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惦記明蘭的四個男人中,她愛過的只有賀弘文

起初看《知否》時,明蘭和小公爺齊衡兩情相悅,最終卻沒有在一起,當時看了還挺傷感的。

后來看網友評價說, 明蘭并不喜歡齊衡,原著中寫得齊衡并沒有多好,只是因為電視劇中的齊衡是朱一龍飾演的,所以大家才會有好感。

不得不說朱一龍的演繹的確是給小公爺齊衡這個角色增加了不少光芒,特意翻看了原著才發現,盛明蘭的愛情和婚姻路的確曲折。

從一開始的齊衡到最后結婚相伴白首的顧廷燁,明蘭一共經歷了四個男人的追求。

而這四個男人中,她真正愛過的并不是齊衡,也不是顧廷燁,而是那個相貌平平,家世平平的賀弘文。

偏偏是這個賀弘文,也是傷她最深的人。

1,天之驕子齊衡

《知否》原著中有這樣一段話:

那少年笑容溫潤,唇紅齒白,目朗眉秀,

身姿如一叢挺拔的青竹般清秀,端的是一種名花傾國的神采,

人見了,皆道一聲「好個翩翩美少年」。

讀完這段話,相信即使沒有朱一龍的演繹,想到齊衡也會腦補一個有氣質的大帥哥出來。

所以,當齊衡出現在盛家私塾后,盛家的女眷都開始打他的主意, 無論是大娘子還是林小娘,都想讓他做女婿。

這樣美貌與智慧兼得的人物,又有顯赫的家世,如蘭和墨蘭都爭先恐后想跟他多說兩句話,明蘭卻時時都在躲避。

她從不抬頭直視齊衡,更不會親熱的叫他「元若哥哥」,哪怕是逼不得已要說話,也是會站在安全距離以外,簡單的應付兩句。

齊衡為了能多看她兩眼,多跟他聊天,就經常去壽安堂蹭飯,還故意在路口堵她,有好吃的好玩的都會特意挑一份還送給她。

明蘭是一個有理智有思想的人,在齊衡來讀書時,郡主娘娘特意免去了她們三個姑娘跟著一起上課,還要齊衡把她們當做親妹妹疼愛時,她就知道自己跟齊衡絕無可能。

在當時的社會不僅有家世高低的區分,還有嫡庶的差別,她一個小官家的庶女跟齊國公家的獨子,這中間的差距不是翻一兩座山那麼簡單。

齊衡和她一不沾親二不帶故,三不能娶她,在那個禮教森嚴的古代,真的不能跟這小子交好,一個鬧不好,惹了嫡出的如蘭和得寵的墨蘭,怕是日后在盛家的日子也不好過。

齊衡送的東西,她能拒絕的堅決不要,即使收了也會壓箱底放著,不會擺在顯眼處給人瞧見。

去襄陽侯府給齊衡的外祖父過壽時,齊衡特意叫身邊的丫頭帶明蘭到無人處私聊。

當齊衡向明蘭吐露真情時,明蘭并沒有被纏綿悱惻的情話擾亂了理智,她問齊衡 是否見過嘉成縣主,是否明白自己母親的意思。

她理智地給齊衡分析了局勢: 即便是齊衡不喜歡縣主,也輪不到她一個小官家的庶女身上,盛家惹不起郡主,也惹不起縣主,若是有個風言風語,盛家的所有女兒不僅說親困難,怕是連活路都沒有了。

對于齊衡的喜歡,明蘭從始至終都沒有給過他一絲的希望,在如蘭和文炎敬的婚禮上,齊衡喝了酒把明蘭堵在小池塘邊問她:

這些年來,我對你的心意你不是不明白,卻總裝傻充愣,對我冷若冰霜。

我今日指天說一句,但凡你有半分回應我的心意,我也拼死掙一掙!

可你初初便看死了我,覺得我是那不堪重信的,覺著我會連累你,害了你,避我如毒舌猛獸,這到底是為何?

明蘭輕垂眼簾:

咱們從小相識,你表面看著云淡風輕,內心卻極好強。

你太好了,事事都想做到最好,我要不起,你心太大了,也不放不下。

齊衡對于明蘭而言,就像是天上飛的雄鷹,而自己卻只是屋檐下的雨燕,他們不屬于同一片天空。

明蘭的理智讓她一直決絕齊衡的示好,從未真正愛上齊衡。

齊衡在人群中央,眾星拱月,而她在冷僻的角落,獨自芬芳。

兩個人的結局只能是大路朝天各走一邊。

2,溫柔少年賀弘文

賀家祖母跟盛家老太太是手帕交,從小的閨蜜,自然是知道彼此的性情。

盛家老太太對賀家很了解,賀家人丁單薄,家世簡單,賀弘文已經跟自己的叔叔伯伯們分了家,現在是祖母暫代管家,上面只有個病懨懨的母親。

這樣的家世,明蘭嫁過去就能直接管家,除了平日需照顧生病的婆婆,小兩口關起門來過日子倒也清凈。

何況賀弘文一身的醫術,是個體面的工作,也能掙不少錢。

考慮到這些總總,老太太才想著給明蘭說這門親事。

明蘭初見賀弘文時,他只是十四五歲的少年郎,白凈面孔,雖不如齊衡秀美,卻有一股子書卷氣。

嚴格來說,賀弘文才是明蘭第一個真正接觸的外男,兩個人在船上足足相處了十幾天

賀弘文為明蘭煮藥草茶,明蘭覺得苦,常偷偷的倒掉,賀弘文就每每坐在她身邊看著她喝完才罷休。

他會坐在船板上交明蘭認識各種鳥,能體會明蘭女子不易的辛苦,還給明蘭配置涂手的香膏, 面對著賀弘文,明蘭總是會覺得自己有些臉熱。

祖母們的意思,賀弘文自然是明白的,從跟明蘭的相處中,他也認定了明蘭做自己的正是娘子,所以他便不再有其他的心思,只是默默的等著明蘭及笄,再上門求親。

對于明蘭而言,賀弘文是個經濟適用男,嫁給這種人過日子最好了。

所以,她也沒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面孔,而是接受賀弘文對她的好。

兩家祖母關系好,孩子自然也是常走動的,這樣也不怕別人說閑話, 于是明蘭就跟賀弘文踏踏實實的談了幾年的戀愛。

在戀愛中,賀弘文眼里心里只有明蘭一人,明蘭也覺得這是理所當然。

可是當曹錦繡出現并打破了這個局面時,明蘭才會怨恨,才會跟賀弘文賭氣說:「要她沒我,要我沒她。」

這時的明蘭并沒有把自己當成當時社會下賢惠的大娘子,要討丈夫的歡喜,幫助丈夫管理家事,還要給丈夫納妾長臉。

熱戀中的明蘭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一雙人的美好愛情,所以她才會排斥曹錦繡,逼迫賀弘文。

然而賀弘文對這個表妹卻不忍趕走,有個青梅竹馬的表妹在身邊,明蘭想要的美好愛情就破滅了。

當賀弘文堅持留下曹錦繡做個不得寵的貴妾時,明蘭對這份愛情徹底絕望了。

她不想當個賢惠的符號,每個女孩都對一生一世一雙人有過夢想,這便是她對賀弘文的執念。

明蘭愛過賀弘文,也被他傷過,賀弘文破滅了明蘭對少女美好愛情的向往。

3,風流少年李郁

明蘭第一次隨著祖母回宥陽老家時,路上結識了賀弘文,在老家也認識了另外一些男子。其中就包括宥陽堂伯母娘家的李郁,這人算是品蘭的表哥,跟明蘭的關系差得遠了。

姑姑盛紜也看上了明蘭,不過是想拿著明蘭做個幌子,讓嫂子李氏知道她兒子泰生的好處,不要一天到晚地看不起他,覺得品蘭許配給他太吃虧的樣子。

明蘭雖然喜歡這位出手大方的姑姑,但明蘭其中關系后也不便插足泰生和品蘭的感情,何況她對這個老實木訥的泰生也沒多大興趣。

李郁就不一樣了,盛老太太說他跟盛竑年輕的時候很像,而且也是走科舉路線的。

在宥陽李家表達了心意后,第二年泰生進京趕考就天天往盛府跑,表面上是給老太太請安,眼睛卻一直看著屏風后面的明蘭,眼里冒著光恨不得把屏風燒掉看得清楚些才好。

而且當著盛竑的面,周圍還有如蘭和墨蘭,李郁都敢對著明蘭眨眼睛放電,這應該算得上是赤裸裸的調戲吧。

對于李郁送的秋波,明蘭跟祖母說她實在是無福消受,她不喜歡如此跳躍的人。

祖母也覺得應該先看看他能考成什麼樣再決定,所以李郁對明蘭明目張膽地示好并沒有給自己加分,反而讓人生厭了。

4,霸道二婚男顧廷燁

明蘭最終以續弦的身份嫁給了侯府的嫡次子顧廷燁,也是皇帝面前的紅人,在盛家的幾個姐妹中她算是嫁得最高了。

無論是原著還是電視劇, 明蘭都是被顧廷燁算計到手的。

對于顧廷燁的織網設計,明蘭既欣喜又恐懼,但婚事已經捅到了皇帝那里,為了盛家的安危,即便是心中不喜,她也必須要嫁。

何況此時的她對賀弘文已經失望了,而顧廷燁又恰巧出現承諾可以讓她做自己,不必委屈憋悶曲意逢迎。

明蘭本就對社會上女性的種種枷鎖很痛恨,自然對顧廷燁的話很感動。

賀弘文知道女子不易,但卻不愿意為了她搏一把,還是讓她委屈自己接受現實。

顧廷燁卻愿意給她一片自在的天空,清新的空氣,讓她做自己。

所以明蘭選擇顧廷燁,一來是因為當時的情況已經不允許她說不,二來是被顧廷燁感動了。

她對顧廷燁是感激,而不是愛情。

婚后她小心地迎合著顧廷燁,把他當老板供著,不撒嬌不抱怨,對顧廷燁的外室女兒也倍加疼愛,甚至主動給顧廷燁納妾并承諾會跟她們和平相處。

在賀弘文那里她容不下一個毀了容又不能生育毫無競爭力的曹錦繡,可到了顧廷燁這里她卻能當繼母還主動給他納妾。

原因就在于, 她對賀弘文是愿得一人心的愛情,對顧廷燁是報恩似的感激。

雖然日久見真情,在婚后的相處中明蘭跟顧廷燁做到了先結婚后戀愛,但明蘭答應顧廷燁求婚卻并不是因為愛情。

5,

明蘭是個極其理智的人,她明知自己和齊衡不是一路人,所以從一開始就態度明確。

她不喜歡李郁的風流,也拒絕他的拋媚眼示好。

唯獨對經濟適用的賀弘文,明蘭跟他談了幾年的戀愛,心里有了「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的愛情,卻被他的優柔寡斷不作為,不愿捍衛愛情的樣子傷透了心。

所以她才選了顧廷燁,這個看似霸道冷酷,卻愿意給她一個自由的天空,有困難就站在她前面保護她的男人。

如果愛一個人只會讓你傷心,那選擇被愛未嘗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