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用林噙霜和小鄒氏的悲劇去勸告第三者,你們再好也不過是錦上添花

易理人生 2021/11/04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原著裡,有兩個比較特別的妾室,一個是林噙霜,一個小鄒氏,

這兩個妾室前期都受盡丈夫寵愛,連家裡的正房太太都要退讓一射之地; 後期卻被棄之如敝履,兩個都被關了起來,而且還都幾乎是被關了半輩子,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這兩人都沒有點自知之明,恃寵生嬌,不安于室,鬧得家宅不寧,更累及丈夫的官聲前程,

她們都踩到了丈夫所不能容忍的底線,讓丈夫受到了直接的利益損失,丈夫為著自己的切身利益著想,就狠下決心拋棄掉了她們

按照出場順序,我們先來說說林噙霜林姨娘的故事,看看她做了哪些危及到盛宏切身利益的事情,換另一種說法, 就是看看她到底做了那些作死的事情,

作死事件一:用陰毒的伎倆害死了衛姨娘,導致家裡出了人命官司,不好收場,

等房媽媽給盛紘上了條熱巾子,淨面上茶之後,盛老太太才接著說:「且不說天理人情, 你也不想想,你現如今剛而立之年,仕途不說一帆風順,卻也無甚波折,當初與你一道中進士的幾位裡有幾個與你一般平順的,有多少人還在乾巴巴的苦熬,眼紅你的,等著挑你的錯處的,那可不是沒有。且衛姨娘又不是我家買來的丫鬟,她也是正經的好人家出身,原本在江南也是耕讀傳家的,她原是要做人家正房太太的,若不是家中遭了難,就是再窮也不肯為妾的,現如今她進門還不過五年就慘死, 要是有心人拿此事作伐,攛掇著她娘家鬧事,參你個治家不力枉顧人命,你還能順順當當的升遷麼?」

盛紘心頭一驚,滿頭大汗:「幸虧老太太明白,及時穩住了衛家人,兒子才無後顧之憂。」

「那衛家人也是個厚道的,知道了衛姨娘的死訊也沒怎麼鬧騰,只想要回衛姨娘的屍首自己安葬,我自是不肯。衛家人連我多給的銀子都不肯要,只說他們沒臉拿女兒的賣命錢,只求我多多照拂明丫頭便感激不盡了,那一家悽惶,我瞧著也心酸。」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這件事之後,林噙霜在盛府的勢力被逐步削弱,盛宏在離開泉州去登州上任的途中,就有計劃地遣走了林噙霜房裡人(削掉她的左肩右膀),

剛開船十天, 盛紘就在泊船補給的碼頭打發了兩三個管事,請注意,他們都姓林。

他們原是投奔林姨娘來的落魄族親,這幾年他們做了林姨娘的左膀右臂,在外面管著鋪子莊子,在裡麵包攬採買差事,人前人後都威風八面的,這次盛紘要攆人,他們自然不肯,求到林姨娘面前,林姨娘大吃一驚。她心思慎敏,知道事情不對,立刻到盛紘面前去求情, 可這次不論她好說歹說盛紘都冷著臉,不去理她,偏偏又是在船上,主子下人首尾相聞的,她也不好拿出彈琴吹簫西施垂淚那一整套功夫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去了臂膀。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作死事件二:背著盛宏去放高利貸,想想「紅樓夢」裡的王熙鳳,賈家被抄家,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王熙鳳在外面放印子錢(高利貸的別稱),更糟糕的是,由于林噙霜的心腹被盛宏攆走了不少,在外面沒有人替她管理印子錢,所以一旦林噙霜支應不開來,這些「產業」就容易出事,

王氏憂愁信仰問題時,林姨娘卻一路霉運直黑,因她這次的禁足令被執行得很嚴格,外頭的產業便出了岔子, 京城生意不好做,沒有後臺也撐不起門面來,于是她就拿銀子去放了利子錢,結果逼死了人牽連上來,東窗事發。

其實古代高利貸也是個正當行業,不過于官聲很不好,盛紘知道後氣了個絕倒,一怒之下,索性收了所有當年給林姨娘的田地莊子,全都交由老太太統一管理。

據說當盛紘怒氣衝衝進來的時候,王氏正在敲木魚,盛紘拍著桌子罵完林姨娘出去後,王氏當下決定選佛祖來信,畢竟那也是進口貨不是?

明蘭竊以為,盛紘還是給墨蘭和長楓留了後路,盛老太太品性高潔是出了名的,必不會貪那份產業, 不過是叫林姨娘收收氣焰,到底也沒收去這些年來林姨娘私蓄的銀子。

事後,林姨娘隔著門扇捶胸頓足,作死要活的鬧了半天,盛紘也不去理她,打定主意冷她個一年半載的再說。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心腹沒有了,產業也沒有了,自己眼看著也要失寵了,林噙霜就狗急跳牆起來,

作死事件三:她先是讓自己的心腹丫鬟去勾引盛巨集,讓盛巨集在國喪期間犯錯;再讓自己的女兒去勾引伯爵府的梁唅公子,好讓自己可以成為伯爵府正頭娘子的岳母,這的愚蠢的操作幾乎讓盛宏一夜之間白了頭,

明蘭偷偷打量了盛紘夫婦一眼,頓時心裡嚇了一跳,盛紘鬢邊陡然生出華髮,似乎生生老了七八歲,王氏也面容憔悴,好似生了一場大病;明蘭瞧著情形不對,便不敢多待,向盛紘和王氏恭敬了行了禮,問了安後便躬身退出去,直回暮蒼齋去了。

王氏看了眼一旁侍立的海氏,只見海氏微微點頭,知道老太太都已清楚了事情來龍去脈,淚盈滿眶:「老太太……媳婦是個不中用的,眼皮子底下叫出了這樣沒臉的事!我…我…」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