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身負棋子命運的陸氏,深諳保全之道,位至貴妃

易理人生 2021/10/21 檢舉 我要評論

陸瓔珞(因撞名某攻,劇中改為陸沐萍),太常寺少卿陸士隆的女兒,由太后收在身邊教養,伺機薦給皇帝。

合適的機會來了,彼時如懿囚在冷宮,富察皇后喪了嫡子永璉,宮中一片愁雲慘霧。海蘭提議,去圓明園散散心,正合了太后心意,便將陸氏也帶了去。

陸氏不過盈盈十五,到了圓明園中不久,便因著年輕美貌得到聖意垂顧,封了慶常在,在皇帝身邊甚得恩寵。

但慶常在的恩寵並不長久,因為一年之後,她仍然是個常在。

太后也看出了慶常在不太合皇帝心意,又于重陽宮宴時推出侍郎永綬之女意歡,這女子神色清冷、姿態豔絕、眼波流轉、眉目絢然,皇帝的目光如春日沉醉的晚風,笑亦如清亮的陽光,無遮無攔灑下,這是真正的喜歡了。

再往後,如懿被釋出冷宮,金玉妍接連生育,富察皇后又懷嫡子,慶常在陸氏,差不多被皇帝丟到了腦後。

直到乾隆十三年七月初一,如懿晉為皇貴妃,攝六宮事;金玉妍晉為貴妃,協理六宮;比慶常在晚進宮一年的舒嬪意歡晉為舒妃,連魏嬿婉都由令貴人而令嬪,慶常在陸纓絡才被晉封為慶貴人。

這距離她初次侍候皇帝的乾隆四年,足足過去了九年。

作為太后放在皇帝身邊的一枚棋子,她既不象白蕊姬積極為太后探聽消息,也不象意歡一味沉溺于你儂我儂,而三枚棋子,唯她得了長久,也許中庸才是保全之道。

太后對慶貴人,時不時的會提攜一把。

皇帝奉太后南巡,是夜在曲院風荷,太后費心安排了荷花秀,二女翩翩若飛鴻輕揚,一個緩彈琵琶,一個輕唱軟曲。

皇帝不覺讚歎,喚近了看時彈琵琶的是玫嬪,而唱歌的竟是入宮多年卻一直不甚得寵的慶貴人。

皇帝當時頗有幾分驚喜之意:「纓絡,怎麼是你?」

慶貴人剛伺候皇帝的時候,並不會唱歌,十二年中慢慢學會,閑來打發時光的,從十五歲到二十七歲的韶華,她不是享受時光,而是打發時光,孤寂處,堪憐。

而皇帝亦生了幾分憐惜,他剛剛對慶貴人說以後必不會讓她自吟自唱打發時光了,慶貴人的恩寵尚未到手,就被魏嬿婉截了胡。

一日一日,慶貴人終于熬成慶嬪。

慶嬪和舒妃是太后的明棋,而玫嬪本是太后安插的暗棋,她的暗棋身份暴露時,皇帝是憤怒的,因為皇帝冷著慶嬪、防著舒妃,對玫嬪卻一度是喜愛並且呵護的。

皇帝要拔掉暗棋,而玫嬪自從生下那個妖孽,身子已如敗絮。

皇帝同玫嬪達成交易,借玫嬪的手,給慶嬪送去一碗牛膝草烏湯,慶嬪本就有淋漓不止的血崩之症,數月來都在調理,一碗牛膝草烏湯下去,血崩不止,下紅如注,生育亦是不能夠了。

慶嬪和舒妃都有家世,且是太后明著舉薦,因此皇帝留她們在身邊,卻不讓她們有孕,舒妃懷孕屬于意外的漏網之魚,皇帝躊躇良久,終究感于舒妃癡情,才給留了下來。

而玫嬪出身南府樂伎,既無家世依靠,又無太后明面上的支持,拿她去禍害慶嬪,再處死她,最合適不過。

玫嬪的身子,本也就在這一兩年了,現在接下皇帝的交易,獲得的報酬夠家人富貴幾輩子了,玫嬪覺得挺划算。

而慶嬪,就在皇帝與太后的無聲過招中犧牲了自己的生育能力。

但太后對慶嬪時不時的會撐一下腰。

魏嬿婉媚惑君上的鹿血酒事件,一眾涉事嬪妃都受了處罰,太后發聲:「日久見人心,伺候皇帝的人還是要沉穩些的好,便足見慶嬪的可貴了。那日永壽宮那樣胡鬧,到底也不見慶嬪廝混了進去。」

因著那段時間如懿和金玉妍有孕,皇帝平日裡便只歇在純貴妃和慶嬪處,絕足了永壽宮。

一部《如懿傳》,總共六冊書,慶嬪在第二冊出場,而一直到最後,會發現她只犯過一次錯,且屬于無妄之災。

那是五公主被「富貴兒」撲咬時,身上穿的那件惹禍的紅衣正是慶嬪和晉嬪裁制進獻的,因此她們被皇帝貶斥,降為貴人,日夜在寶華殿抄錄經文以作懲罰。

電視劇中的慶嬪不大討觀眾喜歡,因為她一直同大反派魏嬿婉廝混在一處。

而原著中,跟著魏嬿婉亦步亦趨的是晉嬪,那是富察皇后薨逝後富察族又送進來的女子,三朝老臣張廷玉甚至提議過立她為繼後,居然還有不少朝臣附和,惹得皇帝大為光火。

而原著中的慶嬪並不與誰特別交好,也不得罪誰,在如懿自盡、魏嬿婉後宮巔峰的那十年,她和愉妃、婉嬪等少伴君側的妃嬪都是安靜度日,幾乎不去應酬令皇貴妃。

魏嬿婉被診出心悸之症後,皇帝同時晉封了她和穎妃為貴妃,協理六宮事。

這個十五歲便陷入後宮漩渦的官家小姐,背負著棋子的命運,大半生都周旋在皇帝和太后的算計中,她只有過短暫的寵愛,也是三枚棋子中唯一不曾生育過的妃子,卻終究是她,保全了自己,活得長長久久,位至貴妃。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