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林小娘的孤單離世,還不能讓墨蘭看清盛紘對她的厭惡嗎?

墨蘭聽從林小娘的安排與梁晗私定終身後,即便被盛紘抓到了也絲毫不慌,因為她這麼多年來已經習慣了父親的偏愛,認定盛紘不會真拿她們母女怎麼樣,只要能夠嫁給梁晗當上伯爵府的大娘子,墨蘭堅信自己一定能給生母撐腰,從來都沒有想過林小娘會等不到她在婆家站穩腳跟的那一天。

收到林小娘死訊的時候,墨蘭一定不敢置信,但又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倘若她以為林小娘是被王大娘子或者盛老太太處死的,那墨蘭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回盛家求盛紘做主,既然她對林小娘的離世不聞不問,就說明墨蘭心中隱約能察覺到這事兒就算不是盛紘的意思,至少也經過了盛紘的同意,那她這個女兒在盛紘心裡多半也沒有位置了。

本以為墨蘭會就此認命在梁家後院好好經營自己的婚姻,沒想到她在獲得梁晗的同情之後,居然還有膽子回盛家作威作福,當眾提出要把林小娘的牌位挪去玉清觀,還要求盛紘出席林小娘的法事,好似完全沒把林小娘的死當回事,還以為盛紘對她們娘兒倆有感情呢,難道林小娘的孤單離世,還不能讓墨蘭看清父親對她的厭惡嗎?

其實早在得知林小娘孤零零在平嶺莊離世,牌位還被隨意存放在義莊的時候,墨蘭就清楚林小娘在盛紘心裡永遠也無法翻身了,所以她才要帶著梁晗一起回娘家,借著永昌伯爵府的面子給盛紘施壓,明知此舉會引起盛紘的反感,墨蘭還是義無反顧這樣做的,可見她並不在乎自己在父親眼中的形象變得更差。

這事兒過後,墨蘭很長時間都沒敢再回娘家,直到盛老太太傳來被賊人嚇病的消息,又聽說王大娘子連夜回了宥陽老家,墨蘭才鼓足勇氣到盛家一探究竟,因為她猜到王大娘子肯定是犯了什麼錯才會被趕走的,而從前林小娘想要保住寵愛,都得靠拉王大娘子下水,趁著盛紘對正妻失望的機會小化自己的錯處,于是墨蘭才馬不停蹄來到盛家。

若是從前,盛紘見到墨蘭一定會忍不住跟她訴說心中的苦悶,但是這一次盛紘卻是一副毫無波瀾的樣子,墨蘭便不敢提林小娘半個字,只能一個勁兒地哭訴他們的骨肉之情。畢竟林小娘只是一個妾室,盛紘對她無情也就算了,墨蘭可是他的血脈至親啊!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呢,她不相信盛紘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也會如此無情。

事實證明,墨蘭在盛紘心裡的位置確實是比林小娘要重一點,他可以狠心讓冬榮對林小娘下死手,卻不能對自己看著長大的女兒徹底斷乾淨,要不是有長柏的提前警告,或許盛老太太中毒的來龍去脈,就是由盛紘講給墨蘭聽的了,由此可見,墨蘭的無恥並非是妄想,她是太了解盛紘的軟肋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