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祖母的公道終究被盛長柏討回來,歹竹出好筍,長柏不愧是人間理想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裡盛長柏人如其名,正直堅韌,忠孝禮節牢記于心。最欣賞的就是他為祖母討回公道,不惜大義滅親。用自己的行動證明世人之人不全是忘恩負義之人。

祖母突然暈倒,房媽媽束手無策趕緊請回明蘭,明蘭帶著趙太醫回盛家,看著昏倒在床上的祖母內心焦慮悲傷。太醫看過之後語焉不詳,只說年紀大了身體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盛紘和王若弗都深以為然,唯有明蘭意識到事情沒有那麼簡單,她悄悄留下趙太醫,詢問到底是怎麼回事,祖母嘔吐幾次疑似中毒,通過詢問得知吃了大娘子送來的糕點。

趙太醫一檢查發現其中玄機,有人用銀杏芽汁下毒毒害盛老太太。很明顯王若弗送來的糕點,但是她那個腦子想不出這麼複雜的計謀,明蘭果斷封府,逼問出來是康姨母背後主使利用王若弗。

這個時候,事情明朗,而盛紘並沒有為盛老太太討回公道的意思,他顧忌王家,顧忌盛家的名聲,想把這事壓下來,是明蘭強硬要求,不惜跟盛紘撕破臉皮,什麼名聲什麼地位什麼誥命什麼娘家,她都可以不要,她只要還祖母一個公道。

王家老太太帶著兒子媳婦上門,王老太太縱橫謀略,一方面給盛紘帶高帽子,一方面哭訴自己的不容易,盛紘幾度被說服,幸有明蘭以利益和名聲拉回來。

但是,王老太太拿盛長柏的前途和華蘭如蘭的名聲來威脅明蘭,明蘭被逼得兩邊為難。康姨母做錯事,王若弗也在其中,這勢必連累到長柏和華蘭如蘭他們,明蘭投鼠忌器,她的心中還是顧念盛家哥哥姐姐,王老太太無恥的利用她的不忍要脅。

在危急關頭,顧廷燁和盛長柏回來了,顧廷燁懟死王老太太,我們家娘子最溫柔賢慧孝敬長輩,如今卻被逼著喊打喊殺的,這年頭誰橫誰說話。

王家眾人和王若弗都認為長柏回來就沒事了,他肯定是要維護自己的母親的。王老太太直接就讓明蘭退下,家裡自有主事的哥兒。

哪裡知道長柏開口就是:兒媳毒害婆母,輕則處死,重則淩遲。這態度讓大家都驚呆了,這是要大義滅親啊!王老太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是什麼外甥啊!

長柏直言,主使的人是姨母,姨母雖然是血親明知道這事發危害卻依舊誆騙自己的親妹妹下毒謀害婆母,出了問題又拿妹妹出來當替死鬼。

而祖母明明跟盛家沒有半點血緣關係,這些年為了這個家殫精竭慮,所以拿血緣說話是最諷刺人的。舉頭三尺有神明,長柏不能讓上天都認為世人皆是忘恩負義之輩。

這話鏗鏘有力擲地有聲,長柏心裡是這樣想的,事也是這樣做的。

王老太太眼見長柏軟硬不吃,又故技重施拿出威脅明蘭那招來威脅長柏,看你能獨善其身嗎?

長柏更絕,我辭官,不要這前途也沒關係,該有的正義和公道他一定要拿出來,做到問心無愧。

這下就拿住盛家和王家的命脈,盛紘本是作壁上觀的,這一聽可慌了神,王若弗本來還在氣兒子站到老太太那邊,可是這下也顧不得那麼多,連說自己認罪,做什麼都可以,受什麼懲罰都接受,只要長柏好好的。王家舅母一句「這可是我們家最有出息的孩子了」說明一切。

是啊,王家和盛家同氣連枝,父親這一輩並不出眾,唯有長柏高中進士又受皇帝信任,是兩家看得見的出息和未來,這要辭官,兩家更沒有希望更進一步了。

因為長柏不把自己的前途優先考慮,王老太太便沒有制衡他的籌碼,只能任憑長柏處置了康姨母。

如果說明蘭對祖母的愛是炙熱而真誠,毫無保留沒有退路,那麼長柏對祖母的敬重更加難能可貴。

長柏是個真正把忠孝禮節做到骨子裡的人,他的為人處世,安身立命都是正直無私,不在乎外人的眼光,不畏懼前面的困難,他是個純粹的人。

相比起盛紘的自私自利,王若弗的潑辣莽撞,盛長柏確實算得上歹竹出好筍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