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蘭納征禮那天,盛家就察覺袁家是火坑,為何還要把姑娘嫁過去?

盛紘還在揚州工作的時候,大女兒華蘭就到了出嫁的年紀,由于華蘭被盛老太太養得知書達理賢慧持家,所有人都想著讓她高嫁一門好親事,最終由盛老太太介紹,盛紘親自把關,相中了汴京伯爵府袁二公子,袁家二老似乎也比較滿意准兒媳婦,答應親自到盛家下聘求親,沒成想等到了納征禮那天,來的人居然冷不丁換成了袁大公子夫婦。

其實從這裡就能明顯看出袁家不重視華蘭看不上盛家,更不用說袁文紹後來還慫恿顧廷燁和盛長楓投壺比賽贏取聘禮,要不是明蘭出面正大光明贏了顧廷燁,就算顧廷燁反應過來及時收手,盛家和華蘭的臉面也已經丟了一半了。由此可以也能預料華蘭嫁過去不會好過,畢竟袁家當著盛家長輩的面就已經開始下她的面子了。

袁家這一系列操作的目的非常明顯,就是要給盛家一個大大的下馬威,他們甚至都不怕婚事作罷,所有的手腳都動在了明面上,盛家就是想裝糊塗都難,可既然都察覺到袁家是個火坑,為什麼還要把姑娘嫁去他們家呢?

前面已經多次提及臉面問題,沒錯,盛家一輩子都被面子二字拖累,許是從盛老太太開始,她教給盛紘人活一張臉,隨後又教給了華蘭,告訴她臉面比一切都重要。于是盛紘在明知道忠勤伯爵府已經在走下坡路的情況下,還是將華蘭許給了袁家二公子,一是為華蘭能高嫁,二則是不想被別說攀龍附鳳。

等到袁家大張旗鼓帶著聘禮從汴京到揚州向盛家提親的時候,這樁婚事已經鬧得人盡皆知,華蘭本人都不得不忍耐下來,聽說自己的聘雁都快要被盛長楓輸掉的時候,第一反應想的居然是維護家中主君和主母大娘子的顏面,還得到了盛老太太的讚賞,可見這一大家子人都是在為面子而活。

就連起初聽說提親的人臨時變動後,口口聲聲說不嫁了的王大娘子,在得知聘船靠岸後,都只能不情不願地坐到大廳等待袁家上門提親,看見長楓即將輸光女兒的聘禮也沒提半句婚事作罷的話語,明顯是接納了女兒馬上跳入火坑的事實,因為比起婚後受罪,婚前取消親事更讓人丟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