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最長壽兒子:手握重兵卻未參與九子奪嫡,78歲壽終正寢

自古以來,每當政權更迭時,總會引發一場腥風血雨的爭斗,即便是骨肉血親,在面對至高無上的皇權時還是選擇了將長刀指向自己人。

春秋時期齊國五公子之亂、李唐初年玄武門之變、清朝康熙年間的九子奪嫡等等,這些都是歷史上伴隨著政權更迭而產生的奪嫡之爭。

康熙朝的九子奪嫡是歷史上最漫長且最盛大的奪嫡之爭,在這場政治斗爭結束后,不少康熙的皇子都被清算,而十二阿哥胤祹卻能手握重兵得一善終。

十二阿哥胤祹其人

蘇麻喇姑是孝莊太后的侍女,隨侍陪嫁到清廷后宮,年少時的康熙曾多次受到蘇麻喇姑的照顧,在他患病時也是蘇麻喇姑衣不解帶的悉心照顧下痊愈,對于康熙來說,蘇麻喇姑是像孝莊太后一樣值得尊重的長輩。

在孝莊太后去世后,蘇麻喇姑被康熙皇帝留在宮中榮養,為了慰藉蘇麻喇姑的晚年生活,康熙皇帝將年僅兩歲的胤祹送到她的身邊,由她親自教養。

蘇麻喇姑作為康熙皇帝曾經的啟蒙老師,在她的照看下,胤祹即便不被康熙皇帝寵愛,也能平安順遂地長大。蘇麻喇姑本性堅韌且多才多藝,在她的親自教養下,胤祹長成了一個心胸寬廣秉公持正的人。

胤祹二十四歲之前,一直像一個小透明一樣在皇宮長大,在二十四歲時他被封為貝子,之后才逐漸走進眾人的視線,康熙皇帝也漸漸對這個兒子親厚起來,幾次巡視也讓他隨侍在側。

九子奪嫡

康熙皇帝膝下共二十四個兒子,最得他看重的便是赫舍里皇后所生的二阿哥胤礽。

在那個信奉嫡長子繼承制的時代,胤礽雖沒有占據長子的優勢,但他是正妻皇后所生,是實打實的嫡子,因此,在他兩歲時就被康熙皇帝立為太子。

按理說早早被立為太子的胤礽只需要等到皇帝百年后自動繼位即可,但隨著胤礽年紀漸長,野心也逐漸膨脹,他利用自己太子的身份,不斷拉攏朝臣,培植了不少的勢力。

所謂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即便這個人是自己的兒子也不行。太子的行徑傳到康熙皇帝耳中后,皇帝一氣之下廢了太子,第二年又復立,重新登上太子之位的胤礽非但沒有吸取教訓,反而變本加厲,結黨營私,意欲報復康熙皇帝。

如此一來,康熙皇帝對這個兒子徹底死心,不僅再一次廢了他的太子之位,還將他圈禁起來,至死不得出。

胤礽被廢后,盯著太子之位的幾個皇子之間早已暗流涌動。四阿哥胤禛原本是站在太子一方,但太子倒台后他決心與其他兄弟爭一爭,便與十三阿哥胤祥結成一派。

八阿哥胤禩、九阿哥胤禟、十阿哥胤祺將十四阿哥胤禵推至台前,形成兩黨對立的形勢。

大阿哥胤禔、三阿哥胤祉則在一旁觀望,本想坐山觀虎斗,坐收漁翁之利,卻不曾想康熙皇帝親自將胤禔胤祉二人處置,斷了他們繼位的可能性。

后來康熙病重期間,十四阿哥胤禵被遠派,遠離了京城,失了先機,在康熙去世后,四阿哥胤禛在隆科多的支持下登上皇位,成為了新一代的帝王。

保持中立,獨得善終

就在八阿哥胤禩與四阿哥胤禛兩黨爭斗的你死我活時,十二阿哥胤祹逐漸在朝堂占據一席之地。

康熙56年,胤裪奉命主持操辦仁憲皇太后的喪事,仁憲皇太后是康熙皇帝的嫡母,這場喪事必定要辦得隆重,讓世人看到皇帝的孝心。

胤祹也自是不負眾望,將這件事辦得漂亮,康熙也看到了這個一向被他忽視的兒子出眾之處,他開始重視起這個兒子,每每交代給胤祹的任務,他都能完成的很好,康熙便將內務府總管一職交給胤祹。

在九子奪嫡時期朝堂暗流涌動,做為手握實權的成年皇子,十二阿哥胤祹早早就表現出無心皇位的想法,因此八皇子黨與四皇子黨都暗中拉攏他,但胤祹自幼被生母定嬪和蘇麻喇姑教導,立身持正,在奪嫡之爭中始終保持中立。

康熙六十一年,九子奪嫡落下帷幕,雍正皇帝登基后開始對自己的兄弟實行清算,現在他對立面的康熙皇子們或喪命,或圈禁,即便是沒有參與奪嫡的皇子也被邊緣化。

而胤祹因為自身立場堅定并且受康熙皇帝看重,在朝堂擔任要職,為了籠絡胤祹,雍正加封他為履郡王。

但雍正多疑的本性讓他始終對自己的兄弟不能完全放心,于是他找了借口將胤祹的爵位由郡王降為貝子。

可即便是雍正的作為讓人心寒,胤祹也沒有說過他的一句不是,反而坦坦蕩蕩地接受了雍正的安排,盡心盡力做好自己的本職,久而久之,雍正也看到了他的忠心,重封他為履郡王。

到了乾隆皇帝繼位后,胤祹安分守己認真負責的態度拉滿了新皇的好感度,他被封為履親王,在朝政上乾隆對他也十分信任,很多政務都交給經驗豐富的胤祹處理。

乾隆不僅對胤祹給予極大的信任與尊榮,對于胤祹的生母乾隆也十分孝順,在她九十大壽時還親自到場祝賀,在皇權至上的時代,這樣的禮遇是十分少有的。

人人都說胤祹遺傳了其母親長壽的基因,所以才能活78歲高齡,但他能夠壽終正寢與其自身的處事之道密不可分。

在其生母與蘇麻喇姑的教導下,養成了他不爭不搶,秉公持正的性格,而他也難得人間清醒,從始至終對皇位沒有產生過占有欲,在九子奪嫡的激烈時期他選擇置身事外,不僅讓康熙皇帝對他心生信任,也讓他在下一任君主心中刷了一波好感。

胤祹能夠歷經三朝仍手握重權,除了他的品行端正之外,他處理事情有條不紊的能力也讓皇帝看到了他的價值,正是他這種不爭不搶的態度,安然自得的性格和出眾的工作能力讓他在皇權更迭中安穩無虞,即便是古稀之年仍受重用。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