,對他身邊的女人都是薄情的。唯獨對待寒香見,他始終留有了幾絲耐心和包容。

他的這幾分耐心和包容是出于愛嗎?

並不是。他對寒香見的癡迷,源于寒香見曾經是寒岐的未婚妻,源于寒香見深愛著寒岐,源于他費盡了心力對對待,卻求而不得。

馮夢龍批註「情」之一字,有雲:「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著。」

如懿和琅嬅,為妻室,自然比不過魏嬿婉這種討好主子的妾室。而魏嬿婉雖然為妾室,但依舊比不上出身青樓的名妓水玲瓏,而不管弘曆有多貪戀青樓女子的風情,依舊比不上他對寒香見的癡迷。

因為,寒香見的心屬于寒岐,更因為他就偷不到寒香見的心。

求而不得,于是念念不忘。

寒香見的美,整部《如懿傳》無人能超越。

原著裡這樣描寫如懿第一次見到寒香見: 「她雪色的 裙抉 翩然如煙,像一株雪蓮,清澈純然,綻放在冰雪山巔。那樣炫目奪神的風儀,讓她在一瞬間忘記了呼吸該如何進行。」

作為情敵的如懿看到這樣的女子後,依舊是震驚如此,更何況弘曆作為擁有天下的帝王,對寒香見這樣美好女子,該是如何勢在必得。

那一刻,如懿清晰無誤地聽到了整個紫禁城發出了一聲沉重的歎息。她再明白不過,那是所有後宮女子的自知之明和對未蔔前程的哀歎。

而所有男人的歎息是在心底的。因為誰都明白,這樣的女子一旦入了皇帝的眼,那麼無任何人再有機會染指。

弘曆在見到寒香見的那一刻,不是愛,而是征服。這樣美麗的女子,這樣的瑰寶,只有他才配擁有。

而這個女人越是愛寒岐,越是冷若冰霜,越是讓他充滿鬥志,這不是一場情愛的付出給予,而是一場最具有挑戰的戰鬥。

他要贏,贏到寒香見的人,還有她的心。

不顧所有人反對,不顧寒香見的意願,強行把寒香見納入後宮。

對于弘曆不顧眾人反對,納寒香見入宮。洞悉世事的海蘭,說了這樣的話: 「對于獵人,不溫馴的獵物才是最有逐獵之趣的。」

寒香見恨透了弘曆,恨到第一次見面就要殺了他,為自己的未婚夫報仇。如懿擔心弘曆納了這樣倔強的寒香見會對弘曆不利,而海蘭則表示,弘曆要的就是寒香見的「不溫馴」。

而當寒香見得知弘曆要納她為妃之後,發瘋般嚎啕大哭,舉起寶劍數次要衝出承乾宮。對于弘曆的賞賜,她完全不屑一顧,甚至是一時怒起,會把那些珍寶能碎則碎。

她不肯換下喪服,每日都為寒岐祈禱。而弘曆對于她對寒岐的思念,完全不嫉妒。

不僅不嫉妒,寒香見越是表示她對寒岐情深義重,弘曆的眼睛就越是興奮明亮。

弘曆對待寒香見,就像是對待一件始終拿不到手的寶物,他越是拿不到,越是對那個寶物有深深的執念。

他對著如懿說: 「朕寵愛寒氏,自己也覺得是在發瘋。可朕一點辦法也沒有,完全不受控制,做任何事都想要搏她一笑。」

他不受控制的不是他對于寒氏的愛意,而是他的獵奇之心,是他強烈的勝負欲。

為了寒香見,純貴妃母子皆喪。

永璋是弘曆的親子,他不過是言語涉及到了寒香見,弘曆就大發雷霆。純貴妃為了兒子去求情,依舊遭到了弘曆的訓斥。

如懿為永璋說話,弘曆則說: 「朕對寒氏已經有了無限煩惱,可後宮還是不讓朕有片刻安寧,朕能征服最凶蠻的部落,卻征服不了一個女人的心,你叫朕如何不惱。」

因為這份求而不得的惱怒,純貴妃母子皆喪。

可是一對失寵母子的死,根本引不起弘曆的一絲憐憫。他依舊對寒香見充滿了熱情,而且征服欲越來越強。

寒香見哀求弘曆,讓她回故鄉。弘曆卻告訴她,他要封她為容嬪。

寒香見提起了純貴妃女子的死,並表示,他能如此對待他們,就能如此對待自己。

弘曆對著寒香見說: 「香見,他不過是一個部落的首領,而朕是一國之君,萬里江山的主人。你的美色,只有在朕身邊才最合適。」

他何嘗愛過寒香見,又何嘗愛過任何人。他不過覺得自己是帝王,這最好的東西都該是他的。如果有這麼一件東西不屬于他,他就不能接受,他就要想盡辦法要得到而已。

他癡迷的是:「朕喜歡的是她堅持自己的倔強,是她對寒岐的堅貞,而這都是朕沒有的。」

他喜歡的是,寒香見是寒岐的未婚妻,是寒香見對寒岐的堅貞之心,他喜歡的是,別人的東西,是他偷不來,得不到的東西。

他喜歡的從來不是寒香見這個人。她毀容了沒無所謂,她不愛他也無所謂,她惦記著別人也無所謂,只要她是寒岐的妻子,只要她有對寒岐的堅貞,他就對她癡迷。

如懿問他: 「就是因為皇上自己沒有,所以一定要從寒氏身上得到?」

弘曆說: 「朕從來沒有得不到的人,得不到的事,香見是唯一的一個。你別叫朕留下遺憾好不好?」

為了他的這種得到,他逼著如懿去當一個合格的皇后,去幫他勸服寒香見,而完全不顧及如懿的心。

弘曆自見了寒香見的一舉一動,都沒有一絲的愛,而全部是征服,他自己做不到,便要發動周圍的人,去幫他辦成這件事。

得到了一部分,那份征服欲望就淡了。

寒香見終究成了弘曆名副其實的妃子,而隨著寒香見的點滴順從,弘曆雖然依舊寵愛她,卻還是沒有了當初的熱情。他還會有新的妃子,還是喜歡魏嬿婉的柔順,而寒香見成了一個特殊的存在。

這個女人雖然冷冰冰的,但是因為弘曆還是沒能完全得到她的心,于是,對她的寵愛依舊在持續。她依舊可以對著弘曆甩臉子,甚至是嘲諷。

弘曆也曾經要求她要順服,可惜,寒香見不是如懿,一顆心都在弘曆身上。寒香見完全無所謂地說 :「皇帝要順服,大可以去找魏嬿婉。」

直到如懿死了,皇帝又犯了老毛病: 得到的都不在乎,失去的都值得珍惜。

如懿死後,弘曆開始心心念念他和如懿的當初曾經那麼美好。

縱觀《如懿傳》全書,不過是在寫帝王的這份涼薄和虛偽。那些女人在的時候,他都猜疑,都不滿,等到那些女人死了,他都念念不忘,思念非常。

而寒香見,始終愛著寒岐,他自始至終沒有得到,于是,癡迷到了最後。

論女人在婚姻裡最重要的修行:對男人,要不太「真心」一點。

我始終奉行女人在婚姻裡,愛得淺淡一點,給對方以空間,也給予自己以餘地。

我們需要在婚姻裡有真心,可是我們不能僅僅有真心。我們要看人,我們更要看事。如果男人足夠真心,我們自然奉出我們的真心。可如果男人不夠真心,那麼我們也就要不真心一點。

人性有時候就是這樣,你越是好,男人越是不珍惜。你越是有真心,男人越是篤定了你不敢如何。有時候,你收著點自己的真心,對男人冷一點,狠一點,不「真心」一點,他反而更懂得珍惜。

如同如懿和寒香見。

如懿始終對弘曆一片真心,可表日月,而弘曆卻對她棄之如敝履。寒香見自始至終對弘曆沒什麼真心,弘曆卻始終癡迷。

我們在婚姻裡,原本該兩情相悅,彼此真心真意。可永遠別低估了人性。

並不是所有人都懂得珍惜。

當他不懂珍惜,我們不真心一點又何妨。

《如懿傳》原著裡,不真心的海蘭和寒香見都有了不錯的結局,一片癡心的如懿卻自戕而死。

最是無情帝王家。

又何嘗不是如懿讀懂了愛情,卻忽視了人性。

但願我們不如此癡傻。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