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最後一面,魏嬿婉的四段話,是如懿學不會的人間清醒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魏嬿婉被賜死,到了臨死的那一刻,她的心竟然是滿心舒展的。在這深宮之中,守著弘曆這樣一個多疑薄情的人,她早就忍夠了。她太過於愛自己,太過於在乎榮華富貴和萬人之上的尊榮,只要還有一線生機,她就不會放棄。只有到了臨死這樣的時候,她才敢於去真實地做她自己。

真實的魏嬿婉從來不是什麼膽小如鼠的溫婉女人,她心狠手辣,早就看透了弘曆,也恨透了弘曆。她從來都跟弘曆是一種人,視真情和人命為草芥。在這樣的時刻,她再也不必裝了。

在電視劇《如懿傳》裡,乾隆皇帝後宮的三千佳麗運籌帷幄,勾心鬥角,上演了一場又一場的宮鬥戲,足足賺夠了觀眾朋友們的眼球。作為一人之上萬人之下的皇帝的嬪妃,這三千佳麗自然出身名門,身份高貴,但有些嬪妃,細究其族譜,卻是出身平凡甚至卑賤。

例如,出身下五旗的宮中侍女魏嬿婉;南府琵琶樂伎出身的白蕊姬,再比如,最早是嫡福晉富察氏身邊的丫鬟,是包衣出生,也就是奴才的後代的儀貴人……

魏嬿婉和如懿的最後一次見面,在幽冷寂寥的翊坤宮。

這樣的幽冷寂寥,永壽宮也曾經有過,但永壽宮的主人,很快翻身了,而翊坤宮的主人卻已經做好隕命的準備。

勝者為王。

如懿第一次見到嬿婉是在一個雨天,淩雲徹撐著一把油紙大傘,小心護著個雙手捧著黃牡丹的宮女,他們的神色都是小心翼翼,可彼此眉眼間卻是深深的歡喜,仿佛這樣走在雨中,是人生極快樂的事情。

後來,如懿是盛寵的嫻貴妃,魏嬿婉跌入啟祥宮的煉獄;

再後來,飽受虐打的小宮女賭上自己一條命,終於飛上枝頭成了小主。

十八年浮沉,曾經的卑微小宮女俯身仰望的貴婦,困頓于寂寥孤宮,魏嬿婉卻已六宮稱尊,而當年那個為她打傘的男子,早就魂消雲天外。

這兩個纏鬥多年的女人,最後一面見得平靜。

于如懿,她心愛的男子,心愛的孩子,她的青春,她的來日,全部折墮在了這裡,成了紅牆之下的暗沉餘灰。烏拉那拉氏的親族只剩遠親,額娘與兄弟相繼謝世後,她真正成了一個無家可歸之人。

這時的魏嬿婉,產下皇帝第十七子永璘未久,盈盈而坐,清豔華貴,再不復當年含悲忍辱的小宮女模樣。

兩個女人雖然湊不成一台戲,嘴巴卻不肯消停,互諷妻不妻妾不妾,而實際上,她們兩個確實也都妻不妻妾不妾。

但魏嬿婉的四段話顯示出的通透,卻是遠遠高於混跡深宮三十餘年的如懿了。

皇上歷來新寵不斷,舊愛不忘……我也曾想過鬥盡一個又一個女人,消除一個又一個新寵。可以後來我發覺,我耗盡了力氣,費盡了心血,鬥倒一個女人,只是讓另一個女人更快地成為他的新寵。我才明白,對於一個多情的人,要訣便在一個多字。宮裡的女人越多,他才會越顧不過來,人人爭寵,便沒有了專寵,沒有了專寵,我的日子便安穩了。

這段話按我們現在的說法,就是只有彩旗飄飄,才能紅旗不倒,如果只有一面彩旗和紅旗對峙,這才最危險。

其實如懿並不是容不下彩旗,甚至她自己做一面彩旗也無妨,但她必須是皇帝最愛的那面旗幟,她不接受皇帝愛別人多過她。

新建的寶月樓上,皇帝眸中情意恨不能纏繞到寒香見身上,他對這個寒部女子小心翼翼,甚至帶點討好的意味,如懿看著皇帝眼裡柔情似水,心底酸楚之極。

她聽到皇帝對寒香見道:「可是朕從來沒有這麼喜歡過一個女人。朕有過那麼多女人,寵過那麼多女人。曾經喜歡的一個,朕扶著她坐上了皇后之位。可是朕直到見到你,才發覺原來男人對女人的喜愛不只是可以細水長流的,它可以像地底的火山一樣,埋了上千年,轟然全噴了出來……」

她的少年郎,把她稱之為「曾經喜歡的一個」,如懿感覺眼前的世界是粉碎的雪片,冷冷地打在心上,每一次呼吸都有挫磨的痛。

其實很好笑,一個年過四旬的婦人,已經不知道多少次受到來自枕邊人的猜忌、懷疑、冷待,兒女接連被害死也討不回公道,她居然只沉浸於自己「失戀」的悲傷裡不可自拔。

在後宮中,去追逐皇帝的真心?皇帝有真心嗎?當然有。只不過今天賞你一點兒,明天賜別人一點兒,這樣的真心,誰稀罕誰蠢唄。

皇帝癡迷寒香見,魏嬿婉固然也心頭發酸,可她「歡歡喜喜」地接受了,一個無法生育的女人,也礙不著她什麼,縱然皇帝去永壽宮少了些,魏嬿婉也並不少一個接一個地生孩子。無家世,君恩靠不住,唯有孩子,才是未來歲月裡的倚靠。

如今我也算看透了。孝賢皇后對著皇上事事謙和忍讓,從不頂撞,結果皇上卻覺得她過於端方而失情趣,偏就喜歡姐姐你直率敢言。可是等你成了皇后,直率敢言的好處便成了對皇上的不知恭敬,事事冒犯。所以皇上便喜歡我的溫柔嫵媚、恭順婉約。連您的閨閣氣度、知書通文都比不上我得皇上點撥後才一知半解的溫順機慧。果然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了。

時移世易,如懿一直不滿於對她說過「你放心」的那個人,變得如此剛愎涼薄,可只有皇帝變了嗎?如懿又何曾還是那個歲月最初的青櫻?她固然受了許多冤屈,可她即便將死,也不敢告訴皇帝,是她害死了他心愛的嫡子永璉吧?

後期的如懿和皇帝,兩兩失望,彼此相厭。其實退一步,是自己的海闊天空,而如懿每一次都選擇冷言相對。不肯服軟,挑釁皇權,究竟算不算一種勇氣?或者說除了讓自己掉入更悲涼的境地,還有什麼作用?

斷發祭去了的青櫻弘曆,祭奠和悲傷,原本是自己的心情,非要表現給那個她已經失望了的人看,這究竟是不是一種矯情?

我知道我出身寒微,能有這樣的機會來之不易,我不奢求情愛,不渴望家族榮寵,我十分簡單地只想做皇上的寵妃,過越來越好的日子。而你呢,有了榮寵想要尊位,有了情愛還奢求尊嚴和底線。你要知道,身為皇上的女人,身子髮膚榮辱生死都是皇上的,你求得越多,想要守護得越多,便越是告訴旁人,你的軟肋有多少。

如懿最得意的時候,情愛、鳳位、兒女都齊全了,可是人有得意就會有失意,你在意的東西都是你的軟肋,當你失意的時候,你守護的東西就難以保全了。

年少情深、藍顏、兒女、養子,如懿一個接一個地失去。

而出色的永琪,是魏嬿婉必須斬斷的一條如懿有可能藉以翻身的後路,若永琪在,萬一他來日登上大位,顧念養育一場的情分,將如懿尊為母后皇太后,那魏嬿婉這個皇貴太妃該如何自處?更何況,還關乎永琰的遠大前程。

臨走前,魏嬿婉說了最後一段話——

這個世上唯一能贏過你的,不是我,不是香見,也不是孝賢皇后。我們都不是,唯有皇上。要你生,要你死,全在於他……我贏不了姐姐,可我能借著皇上活得比你久,比你好就成了。

這段話,同十六年前,如懿登臨鳳位前夕,太后教導她的如出一轍,可惜如懿從來都沒有真正聽懂。

帝后夫妻,謹記先君臣後夫妻,皇權是用來倚靠的,不是拿來對抗的。

在後宮編織愛情的人,連殘夢都留不住。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