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大鄒氏:用命救皇后真的是心甘情願?這才是聰明人最狠的算計

無論是電視劇還是原著中,沈國舅都是對大鄒氏「情深義重」。

大鄒氏是誰?她是沈國舅沈從興的原配夫人,是沈國舅心心念念一輩子的人,是她用生命換來了沈家的榮華富貴!

沈從興與原配妻子的感情如何?她真的是心甘情願地用生命換沈家的榮華富貴?

顧廷燁曾無比羡慕沈從興與鄒夫人之間的感情!

他說:「沈兄與鄒夫人成婚十餘年,卻還若新婚夫婦般如膠似漆,片刻不舍分離。我在沈家叨擾時曾親眼見過,沈雄一個眼色、一個神氣,鄒夫人連問都不必,就知道夫婿要什麼,鄒夫人皺個眉、轉個頭,沈兄也當即知曉妻子在想什麼。我們一道閒話時,他們時常異口同聲,相視會心而笑,夫妻倆無話不說,那才是真正的鶼鰈情深、心意相通,我從不知道,恩愛夫妻也能如此。」

可見鄒夫人與沈從興之間的感情是何等深厚,可是即便如此鄒夫人還是被迫用自己與孩子的生命來換皇后娘娘母子的安全,成全沈家!

為什麼這樣說呢?我們接下來用三方面的原因來說明!

01.為了沈家的權貴生活!

京城內亂,老皇帝想到了自己遠在貧窮藩地的另一個兒子八王爺,當即提升了八王爺生母的位分,這一行為聰明人都明白了,這是選定八王爺為新皇。

顧廷燁、沈從興等人一明一暗從不同路段護送八王爺回京,段家兄弟則是保護未來皇后和幾位小皇子。

可是皇后與幾位小皇子突然就得了急症,于是鄒夫人只好拖著身懷六甲的身體,親自入王府照料。

皇后與幾位小皇子身體全都變好,京城也塵埃落定,鄒夫人與肚子裡快足月卻送了性命。

所謂的照顧是如何照顧?除了飲食上非常小心還要防禦,畢竟那個時候新皇已經安穩地到了京城,心懷叵測的人把主意打在皇后的身上,只要是皇后與小皇子出事,新皇后位空懸,京城的權貴就有機會與新皇攀上關係。

卻沒想到鄒夫人以一己之力救回皇后娘娘與幾位皇子,同時挽回沈家的權貴生活,為何這麼說呢?

如果當初皇后娘娘沒能好轉,那麼沈家也不會好過。畢竟新皇會有新皇后,新皇后又怎麼會容得下沈家的存在呢?

即使是沈從興有從龍之功,但是不代表新皇后可以接受沈家這個潛在的威脅!

真的到了生死存亡之際,再深厚的感情也無濟于事!那個時候難保沈從興不埋怨大鄒氏,畢竟人心易變,尤其是在權貴面前,感情就顯得別樣微弱!

《白夜行》裡說,世界上最難以直視的,一是太陽,二是人心。

大鄒氏深深明白這一點,她唯有拼盡全力護住皇后娘娘與幾位小皇子,她才能保住沈家的權貴生活,除此之外她別無選擇!

02為兒女鋪路

大鄒氏與沈從興育有兩兒一女,即便是為了孩子著想,她也要護住皇后娘娘與幾位小皇子!

沈從興與顧廷燁一起喝酒的時候,曾顫抖著說: 「阿琴過世時,只眼睜睜地看著我,什麼都不曾說我知道她只是擔心孩子們…」

你看即使大鄒氏去世多年,沈從興依舊深深地記得大鄒氏的一顰一笑以及大鄒氏最放心不下的事情。

因此沈從興全心全意對待大鄒氏的兒女,即使再娶張家嫡女,他依舊選擇讓大鄒氏的兒子做沈府世子。即使這個兒子文不成武不就,幹啥啥不行,沈從興依舊全身心地為他打算。

大鄒氏這一招,就像是漢武帝的寵妃李夫人一樣聰明智慧!

當初李夫人備受漢武帝的寵愛,入宮短短幾年就染病在身,在她病入膏肓之際,漢武帝親自去看她,得知漢武帝要來,李夫人急忙用被子遮住臉,解釋道: 「妾長久臥病,容貌已毀,不能再見陛下。」

漢武帝承諾: 「夫人不妨見我,我將加賜千金,並封你的兄弟為官。」即便如此,李夫人還是堅決拒絕。漢武帝執意要看時,她掩面而泣,惹得漢武帝拂袖而去。

家人不解,李夫人解釋道:

我之所以不見皇上,就是為了將兄弟託付給他。我本出身微賤,能夠得此寵愛皆因容貌而已。

大凡以色事人,色衰而愛弛,愛弛則恩絕。

如今我命不久矣,如果他見到我的容貌與以前相差甚遠,必然會心生厭惡,惟恐棄置不及,更不要說在我死後照顧我的兄弟了。

果然李夫人一語成讖,漢武帝沒有見到她病中的樣子,心目中留的是她最美的樣子。

李夫人死後,漢武帝不僅對她所生的兒子十分喜愛,連帶著家中的兄弟也備受照顧。

大鄒氏同樣借用這個計策,她依託的是她與沈從興的夫妻之情以及對皇后母子的救命之恩,有了這兩點,沈家一定會厚待她的兒女,即使他的兒女沒有才華、沒有能力,依舊會過上舒心的生活。

畢竟失去的才是永恆的!

03聰明的女子看問題總是一針見血!

顧廷燁評價大鄒氏: 「鄒夫人誠摯大氣,比尋常女子更有見識,不但決斷家事,便是王妃娘娘也對她言聽計從。那時,沈兄果毅豪勇,俐落乾脆,于大處,能輔佐王爺經略邊地,于小處,待兄弟們仁厚寬體。鄒氏子弟雖無什麼出息,但也能安分守己,或讀書,或領些小差事,依附沈家過日子。」

大鄒氏真不愧是一個聰明睿智的女子,她看問題依舊毒辣透徹!

①看透鄒家

大鄒氏是聰明的,她看透了鄒家的人,富貴迷人眼,因此大鄒氏讓鄒家的子弟讀書以及工作,讓他們有事情可做。

有一點:沈家可以給鄒家提供幫助,但是不能體現在親事上。

大鄒氏曾對沈從興說 「娘家的兄長們不成器,幾位嫂嫂也不像是能教出好孩子的樣子,旁的多扶持些就罷了,決不能叫兒女趕這種親事!」

②看透沈家

沈家的家世並不算好,不然以大鄒氏的身份如何能嫁給沈從興呢?鄒家只是一個普通書香門第,祖父是縣令,大鄒氏結婚前幾年去世,父親是舉人,去世得早,家中裡外都靠著大鄒氏的操勞。

那時候新皇當時還是八王爺,沈從興的姐姐是八王妃,按說他們這樣的身份在自己的藩地上應該是王一樣的存在,可現實卻是過得潦倒又幾乎無人問津。

沈家兄妹是彼此的依靠,他們之間是真正的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因此在八王爺確定是儲君的時候,大鄒氏以身懷六甲進入王府照顧皇后娘娘母子時,她已經想到了所有的可能,她所面臨最壞的事情莫過于她陪著皇后母子一起有危險,好的可能則是她救下皇后母子或者是她與皇后母子都平安無事。

結果如她所料,她挽救了皇后娘娘母子,更是挽救了沈家的權貴生活。

沈從興的續弦張氏的娘曾勸誡說: 「娘當年覲見靜安皇后時,他對我們幾個小姑娘說了句話--不要總說都是命,你不壓在命頭上,命就要壓到你頭上。」

對于聰明的大鄒氏來說,她主動選擇壓在命頭上,她要用自己的生命給兒女鋪路,給沈家鋪路。

東野圭吾曾說:「誰都想生在好人家,可是出身無法選擇,發給你什麼樣的牌,你就只能儘量打好它。」

人生不正是這樣嗎?既然不能選擇出身,那就做好「我是誰」,畢竟,自己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