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梁晗看清墨蘭為人之前,是愛著墨蘭的嗎?

墨蘭靠齷齪手段嫁進梁家當了梁晗的正室大娘子之後,很多人都在等著看她的下場,墨蘭也不負眾望地處處露出破綻,梁晗輕而易舉發現她的真面目以後選擇了秘而不宣,不僅悄悄收了墨蘭的貼身女使做通房,平時還整日流連秦樓楚館,好不容易回梁家也是往妾室房裡去,這種情況下,就算墨蘭身體沒有問題,也很難有機會懷上嫡子。

明蘭夫婦假裝失勢的時候,梁晗也趁機對墨蘭攤牌,並將其軟禁起來,伺候的下人也換了個遍,于是墨蘭就成了有名無實的正頭娘子,只能看著妾室的臉色過日子。大家看到這個結局紛紛拍手叫好,認為梁晗終于擦亮眼睛不會再被墨蘭裝嬌弱扮委屈給迷惑了,可難道你以為,梁晗在看清墨蘭的為人之前,就是愛著墨蘭的嗎?

梁晗從一開始與墨蘭勾搭上,就是為了給他的愛妾春珂一個名正言順生下庶長子的名分,他都能與墨蘭在玉清觀一間破破爛爛的禪房成就好事,事後還遲遲不肯告知吳大娘子去盛家提親,梁晗的心裡能有墨蘭多少位置?只怕起初也不過是拿墨蘭當個樂子罷了,畢竟以他伯爵府嫡子的身份,要納盛家的庶女做妾也算太過分。

所以東窗事發之後,梁家那邊一點動靜都沒有,王大娘子上門提親的時候,吳大娘子也胸有成竹地要娶明蘭為妻納墨蘭為妾,明顯是知會過梁晗的了。退一萬步來說,梁晗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婚事自己無權做主,否則也不會跟著吳大娘子四處相看,明知道母親是為了偶遇明蘭才去的玉清觀也得跟著,而他與墨蘭未婚苟合,就相當于是在害墨蘭。

如果墨蘭不是清流人家的姑娘,如果盛家沒有盛老太太,如果明蘭沒有查到梁晗的把柄,吳大娘子絕不可能鬆口讓墨蘭進門做正室,梁晗比齊衡都不如更不可能忤逆得了母親的意思,那墨蘭的下場就只有過門為妾或者自我了斷,而原著裡的盛紘見到梁家打定主意不要墨蘭之後,就是準備毒死墨蘭的。

這些後果梁晗不知道嗎?他就是太清楚了,所以才著急迎娶正室,聽從母親的安排四處相親,為的就是讓春珂沒有顧慮地生下自己的第一個孩子。至于墨蘭對梁晗來說,只不過是他寂寞煩躁時期找的消遣而已,墨蘭若願意,梁晗就在自己的後院給她一席之地,若墨蘭不願意,自有盛家替他解除後患,梁晗又有什麼損失呢?頂多被人嚼幾句舌根罷了。

讓梁晗沒有想到的是,盛老太太居然抓住了他在國喪期間讓妾室懷孕的死穴,這下他不能再拿吳大娘子當擋箭牌,吳大娘子為了梁家也只能允許墨蘭嫁過去做正房娘子。不過他們雖然拒絕不了墨蘭,但給墨蘭一點顏色看看還是可以的,于是迎親那天梁晗沒有到場,梁家也找了理由把禮儀從簡,墨蘭不僅冷冷清清從娘家出嫁,到了婆家也明顯不得重視。

這一切的一切,全都表明了梁晗對墨蘭的態度,不是真愛,只是妥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