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培盛杖殺祺貴人的時候心狠手辣,怎麼會對余鶯兒束手無策呢?

整部《甄嬛傳》,蘇培盛的受歡迎程度最高。

因為他從不拜高踩低,總是一視同仁;他也不會愛心泛濫,分不清好壞;還有他那超高的雙商,都是令人佩服的,所以大家叫他「蘇妃」。

既然他洞悉局勢,為什麼會對犯了欺君之罪而不肯就死的余鶯兒束手無策呢?

或許是他的慈心,不忍對余鶯兒下手。

可是他叫人打死祺貴人的時候,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而且,余鶯兒連小廈子都可以隨意使喚,蘇培盛豈能看得上她?!

所以他不肯私自處死余鶯兒,一定不是他不忍,而是另有其因。

先來看一下,劉畚被抓,華妃東窗事發,蘇培盛和皇上在這個過程中默契無比的表現。

甄嬛為了給眉莊洗脫冤屈,一直在暗中追查劉畚。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劉畚終于落網了。

甄嬛速速把他帶至皇上面前,劉畚知道大難臨頭,不得不供認陷害眉莊假孕,都是華妃的指使,她才是罪魁禍首。

皇上聽到這個真相,只是淡淡地說了句:「 華妃,很好!

看皇上這個反應,沒有憤怒,沒有驚訝,只是有些失望。說明皇上一早就知道這個答案,只是在甄嬛面前,不得不做做樣子。

甄嬛還傻了吧唧地安慰皇上,讓皇上息怒。

真是愛情里,誰當真誰就輸了。

皇上又繼續說因為自己的失誤,不該當時杖斃了茯苓,不然細細審問也不會是今天這個局面。

言外之意就是茯苓已經死了,死無對證,此事也就只能這樣了。

可是甄嬛費這麼大勁,怎能罷手呢?

于是引導皇上:「只是眼下,皇上預備怎麼辦呢?」

皇上羅里吧嗦地說了一堆心疼眉莊的廢話,在甄嬛的緊逼下,不得不做出表態:「華妃如此愚弄朕,實不可忍!」

瞧皇上這個措辭,真是極為滑稽:「愚弄朕」。

皇上不是說華妃心狠毒辣、栽贓陷害,也不是說她膽大妄為、枉顧法紀,而是一句輕飄飄的「愚弄朕」,所有的罪名只是對他的愚弄,也不是欺騙。

這就有點避重就輕、涼薄無情的意思,別人的死活、榮辱不重要,自己只在乎是不是被人愚弄了。

既然是做樣子,那就得做全套了,皇上繼續說:「蘇培盛,華妃褫奪封號,降為貴人。慢著,褫奪封號,降為嬪。」

就這一個細節,也許是皇上有意為之,總之,蘇培盛是懂了。

皇上先是把華妃降為貴人,蘇培盛還沒出門呢,又立刻變了主意,降為嬪。

蘇培盛知道皇上根本沒想處置華妃。皇上向來深思熟慮、一言九鼎,哪有出爾反爾、禿露反賬的。

只是礙于甄嬛在場,不得不處置華妃。

可是這畢竟不是自己情愿的,所以只能當著蘇培盛的面給華妃放水。

蘇培盛聽懂了,所以問了皇上一句:「皇上,褫奪封號是極大的羞辱,遠勝于降位的處分哪。皇上這麼動氣是……?」

皇上沒有接這個話茬,而是讓蘇培盛先去咸福宮,恢復眉莊的位分,好好給她治病。

蘇培盛一聽,皇上在傳遞信號,于是繼續替華妃開脫:「只是華妃娘娘降位的事,如今夜已深了,若要讓內務府再傳旨,只怕闔宮都會驚動。」

而皇上的反應更加確信了他只是在做面子功夫:「 那就明日傳旨!

以前蘇培盛只要質疑皇上的決定,皇上必會怒氣沖沖地說一句:「你的差當得是越發好了!」

而這次,竟然順從了蘇培盛,多奇怪啊。

聽到皇上這麼說,蘇培盛百分百確信皇上就是要幫助華妃開脫,讓自己想辦法解救華妃呢。

所以皇上剛說完「先不要走漏了風聲,以免鬧起來」。而小廈子馬上便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安陵容,是多麼明顯的對比。

說明就是蘇培盛故意安排的,讓小廈子把消息散播出去,好讓華妃做好自救之策。

這一回合明確地說明,皇上才不管別人的死活,只要是自己喜歡的人,沒有觸犯自己的利益,怎麼犯錯都能得到原諒。

而蘇培盛是整個宮里最了解皇上的,皇上喜怒無常,喜歡誰、袒護誰,那麼蘇培盛就得幫助誰、解救誰。

有了這個判斷,蘇培盛不敢私自處置余鶯兒也就不難理解了。

余鶯兒當時是多麼得寵,只是憑借一句詩詞,便青云直上,還獲得了「妙音娘子」的封號,這是多大的殊榮。

后宮人人眼紅,如安陵容就嫉妒得發狂。

不管她如何恃寵而驕、跋扈非常,皇上都不責備、不懲罰,有什麼過錯也是太后出面懲治。

既然太后都出面了,可是余鶯兒只是唱個通宵,皇上便又對她一如往昔、寵愛非常。

蘇培盛自然全看在眼里,余鶯兒這是進入了得寵的前三甲:純元,華妃,現在就是她了。

這個宮里得寵的妃子多得是,可是如此盛眷優渥的,真的只有這三個。

所以,當槿汐向皇上稟報余鶯兒陷害甄嬛的事實后,皇上也只是將她打入冷宮,并沒有要她的性命。

可見,皇上對她還留有情面。

可是當甄嬛到皇上面前嘰嘰咕咕說了幾句話后,皇上就突然改變了主意,要賜死余鶯兒。

蘇培盛不知道甄嬛跟皇上說了什麼,心里犯嘀咕。

如今的甄嬛,和當日的余鶯兒又有什麼分別?

驟然得寵,一發不可收拾。瞬間令六宮側目,拉滿了仇恨。

蘇培盛不知道甄嬛的恩寵是否會長久,如果皇上厭棄了甄嬛,不知能否想起余鶯兒來?!

所以蘇培盛得留有余地。

而祺貴人和余鶯兒是不同的。

祺貴人敗落的時候,甄嬛已經在后宮站穩了腳跟。又有子女傍身,沒有大意外,甄嬛是不會失寵了。

對于得罪了甄嬛的祺貴人,明顯是劣勢的一方,無論如何,她都不可能翻身了。所以,蘇培盛處置祺貴人會毫不留情,因為沒有翻盤的可能了。

而剛剛得寵的甄嬛,根基未穩,前途未卜,不比余鶯兒強什麼,所以蘇培盛有所顧忌。

可等到安陵容以甄嬛的名義去冷宮給蘇培盛出主意(原著是甄嬛自己去的),那麼處死余鶯兒的罪名就是甄嬛自己擔著了。

就像勒死余鶯兒后,小廈子特意到甄嬛面前強調「可不是小主讓安答應來的嗎?」

很顯然,蘇培盛就是要坐實,是甄嬛唆使他處死余鶯兒的這個事實。

大膽猜想一下,余鶯兒在冷宮不肯就死的消息或許也是蘇培盛派人故意散播出去的。不然冷宮那個鬼地方,誰會去啊?

誰又能知道余鶯兒是個什麼狀態呢?!

可是這麼一來,即便將來皇上想起余鶯兒來,那也是甄嬛的錯,和蘇培盛可沒什麼關系了。

蘇培盛不愧是蘇妃,這九曲連環的腦子真讓人佩服。

既能不動聲色地體會領導的意圖,又能走一步看三步保全自己,張弛有度、進退自如,這混跡職場的能力真是令人拍案叫絕!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