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里林噙霜沒死,墨蘭的孝順卻不過爾爾

墨蘭帶著梁晗去盛家半是懇求半是脅迫讓盛紘同意給林小娘辦法事的時候,大家是不是覺得墨蘭這個姑娘做盛家的女兒不行當林小娘的女兒還是可以的,至少她知道要給生母盡孝婚后也沒忘記林小娘的恩情。本來林小娘已死,墨蘭沒有必要為了她得罪盛紘乃至明蘭,但為了給生母一個安息之所,她還是義無反顧這樣做了,為此甚至在梁晗面前暴露了自己的真面目。

可是大家想過沒有,明蘭只是不允許墨蘭把林小娘牌位放到玉清觀,又沒有阻止她把林小娘牌位挪到別的地方去供奉,盛紘也只是拒絕出席林小娘的法事會,并沒有不讓墨蘭把林小娘的牌位從義莊挪出來。要是墨蘭真有孝心的話,就應該私下里給林小娘找一個棲身之所,這才是不至于讓林小娘全無著落的做法,可墨蘭很快就把注意力集中到對付明蘭上面去了,再沒有關心過林小娘的牌位歸宿。

由此可見,墨蘭對林小娘的孝順也不過爾爾。其實原著里林噙霜沒死,墨蘭還真有的是機會向生母盡孝,但是墨蘭出嫁之后從未考慮過林噙霜的死活,甚至對林噙霜的求救置若罔聞。好不容易想起去平嶺莊探望一下自己的生母,也是因為墨蘭想求娘家辦事,卻發現盛家從海氏到柳氏沒有一個幫她說話的人,才希望林噙霜可以重振旗鼓回盛家支應她一下。

不僅如此,由于原著里林噙霜在幫墨蘭勾搭梁晗的時候給盛紘獻了個通房,本來是打算借王氏的手除掉這個在國喪期間懷上主君骨肉的丫鬟的,可是計劃趕不上變化,那個叫菊芳的丫鬟被盛老太太以打掉孩子的條件保了下來,林噙霜被趕走之后,菊芳就頂替她成了盛紘的新寵,一想到林噙霜故意讓自己懷上一個不能生下來的孩子,菊芳就恨得牙癢癢,沒少在盛紘耳邊說林噙霜的壞話。

可林噙霜已經被趕出盛家送到盛老太太名下的莊子上,菊芳一個丫鬟上位的姨娘手伸不了那麼長,就死命在盛紘面前說墨蘭的不好,那些有關墨蘭在梁家的傳聞,都是菊芳說給盛紘聽的,好幾次把盛紘原本答應墨蘭的好處都給攪黃了。幾個回合下來,墨蘭才想起遠在平嶺莊多年不見的生母,開始聯合長楓一起攛掇盛紘把林噙霜接回盛家,好替他們兄妹倆說好話。

長楓向來是個識好歹知廉恥的男子,雖硬著頭皮在盛紘面前為林噙霜求了兩句,但很快就被長柏一頓訓斥給打消了念頭,據說還抱著長柏的腿痛哭流涕,指天發誓自己再也不糊涂,今后一定會以家門為重。至此墨蘭的算盤徹底落空,不過這個時候的墨蘭也已經不指望林噙霜能復寵了,因為幾年沒有見過生母的她再一次見到的林噙霜,已經不是當年那個美貌清麗的貴婦人,而是個粗糙的壞脾氣老嫗。

忘了說,原著里的盛老太太想留林噙霜一命,特地把人關在自己名下的莊子里,盛紘有了新美人便沒有失戀之說,明蘭是穿越來的也沒有報仇之說,只有王氏找康姨母討了個法子,把林噙霜關在一個小房間里不得走動,日日提供大份的豬油拌飯,天長日久把林噙霜喂成了個大肥婆。墨蘭見了生母那副模樣,只怕心里都在暗自慶幸沒讓盛紘見到她,否則他們僅剩的父女情分都要消磨殆盡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