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看《知否》:頓悟「從不與妾鬥」的盛華蘭,才是最有心計的女人

華蘭的婚姻,是盛紘和王若弗千挑萬選才定下來的,為此盛紘還制定了一條選婿標準, 要門第好,家底厚,人口簡單,公婆妯娌好侍弄,最要緊的是人家後生要有能耐,要麼讀書有功名,要麼辦事有產業,要麼有武功爵位。

最後在好幾個候選人中,選了忠勤伯爵府的袁家,華蘭是盛家最出挑,最端莊的一個姑娘,當初為了不讓她嫁入袁家受欺負,老太太特意請來孔嬤嬤教華蘭學規矩,省的時候被別人看低了眼。

華蘭出嫁之前,盛老太太和王若弗再三囑咐,一定要好好侍奉公婆,體貼丈夫,為了華蘭有更多的底氣,王若弗早幾年前在泉州就開始準備嫁妝了,老太太更是從自己的嫁妝裡挑出一套紅寶赤金頭面給華蘭。

古代大戶人家嫁女兒,講究的都是一個十裡紅妝,把一輩子吃穿用度的東西都帶足了,甚至是連自己兒孫的吃穿用度都備全了,當初老太太的嫁妝就多得幾輩子都用不完,華蘭的嫁妝雖然比不上老太太的,但也是足夠她這輩子生活的了。

袁家當初被捲入逆王叛亂案中,被褫奪爵位,罰沒家產,後來方案後又恢復了爵位,但也因為治家不嚴罰沒了十幾年的俸祿,因此袁家實際上是一個沒有什麼家底的勳爵之家。

華蘭一入袁家,她的婆婆就不斷地打她的嫁妝的主意,把華蘭的嫁妝拿去貼補大兒子和她娘家,為了不讓袁文紹維護華蘭,她往袁文紹屋裡塞了七八個小妾,試圖以此破壞夫妻感情。

面對百般刁難自己的婆婆,不怎麼維護自己的丈夫,以及屋裡一群花紅柳綠的小妾,華蘭沒有與她們硬碰硬,若是換做自作聰明的墨蘭,定然是想方設法地去和那群妾鬥。

而華蘭的做法真的是讓人大贊,她用三招就贏了全域,最後華蘭成了宅鬥中的人生贏家,不但擺脫了婆婆的控制,還左一個右一個地生兒子,婆婆送來的滿屋子小妾被丈夫打發地一個不剩,袁文紹對她疼愛有加。

第一招:對婆婆表面妥協,暗裡出招

華蘭入門第二日起,袁夫人就天天天讓她去站規矩,有時候為了為難華蘭,天不亮就讓華蘭過去,而她自己遲遲不起,讓華蘭站在屋外等。

後來華蘭懷了第一個孩子,挺著一個大肚子,還要忙前忙後地給袁夫人端茶倒水,一雙腳腫的路都不能走,還要日日去給婆婆三請安。

古代孝字大于天,無論華蘭心裡再怎麼不情願,為著這個孝字,她也必須得照做,袁老伯爺雖然是個明理寬厚的,但也不好插手婆婆管兒媳的事情,袁文紹更是個孝順的,雖然知道母親做的不合理,但也沒說什麼。

華蘭只好先暫時忍下委屈,不與婆婆硬碰硬,畢竟自己才新嫁過來,而袁夫人好歹在這個府裡混了幾十年,就算再不得人心,自己也是鬥不過她的,再說人家一家子骨肉之親,真的鬥起來,也未必有人護著自己。

袁夫人除了讓華蘭站規矩外,最喜歡做的就是打華蘭嫁妝的主意,袁家當初財產被罰沒,又被褫奪了十幾年的俸祿,男兒們只做事,不領俸祿,家中早已沒有了多少銀錢。

華蘭帶著十裡紅妝嫁到袁家,袁夫人一開始就盯上了這筆財富,這才一再打壓華蘭,以便好拿捏她,只要先治住了華蘭,那要讓她拿錢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嗎?

華蘭嫁入袁家沒兩年,嫁妝就被袁夫人以各種理由搜刮了大半,華蘭心裡也十分委屈,只是她知道自己不能明著和袁夫人對抗。

于是華蘭就有意無意地在丈夫和袁老伯爺面前透露婆婆總是打她嫁妝的主意,因為此事,袁夫人被老伯爺訓斥過好多次。

拿華蘭的嫁妝自己用或是貼補袁家也就罷了,袁夫人居然還要拿去貼補娘家和已經出嫁的女兒,華蘭覺得此事定能讓老伯爺大怒,于是就巧妙地把事情透露出去。

結果袁夫人被老伯爺一頓狠狠地斥責,還打了一巴掌,並且搬出當初老太太臨終前的遺言來嚇唬袁夫人:

你明裡暗裡算計了二兒媳婦多少家私?親家那是厚道和氣,才不與我們來計較!且不說嫁妝本是媳婦的私產,便是夫家急著周轉些,也不好太過了。你倒好,就差明搶了!你還要臉不要?

母親曾當著大姐和你我的面說過,你為人愚蠢貪婪,見小利而忘大義,難堪嗣婦,奈何已有兒女。母親臨過世前,叫我寫下休書,她自己親在後頭寫了話,言道,袁氏能起複爵位著實不易,實乃繳天之幸,再不可有任何紕漏,若你朽木難雕,累及家門,就不必顧忌你為二老守三年孝,盡可將你休出門去!那休書如今可還在祠堂祭桌上!

袁夫人總是偏袒大房,不拿二房當回事,時間長了,袁文紹對母親也有了意見,臉上現出不虞之色,忍不住道:

母親!若是旁的也就罷了,您開口就要華蘭的陪嫁莊子,那在京郊足有十幾頃良田,況且如今盛家就在近旁,這田地若有變動,當他們不知道麼?你你,你叫兒子以後如何在岳家抬得起頭來?你叫華蘭以後如何回娘家?

華蘭是個有大智慧的人,這麼多年被袁夫人不斷要求站規矩,索要嫁妝,她並沒有像其他女子那樣,怒氣衝衝找婆婆理論,也沒有哭哭啼啼地去告狀。

而是假裝孝順地順著袁夫人,借別人之口把話傳到能夠治住婆婆的人耳中,壞人由別人做,賢名自己當,這才是有智慧的女人。

袁夫人為了離間他們夫妻感情,塞了七八個小妾到華蘭屋裡,華蘭也咽不下這口氣,她就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與婆家姑姑壽山伯夫人合謀,讓姑姑買了一個良妾送給老伯爺,一來是為了解氣,二來是為了讓袁夫人沒時間管他們夫妻房裡的事情。

袁夫人果然開始忙碌起來,老伯爺的寵妾張姨娘是個良妾,一不能打,二不能罵,又是老伯爺寵愛之人,她只能急得跳腳,後來張姨娘還懷了孩子,袁夫人的生活更是精彩了,再也沒有時間來打擾華蘭的生活。

第二招:不與小妾鬥,抓住丈夫的心

華蘭屋裡的七八個小妾,個個都是不省心的,仗著自己是袁夫人的人,打量著華蘭不敢處置她們,一個個都不知收斂。

華蘭並沒有急著收拾她們,也沒有成天跟她們鬥來鬥去的,她客客氣氣對待每一個人,吃穿用度從不曾有過半分苛待,就連她們本身都挑不出毛病。

時間一長,華蘭在京中的名聲就傳揚出去,京中貴婦們無不誇讚華蘭懂事孝順,寬容大度,就連那個驕傲的壽山伯夫人都成為華蘭的頭號粉絲,在別人家或是自己家的宴會上,都在不斷誇華蘭,為華蘭說好話。

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袁家有個總是喜歡刁難二兒媳的偏心眼婆婆,而二兒媳從來沒有與她計較過,也都佩服華蘭的為人和韌性。

袁文紹雖然是個愚孝男,但是也不是全然沒長眼睛,看著母親如此刁難妻子,而妻子從來不計較,還是一如既往地孝順母親,對待妾室也是寬容大度,這樣的妻子實在難得,他也對妻子生出了憐愛之心。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