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賀老太手段如此厲害,為何不早處置賀圣母和曹表妹?

《知否》原著里,賀老夫人一出場就帶給人一種快活樂天的鄉村老太形象。

她頭髮烏黑,身材豐腴,面色紅潤,臉上布滿笑紋,見人就笑呵呵的,甚是開朗熱忱,讓人見之可親。

就連盛明蘭都詫異:「這賀家老太太只比祖母小兩歲,可看著卻像小了十來歲似的。」

這樣一位老太太真的很難與手段厲害聯系在一起。

房媽媽告訴明蘭:「這才是真正厲害的,臉上跟彌勒佛一般,下手卻利索干凈。」

要知道,這位老太太曾是高嫁,家世相貌都一般,嫁得又是個花心男。而,她硬是管得自家老公一個庶子庶女都沒有,最后只能守著幾個老姨娘度日,夫妻倆還恩愛得歡。

如果,她手段不厲害,又怎麼可能過上如今的生活。

那,疑惑來了。 既然,她有這般手腕,為什麼又要容忍賀圣母和曹表妹這麼擾亂賀弘文的婚事,直到盛明蘭定了顧廷燁后,才徹底爆發呢?

她完全可以早點處理掉這個意外的麻煩。

要想得到這其中答案,我們就要走進這位老太太的心里,看看她究竟是怎麼想的。

賀老夫人與盛家祖孫倆,在納妾態度上的差異

古代女性和現代女性的思想差異是很不同的。其實,不要說古代女性,就是相隔一代的女性之間,思想都有很大的不同。

所以,才有「代溝」這個詞的出現。

賀老夫人也一樣,她與大多數古代女子有著相同的價值觀。她并不認為納妾是多麼要緊的事情。

她認為,只要正妻有手段,幾個妾又算什麼,還不是任由自己拿捏。

她不就是這樣過來的嗎?而且,成效顯著,滿堂兒孫俱是她的骨血,剩下的幾個老妾早已不見。如今,老夫老妻也過得和美。妾的問題在她看來,根本就不算什麼。

她唯一覺得不好意思的是,盛明蘭畢竟是她老姐妹兒的孫女,還沒進門,就給人備好了妾室,這讓她臉上掛不住。

再加上,她與盛老太太相識已久,多少了解這個老姐妹兒的脾性。不用猜也知道,盛老太太私底下一定還給她通過氣,說明了自家找對象的一些要求。

所以,她才會在賀母抹著眼淚求她讓曹表妹做偏房時,一拍桌子,重重地回一句,「想也別想」。

這是,因為她早就知道盛老太太的心意。

但本質上,她并不認為賀弘文納妾有什麼問題。

她可能還會在心里想:「賀家男人都有妾,憑什麼你盛家女兒就特別金貴?非要一支獨秀,一個妾也容不下。」

就像,原著里的海家一樣。外面人,都知道海家媳婦容易當,可誰要娶了海家女兒,可就不能納妾了。這就造成,海家門第雖高,可海家女兒并不好嫁,甚至還被人詬病。

而,盛明蘭不過是四品官家的庶女,又怎麼能跟海家這樣的家世比呢。

賀老太太心里多少也有些看法的。

這也是有些書友會認為:賀老夫人一開始對曹家的不作為,就是為了故意打壓明蘭。

但,她們的理由卻是,賀老太太跟妾室斗了一輩子,看到孫子對盛明蘭如此專一,受到了刺激,所以才任其曹表妹給明蘭添堵。

我認為賀老太太還不至于因此就嫉妒明蘭,轉而故意打壓她。

她的著眼點也根本不在這個地方。她最在意的還是賀弘文這個孫子未來的前途。

原著里,她就對賀母說:「盛家這親事是再好不過的。你公爹年紀大了,眼看就要致仕。得替弘文尋一門能依仗的岳家。高門大戶的嫡女我們攀不上,低門小戶的又不好,尋常人家的庶女上不得台面。只有明蘭最妥貼不過,父兄俱在朝為官,家底富足,雖是庶女,那容貌性情卻是一等一的,在家又得父兄嫂子疼愛,她又是我那老姐姐一手帶大的。她過門后,定能輔助弘哥兒。」

賀老夫人和古代大多數女性一樣,都不是沖著所謂的「愛情」去經營婚姻的。她與盛老太太的想法完全不同。盛老太太當初是低嫁給探花夫婿,是沖著真愛去的。

其實,在賀老夫人眼里,她那個老姐妹和明蘭對于婚姻的看法,反而是少數的異類。

更何況,曹表妹無論是家世還是樣貌都沒有辦法和明蘭較量。一個不能生育的妾,根本就沒有威脅性。再者,她的孫子又心系明蘭。

正如,她對盛老太太所說的:「自打那年我和他提了明丫頭后,他就一心一意地等著,別說外頭的酒宴應酬,就是家里的丫頭也不多說話的。明丫頭也是沒得挑的,我常想呀,這兩個孩子若能好好過日子,可真是天賜良緣,別提多美了。」

從這一點來看,她也不會故意去打壓明蘭。反而,認為曹表妹就算是親戚,以后明蘭不容易拿捏,也還有她和賀弘文的幫扶,定不會讓明蘭受委屈的。

本質上來說,賀老夫人對曹表妹之前的不作為,無非就是根本沒有拿她當回事。只要,曹表妹不是做她孫子的正妻,她都覺得無所謂。

她與盛家祖孫倆,對于納妾的看法,本就存在代溝。這樣一來,她一開始不積極懲治賀母和曹表妹也在情理之中了。

賀老夫人對待賀母與盛明蘭,有情分上的差距

賀老夫人雖然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但也絕對不是一個惡人。

房媽媽就對盛明蘭點評過賀老夫人的為人:

「若是光裝出一副好模樣,心里卻狠毒卑劣,不但傷了陰節,一輩子還累得慌。好好瞧瞧這位賀老太太,她才是真本事。快快活活過日子,從不氣到心里去,誰都熬不過她。」

這樣的人該出手時,決不手軟,但心眼不見得有多壞。

所以,她對于青春守寡的賀母一直是相當憐惜的。只要不扯上原則性的問題,她都會盡量滿足賀母的要求。

賀母最初是有意愿讓曹表妹做她媳婦的。

但,賀老夫人干脆利落地否決了,不讓她們癡心妄想。后來,因為得知曹表妹不能生育,賀母又尋死覓活,所以最終,賀老夫人在曹表妹進門為妾的問題上,是做出了妥協的。

這妥協里,主要就有她與賀母二十年來的婆媳情分。

對于,賀老夫人來說,一邊是還未過門的孫媳婦,一邊是二十年來的婆媳情誼,作為長輩,她沒有理由太削媳婦的面子,轉而無條件的高抬明蘭。

而且,對于她來說,以明蘭的身份,只要她好好與盛家說道,曉以原由,相信這樁婚事也是板上釘釘的。再加上,賀弘文對明蘭的心意,這輩子也只會有曹表妹一個妾室。這樣的條件,對于古代女性來說,已經很不錯了。

確實,盛明蘭此時最好的選擇也只有賀弘文。對于賀家來說明蘭就相當于是煮熟了的鴨子,飛不走。

事實上,如果沒有人截胡,盛明蘭的確是要嫁進賀家的。

所以,對于賀老夫人來說,此時也沒有必要對賀母和曹表妹實行什麼雷霆手段,完全沒必要嘛。

賀老夫人,不是那種會故意找事的人。只要不扯上她在意的事,她都可以裝一時糊涂,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過得自在。

賀老夫人不作為,賀弘文才有機會獨當一面

賀老夫人不出手,賀弘文才會為了明蘭去面對賀母與曹家的逼迫。

這麼多年下來,賀老夫人心里很清楚賀弘文跟他媽一樣是心軟之人。雖然,這沒什麼不好,但是要獨立撐起門戶,還是要有相當的決斷。

她也盤算過自家孫子性格上的軟弱,也可以找個有手段的媳婦來彌補。可是,終究還是沒有他自己能果斷決事來的妥當。

再加上,賀弘文對明蘭的心意,賀老夫人早就瞧在眼里了。自然知道,只要盛明蘭不妥協,自家孫子一定會有所作為,還不如靜觀其變。

畢竟,她是老了,哪天閉眼,誰也說不準。她也不能守護賀弘文一輩子。

正如,盛老太太說的:「要靠老人家彈壓才成的,也不是什麼好親事。還是要看看賀弘文的意思。」

盛老太太都能想到的,她那老姐妹又怎麼會想不到。

果然,賀弘文從一開始對曹表妹的優柔寡斷,甚至不惜把明蘭推到前面去擋事,到后來果斷整治曹家,還隱瞞自己的母親,變化速度讓人驚訝。

看來,人真的是能逼出來的。

其實,賀老夫人對賀弘文的成長也是很滿意的。

她對她那老姐妹說:「你知道我素來憐惜我那青春守寡的兒媳。這回倒是我那孝順的孫兒豁出去了。瞞著他娘,央求他祖父告了曹家,將她們逐出京城。」

聽完這些,連見識不少的盛老太太都吃了一驚。

不僅如此,在曹表妹自盡未遂,道出實情,說自己不能生育后,賀弘文雖然決定納她為妾,但條件卻是要與曹家斷絕親戚關系,并立字為據,不然就不讓曹表妹進門。

這次的賀弘文意志堅定,知道自己要什麼,就算曹家怎麼罵他狼心狗肺,甚至被曹姨媽扇了一巴掌,也不為所動。

賀老太太這下徹底放心賀弘文了。

原著里她這樣說道:

「這話說得無情,我倒覺著好。一個不能生的妾室定是一顆心朝著娘家的,到時候曹家再來擺親戚譜,日日打秋風要銀子,賀家還有寧日?不計弘哥兒將來娶誰為妻,這事兒都得說明白了。不能一時憐憫,弄個禍根在家里埋著。」

賀老太太心里盤算,盛明蘭能進賀家門當然是最好的結果,但如果介意多了一個妾,就不愿入賀家門,也是沒關系的。至少,她的孫子因這件事,也克服了性格上的軟弱。

要知道,這個世界上人情才是最難處理的。更何況,古代是個人情社會。賀弘文連這一關也過了,她也沒什麼好擔心的了。

所以,她對賀母與曹家的不作為,很大程度上也是為了讓賀弘文自己去成長。

賀老夫人所有的著眼點,都是賀家門楣和兒孫福祉

賀老夫人并不關心,賀弘文與盛明蘭之間到底有多少真情。她最關心的還是賀家門楣和兒孫的幸福。

賀老太太相中盛明蘭,只是因為她覺得明蘭最適合成為賀弘文的妻子。

她選中明蘭作為未來的孫媳婦,也是貨比三家的結果。

這也無可厚非,看看盛老太太與盛明蘭也是挑選了不少,才最終確定的賀弘文。

但,賀老夫人沒想到,盛明蘭居然被截胡了。

這個截胡的對象,就是那個姓顧的家伙。偏偏這個家伙,是他們賀家只能仰望巴結的對象。

賀老太爺致仕,賀家子孫還要在官場混。賀老夫人是個聰明人,她知道與盛家糾纏無益,還不如把事情做得漂亮些,讓盛家祖孫倆感念她的好處,將來她賀家有什麼事,盛明蘭也會鼎力相助。

這才是聰明人的做法。

但,這件事還沒有完,她心里多少也怨恨那兩個罪魁——賀母和曹表妹。畢竟,手上曾有人命的賀老夫人不是圣母,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好人。

她的信條是:「別人要我死,我自可要別人死,天公地道。」

有仇必報的賀老夫人,其實早就看賀圣母和曹表妹不順眼了。之前,她不過是礙著賀弘文的面子,又想著她與賀母多年的情分,再加上她們也沒鬧出什麼實質性的亂子,自然可以放一放。

而,如今盛明蘭飛了,再看看新定的孫媳婦人選,又處處不如之前的盛明蘭,心里自然有氣。再加上,賀圣母和曹表妹還不消停,繼續往曹家寄大把銀子,簡直把她們賀家當成了搖錢樹,把她的孫子當成了冤大頭。她又怎麼可能放過這兩人。

她使用雷霆手段,把曹表妹帶回白石潭老家軟禁,如果還不聽話,就直接把她送進罪婦庵。她還告訴賀圣母和曹表妹以后再想團聚,就等上二十年吧。

二十年后,以賀圣母的身體狀況,怕是早就掛了。曹表妹那時也老得沒法爭了,還怎麼揩賀家的油。

她對賀圣母說:「弘哥兒是你生的,可也是賀家子孫,由不得你拿去給曹家做人情。若弘哥叫她們纏上,那一輩子就完了。我不能看著弘哥兒礙于孝道,被你這個做娘的生生拖累死。如果那樣,我寧可當一回惡婆婆,看著你去死。興許你覺得曹家比你親兒子要緊,但我卻是個黑心腸的,只覺得自己的孫子才頂頂要緊。」

賀老夫人并不在乎賀弘文多納一個妾室,妾室再嫁她也覺得沒什麼。但,賀圣母和曹表妹觸犯了她的底線,傷害了她最在意的人和事。這就怪不得她出手狠辣了。

其實,盛明蘭也知道這其中道理,就像她當初面對永昌侯夫人的厚待一樣。她知道自己沒有多金貴,不過是一個四品官家的庶出女兒。她有自知自明,一個侯爵夫人對她一再相看,其中必定有妖。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也不會無緣無故地掉下餡兒餅。凡事都應該多想一層,才能避免占小便宜,吃大虧。

同樣的,明蘭也很清楚,賀老夫人之前對她的厚待,除了她自身條件也不錯以外,更主要的還是賀老夫人與盛老太太的那份交情。

不然,以她這麼抵制賀弘文納妾的態度,賀老夫人怕是早就不爽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