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看《知否》頓悟,結局時明蘭的刻意討好,是對墨蘭最大的懲罰

不管壞人活得多長久,最終都免不了受懲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自古以來,大家都是這麼認為的。

初看《知否》時,有感動也有氣憤。

劇中有齊衡和明蘭愛而不得的凄美愛情,有祖母為明蘭遮風擋雨的感人親情,也有明蘭為了給小娘報仇手撕林小娘,為了給祖母報下毒之仇時那種豁出一切的真情。

劇中更有林小娘的狠,康姨媽的壞,還有小秦氏的陰謀算計,好在這些壞人最終都領了便當,觀劇的我們也欣慰了。

但編劇在懲奸除惡時好像漏了一個人,盛家的四姑娘墨蘭雖然是盛家的女兒,是明蘭和如蘭同父異母的姐妹,但她出手傷人時卻絲毫不客氣。

在閨閣時就經常欺辱明蘭,用個小瓷片就差點讓明蘭毀容,還仗著父親的寵愛幾次三番地陷害如蘭,對待出嫁的華蘭也從來都不友善,一副要把盛家其他姑娘都踩在腳底下的得意樣。

要說閨閣時是姐妹之間的小打小鬧,那婚后墨蘭才是真的狠,放出康姨媽送到小秦氏那里讓她去傷害明蘭,看著澄園漫天大火時還在等著丫鬟傳來關于明蘭的壞消息,這件事真能讓人對她恨之入骨。

就是這樣一個壞姐姐,在結局的團圓飯時,明蘭居然親自給她下了拜帖,讓她到侯府參加家宴,緩和跟盛家人的關系。

明蘭是真的良善過了頭,這種以德報怨值得嗎?其實此時的明蘭對墨蘭好,就是對她最大的懲罰。

1,飛上枝頭的雞

墨蘭是在寵妾林小娘身邊養大的女兒,林小娘從小給她灌輸的思想就是女子要多為自己謀劃,豁出一切去爭取自己的利益,什麼親情愛情都是虛的,抓住男人抓住富貴才最實在。

她還總是拿自己的「光榮」奮斗史做例子,給墨蘭講述一個女子應該怎麼奮發圖強追求富貴。

林小娘從小經歷過抄家,一個富家官小姐一夜變成落魄叫花子的經歷讓她認為只有攥在手心里的金錢和富貴才是最大的安全感。

她以清白之軀勾引盛紘,行茍且之事,弄大了肚子逼著王若弗收她進門做妾。她看上的并不是盛紘的才華或者秉性善良,而是覺得盛竑心軟好控制。

與其嫁個窮人做正室,不如留在盛家享受富貴,而且即便是做了小妾,她也利用盛紘的心軟每日哭訴,讓盛紘心甘情愿地從祖產中分出田地鋪子給她,讓她過得比正室大娘子還體面。

有了林小娘的成功案例在前,墨蘭便想著踩著盛家的門楣往上走,嫁入公爵伯爵這樣的真正的豪門。

在婚事上,墨蘭最大的愿望不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而是誰有錢嫁給誰,夫家的地位越高越好,這樣她就能一輩子把如蘭,華蘭這種所謂的正室嫡女踩在腳底下。

費盡心機的謀劃,倒貼上去找梁晗行茍且之事,慫著梁晗要求父母去盛家提親。

可梁晗終究是個花花公子哥,睡女人可以,睡完了還要負責任就難了,他只是個伸手跟父母要錢的媽寶男,哪里有跟母親提要求的資本。

所以墨蘭即便是搭上自己的身子,只換來了梁晗的花言巧語,并沒有達到預定的目的。

眼看著梁家不認賬,盛家又要打死自己來換取家風嚴明的名聲,墨蘭便使出了林小娘的招數,稱自己懷了梁晗的孩子,一尸兩命,自詡清流的盛家哪里能做出這樣的事情。

盛家只能派人前去梁家說親,大娘子不行便換祖母老太太去。

墨蘭最終如愿嫁到了梁府做大娘子,可她得到自己想要的富貴了嗎?

當然,墨蘭三日回門時的裝扮和頭上的珠釵,處處都透露著梁家的富貴,她也總是有意無意地炫耀在梁府的奢靡生活,可每回都被如蘭和明蘭把話題引開,沒人關注也沒有人表示出羨慕。

她費盡心機想要在富貴上壓倒家里的姐妹,可沒人在乎這些。

后來梁晗改不了花心的毛病,把手伸向了墨蘭身邊的丫頭,還得知了墨蘭嫁給自己的真實原因和在梁府的惡行,便不再搭理她還換掉了她院里的仆人。

失去了梁晗的寵愛就失去了經濟來源,靠著月錢過日子,哪里還有以前的奢靡生活。

墨蘭乘坐馬車去侯府赴宴時,一身暗灰色的長衣羅裙,頭上也是簡單挽了一個發髻,隨便插著一根簪子,衣著如此簡陋身邊連個伺候的丫鬟都沒有。

墨蘭現如今的生活過得連在盛家都不如,反觀已經做了侯爵娘子的明蘭,衣著雖然質樸卻顯高貴,如蘭,華蘭也是滿面紅光,此時的墨蘭心中會怎麼想。

如蘭以前說過一句話暗指墨蘭, 有些人總想著攀高枝兒,卻不想想自己配不配,骨骼輕賤的人即便是爬了上去,來陣風也能把她吹下來摔個滿臉泥,到時候不知道是要鼻青臉腫的見人還是趴在泥里一輩子。

每一句臺詞都有深意,墨蘭雖然成了飛上枝頭的雞,卻終究做不了鳳凰,最終還是摔了下來,鼻青臉腫得見人了。

2,婚姻里什麼最重要

古代女子的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華蘭嫁給袁文邵是盛紘的主意,明蘭嫁給顧廷燁雖說是自己同意的,但多少也是盛家的意思,像如蘭先喜歡上文炎敬再成親的是少數。

所以夫妻之間最重要的不是愛情,而是如何經營好婚姻。

華蘭在袁家被婆婆和長嫂欺負了近十年,可是不管多傷心難過,對生活多麼絕望,她都努力做好一個正室大娘子該做的事情。

面對婆婆的刁難她努力維系著一家人表面的和平,拿出自己的嫁妝錢給丈夫應酬打點,相夫教子打理著伯爵府的大小事務。

她知道袁文邵愚孝,但從不正面直白地撒潑吵鬧,而是讓袁文邵看見自己的好,再看到自己的傷,并極力敦促她把精力放在仕途上,以后也能封妻蔭子。

歷經十年的艱辛,華蘭終于擺脫了婆母的虐待,袁文邵也有了自己的資本,他記著華蘭的好,本已經是老夫老妻的人了,還過得蜜里調油。

華蘭的苦盡甘來,不止是盛家的助力,更要歸功于她處理夫妻關系和經營婚姻的能力。

明蘭嫁給顧廷燁的時候也沒有愛情,當時盛家已經到了騎虎難下的地步,而且顧廷燁的用心良苦感動了她,所以她才答應了這門親事,讓兩家面子上都過得去。

婚后的明蘭幫顧廷燁處理后院的大小事務,陪他抵御小秦氏的明槍暗箭,還善待顧廷燁的庶女,尋找突破點出門應酬幫顧廷燁挽回名聲。

明蘭把顧廷燁當老板一樣伺候著,把顧府當自己的公司一樣打理得井井有條。

雖然此時的明蘭對顧廷燁沒有愛情,但也做了一個好妻子該盡的本分。

如蘭是從小橫沖直撞慣了,她嫁給文炎敬是因為愛情,為了愛情她不怕遭到農村婆婆的刁難,也不怕跟著文炎敬吃苦。

但凡從文炎敬的嘴里聽出個什麼意思,她都先跑回盛家找父兄幫忙,她關心著自己的幸福也關心著文炎敬的仕途。

但嫁入梁府的墨蘭在做什麼?

為了分掉梁晗對春珂的寵愛,她左一個通房右一個通房的給梁晗找年輕美貌的女子來伺候,弄得梁晗屋里的姑娘都能湊成一支足球隊了。

梁晗本就是梁家最小的日子,前面有個庶出的大哥哥已經取得了功名,吳大娘子自然是想讓梁晗收收心主攻科舉。

本來吳大娘子就看不上墨蘭一副吊著眉梢勾引男人吟詩作賦的做派,她想要的是一個能鎮得住梁晗后院的大娘子,而不是為了討梁晗歡心,什麼都敢應承的媳婦。

墨蘭嫁入梁家是正房大娘子有禮法的撐腰,若是她能專心督促梁晗的學業,自然也會得到婆母的護航。像梁晗這樣的官宦子弟,什麼情愛都是短暫的,只有家族,前途,子嗣才是永恒的。

只要墨蘭瞄準了目標,得到婆母的幫助,再加上她的姿色心機和手段,天長日久,不怕春珂不倒臺。

可是墨蘭卻一味地認為得到男人的心就是給他想要的一切,慣著他,寵著他,自己雖然占著大娘子的位置,卻還是活成了妾室的模樣。

墨蘭獨自去參加侯府的家宴,看著華蘭夫妻倆蜜里調油,文炎敬站在如蘭身邊貼心地給她扇扇子,心中應該萬分煎熬吧。

3,面子和里子的區別

明蘭曾對顧廷燁說過一句話,以后在人前你不必為我充門面,最好表現得兇一點,這樣大家看著我在你手底下討生活不容易就會善待我了,有里子了還要面子做什麼。

其實真的是這個道理,里子比面子重要。

如今盛長柏已經在翰林院擔任要職,顧廷燁又是皇帝面前的紅人,長楓雖然早年混蛋了些,但娶了柳氏后也開始用功讀書了,文炎敬已經中了進士,眼看著仕途也是一帆風順。只有墨蘭兩口子還在梁家啃老。

如若大家都疏遠墨蘭,京城人多口雜難免落人口舌,所以大家必須跟墨蘭保持聯系,而且是面子上做得足足的聯系。

明蘭在侯府設家宴,把盛家的兄嫂老爹還有姐姐姐夫都請了過來,這種情況下用下拜帖這樣鄭重的方式把墨蘭請過來,一來顯得重視,二來也好人盡皆知,想來華蘭和如蘭應該是叫下人通傳一聲請過來的吧, 越是親密的關系越不需要這種俗禮

明蘭給墨蘭做足了面子,是真的原諒她親近她嗎?

當然不是。

明蘭這麼做只不過是給梁家提個醒,墨蘭無論如何還是盛家的女兒,你可以冷落她,但也要顧著盛家的臉面。

這樣做就是為了盛家的其他孩子的顏面,萬一梁晗想休妻,也多少有所顧忌。

明蘭請墨蘭過府吃飯,盛家允許墨蘭回娘家,說到底只是為了面子上好看,并不是真的手足親情。

墨蘭雖然生了五個孩子,但始終沒有一個男孩。而且墨蘭和梁晗兩口子在京城的口碑一直不好,想要給女兒找個像樣的婆家都很難。

明蘭生了四個兒子,長柏長楓也都有幾個兒子,可是沒人愿意把墨蘭的女兒要來當兒媳婦。

墨蘭幾次三番地回盛家叫苦,最后只有長楓拿出一個庶子來娶了墨蘭一個女兒,最終還沒能走仕途,而是回宥陽老家學做生意了。

長柏一生嚴令禁止家中女子吟詩作賦,海氏最不喜歡女子在外拋頭露面搶風頭,都是受了墨蘭的影響。

盛家人雖然還認識她,但再也不會把她當作親人對待了。

4,

所謂血濃于水的親情應該是困難時的相互扶持,而不是算計和陷害。

當墨蘭不惜毀了盛家所有女眷的名聲也要跟梁晗茍且,意圖嫁入梁府時,她就把對盛家的情誼扔進了泥里。

當墨蘭設計把康姨媽放出來,讓她去傷害明蘭時,她就把明蘭當成了死敵,而不是姐妹。

明蘭雖然恨林小娘,算計過墨蘭,但終究還是遂了墨蘭的心愿讓她嫁入豪門,而且承諾只要安安穩穩的過日子大家都可以像以前一樣平靜生活。

可墨蘭的狠終究還是觸及到了明蘭良善的底線,沒有人會為你的罪惡買單,自食惡果的只有自己。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