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皇后費盡心機只為一個目標,連皇太后也理解不了

皇后心機深沉,表面寬容大度,背後卻不把任何一個妃嬪當作朋友。

其他妃嬪要麼成為她達成目標的工具,要麼成為她或明或暗的敵人。

皇后做了那麼多事,不為爭寵,她知道皇帝還想著自己,只因她是皇后,是皇帝初一、十五必須看望的物件,是皇帝的門面。

她的年齡也不可能再生下皇帝的嫡子,成為皇太子的母親。

她後半生的目標只有一個,成為下一任皇太后,而且是唯一的皇太后。

為了這個目標,她設計陷害皇帝的孩子,不讓其他嬪妃生下孩子。

她擔心其他嬪妃生下兒子,就有成為未來皇帝的可能。

她的做法讓太后非常不理解,也不贊同,最終召回甄嬛來牽制她。

在太后看來,皇后是正牌的皇后,無論將來誰的孩子當了皇帝,她都是名正言順的太后。

作為皇后,她應該團結後宮,看護好皇帝的孩子,讓皇帝的子嗣枝繁葉茂、綿延不絕。

為了兩個人還發生過激烈的爭執。

皇后曾經最大的對手華妃含恨而死,新的對手甄嬛被她設計趕出了宮,三阿哥的生母齊妃被她逼死。

皇后以為後宮再也沒有她的對手,她順理成章收養了三阿哥,以後三阿哥成為太子,成為皇帝,她就是唯一的皇太后。

在病中的太后知道了皇后的所作所為,忍無可忍,她不忍心看著自己的孫輩要麼不能出生,要麼被害死,為此,她勸皇后。

太后的意思是,你作為皇后,不應該為誰繼位的事擔憂,無論誰當了皇帝,你都是太后,你為什麼還要處心積慮害死其他的皇子,還要逼死齊妃呢?

皇后以前要依靠太后對付其他嬪妃,鞏固自己的地位,現在太后一病不起,她也已經沒有了對手,自然不再對太后忌憚,說話也不再小心翼翼。

她說她只想做唯一的太后,不想有兩個太后。

皇后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執念呢?

這跟她的出身和經歷有很大關係。

眾所周知,皇后是庶出不是嫡出,從小看盡了臉色,也受了不少的委屈。

等她終于長大成人,嫁給當時還不是皇帝的四王爺,四王爺承諾她,只要生下兒子,就封她做福晉。

她終于要從庶出變成嫡福晉,就在這個時候,她的嫡親的姐姐純元被送進了王府,接著就被封為了嫡福晉,她成了側福晉。

對于這樣的命運安排,她是不甘心的,她不甘心做庶出的女兒,更不甘心被嫡出的姐姐搶了位置。

為了奪回自己的地位,她害死了自己的姐姐,也因此成了嫡福晉。

但她明白,皇帝的心裡,只給了留了位置,但沒有多少情誼。

她努力半生,就被別人輕輕鬆松奪了去。

她一生都在跟別人爭奪,小時候跟嫡出的姐姐爭父親的寵愛,長大後爭皇帝的寵愛,這些,她都失敗了。

往後,唯一能夠爭奪的就是對下一代的控制權,可惜,她自己不能生了,但她也決不允許有一個人再跟她爭奪,她要做唯一。

如果還有一個太后,且是新皇帝的生母,新皇帝自然對生母要比對自己好,自己還是要低人一等。

她之前之所以留了齊妃很多年,是覺得齊妃是沒有什麼野心的,也沒有什麼能力,以後讓她當個皇太妃她就知足了。

等她發現齊妃不但相當太后,還想擺脫她的控制的時候,她就下定決心除掉齊妃,去母奪子。

她牢牢把控住三阿哥,不允許其他妃嬪生下皇子,就是覺得三阿哥是長子,繼承皇位的可能性最大,且齊妃母子要好控制。

如果讓甄嬛這種皇帝的寵妃生下皇子,那就是自己不能掌控的了,一旦這個孩子當了皇帝,自己是沒有好日子過的,甄嬛和新皇帝也絕不會聽自己的。

所以,皇后一生所爭,也不過是一個掌控感,不低人一等,不受制于人,做高高在上的掌控者。

為了這個唯一的目標,她的思維限制在這裡,無比在乎出身,覺得出身高貴就一定能贏,放棄沒有生母的聰明伶俐的四阿哥,選擇了出身高貴的有生母但愚笨的三阿哥。

而甄嬛的思維就要開闊的多,聽說安陵容懷孕,甄嬛首先想到的是,如果安陵容生下皇子,那皇后手裡就有了兩個皇子,那皇后的勝算就要更大一些。

但皇后想的是,安陵容的孩子不能生下來,這只不過是對付甄嬛的工具而已。

甄嬛能讓自己的兒子放棄爭奪皇位,而選擇扶持四阿哥,說明甄嬛沒有皇后這樣的執念。

皇后的一生都在與人爭奪之中,沒有得到的時候要去爭,得到了之後怕失去,連未來她都擔心有人與她爭奪,只有未雨綢繆,除去後患。

而普通人也一樣,有些東西看得太重,反而看不到更好的,眼光只盯著一棵樹木,就會失去一片森林。

越害怕失去什麼,反而更容易失去,不如放開眼前的得失,去爭取更長遠的得。

圖片來自《甄嬛傳》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