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為何顧廷燁見了盛明蘭一面后,就成功抱得美人歸

眾所周知,為了娶到盛明蘭,顧廷燁算計了整個盛家。

他先是通過盛家的人(劇版是盛長柏,原著里是盛華蘭袁文紹),向盛家透露出了求親之意,誰想娶盛家嫡女,而王氏一門心思想把女兒盛如蘭嫁入高門,超過嫁入永昌侯府的盛墨蘭,見顧廷燁求親,自然馬不停蹄地答應了。而顧廷燁是皇帝親信,與其聯姻對盛家有很大的好處,盛紘自然也不會拒絕。

接著,為了避免小秦氏打著長輩的旗號插手自己的婚事,也為了讓盛家騎虎難下不得不把女兒嫁給他,顧廷燁故意在皇帝面前透露口風,說自己要迎娶盛家姑娘,皇帝對這門親事很滿意。

然后,他把曹錦繡一家給送了回來,讓曹錦繡及時出場,破壞賀弘文與盛明蘭的婚事,再想盡辦法讓盛如蘭與文炎敬的事情曝光。

這樣一來,盛家不可能再把盛如蘭嫁給他了,而為了保全顏面,為了給外面、皇帝一個交代,盛家又必須嫁個女兒給顧廷燁,而此時,盛家沒嫁人的姑娘就盛明蘭一個了。

顧廷燁想娶盛明蘭,為何不直接上門求親,而是費盡心機算計所有人呢?

01.他想娶盛明蘭,沒那麼容易,搞不好會傷害到盛明蘭;

顧廷燁之所以費了這麼大功夫,去求娶盛明蘭,主要是因為3點。

首先,他與盛明蘭門不當戶不對,直接求娶的話,很容易把盛明蘭置于不利的境地。

顧廷燁是什麼人?他是寧遠侯府的嫡子,雖然跟寧遠侯府鬧得不可開交,但是身份擺在那里,再加上他又從龍有功,深受皇帝器重,是炙手可熱的權貴,在京城里,想把女兒許配給他的人家大有人在。

而盛明蘭呢,只是沒有任何爵位傍身的盛家的小小庶女,跟顧廷燁的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一旦顧廷燁明打明地求娶盛明蘭,必然會引起滿城風波,惹來不少流言蜚語,這對盛明蘭來說不是好事。在那個年代,女子的名聲大于天。

其次,以王氏的心性,若是顧廷燁繞過盛如蘭,直接求娶盛明蘭,她絕對會不依不饒的。

王氏作為嫡母,算不上太壞,不至于像康姨母那樣殘害妾室庶子庶女,使用惡毒手段傷害他們,可是,王氏也算不上太好。

如果你只是個小透明,不受寵,前程也遠遠沒有她的子女好,王氏也不會為難你,懶得搭理。可是,你要是搶了她和她的孩子們的風頭,王氏就會心生妒忌,就會坐不住了。

要是顧廷燁繞過盛如蘭求娶盛明蘭,絕對會讓王氏怒火中燒,得罪了嫡母,對盛明蘭來說不是好事。

最后,也是最麻煩的一點,那就是顧廷燁名聲太差了,看起來不是良人,盛老太太十有八九會拒絕這門親事。

顧廷燁悠悠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三根修長的手指穩穩托住茶托,放在幾上,才道:「要結一門親事不容易,但推掉一門親事卻換太難。齊大非偶,輩分有差…什麼借口都成,何況我又素行不端,你家老太太脾氣拗,硬是不肯,你父親也沒子吧。」

不出顧廷燁所料,盛如蘭和文炎敬的事情敗露后,盛紘和王氏無奈之下,想拿盛明蘭頂包,讓盛明蘭嫁給顧廷燁,把盛老太太氣壞了,死活都不肯松口。

老太太被惹毛了,拿出當年和盛老太爺鬧婚變的架勢大發雷霆,破口大罵的唾沫星子幾乎噴了盛紘一頭一臉,而盛紘逆來順受,牛皮糖一般苦苦哀求,一會兒下跪一會兒流淚,親情,道理,家族名譽,口若懸河,滔滔不絕,直把老太太繞暈倒在床上。

為了打破僵局,顧廷燁決定從盛明蘭這里入手,讓盛華蘭打著她懷孕了想見母親妹妹的旗號,把盛明蘭約了出來,兩個人好好談一下。結果,事成了,盛明蘭同意了這門婚事,帶話給盛老太太后,盛老太太也答應了。

為何顧廷燁見了盛明蘭一面后,就成功抱得美人歸?只因他掐中了盛明蘭和盛老太太的軟肋,話說到了他們的心坎里去。

02.他一番話,給予了盛明蘭安全感,讓盛老太太看到了他的真心。

作為盛家六姑娘,盛明蘭最缺的是什麼?就三個字,安全感。

她本來是21世紀的青年,有著幸福的原生家庭,備受父母和兄長的疼愛,考上了公務員,日子過得很幸福。

可是,一場突然其來的災禍結束了姚依依的生命,讓其變成了封建時代的一位官員家的庶女。在這個時代,女子被封建禮教牢牢地束縛住了,被壓得喘不過氣來。稍有不慎,她名聲被毀,一生就完了。

她之所以堅定不移地拒絕齊衡,不給他一次機會,不是因為不喜歡,而是因為她知道,他們沒有可能,一旦她抱了期待,就很有可能萬劫不復。

她不喜歡刺繡,手指上都是細細的傷,不喜歡王氏林姨娘和墨蘭,不喜歡在不高興的時候還得笑,不喜歡在討厭的人面前裝可愛乖巧,不喜歡什麼新衣服好東西都要讓別人先挑,不喜歡什麼委屈都得裝傻過去……好多好多不喜歡,可她都得裝的喜歡!有什麼辦法,她得活下去!

為了活下去,她不得不忘記自己曾是姚依依,自己也有情緒,也有想要的,也心不甘情不愿,也想活得自在一些。

她裝傻充愣,面對心愛的東西不敢爭奪,不得不討好自己不喜歡的人,都是因為沒有安全感,為了在這個對女子無比殘酷的古代存活下去。

而她的想法被顧廷燁看穿了,一番話揭開了盛明蘭的傷疤,也說盡了盛明蘭的心坎里。

顧廷燁知道盛明蘭沒有安全感,知道盛明蘭的無奈,許下了自己的承諾。

顧廷燁滿含期待的目光,灼熱而璀璨,直視著明蘭:「我不敢說叫你過神仙般的日子,但有我在一日,絕不叫你受委屈!我在男人堆里是老幾,你在女人堆里就能是老幾!」

顧廷燁喜歡的實際上是盛明蘭的靈魂,不光是外貌,他許下了諾言,明明白白地告訴盛明蘭,他可以護住她,再也不需要她謹小慎微、那麼辛苦地活著。

《為何家會傷人》一書中寫道:結婚時,做選擇的標準,不是激情,更非愛與戀,而常常是安全感,不僅長輩為兒女做選擇時如此,年輕人自己做選擇時也常是如此。

從顧廷燁的身上,盛明蘭感受到了安全感,也看到了幸福,讓其覺得,嫁給他,也許是最好的選擇。

至于盛老太太,顧廷燁算計了這麼多,雖然讓盛老太太感到很無語,但他也掐中了盛老太太的軟肋。

盛老太太之所以以勇毅侯獨女的身份下嫁給探花郎,為的是愛情,最看重真心了,看重男人對女人的珍惜。而顧廷燁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要求娶盛明蘭,正好讓人看到了他的真心。

更何況,他的行為跟賀家形成了鮮明對比,賀家占了便宜還賣乖,曹錦繡的事情明明是他們理虧,他們倒好,只想讓盛明蘭妥協,逼盛明蘭松口讓曹錦繡進門,這樣的行為早已惹怒了盛老太太。

明蘭心里歉疚,手指絞著衣角不敢說話,老太太頓了頓,又輕輕諷笑了下:「也好!有人用盡心機的打你主意,總比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強!」

正如《小王子》里的一句話:「你為玫瑰花費了時間,才讓她變得如此珍貴。」

顧廷燁花了這麼大的代價去求娶盛明蘭,肯定得好好珍惜。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