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原著:林殊一句嚴厲的話,揭露他為何不跟蒙摯隱瞞身份

原著裡,蒙摯在赤焰案發後第六年,就收到劫後餘生林殊的來信,但對于林殊突然依託蕭景睿三個公子哥來金陵,還是讓他大吃了一驚。他的第一反應就是勸返,或者說等他做好能護林殊的部署後再來。

雖然他一直堅信林家不是逆犯,也知道林殊的歸來絕對是為復仇而來,但他還是不想讓林殊和皇帝正面對抗。因為他對皇帝一直保持著忠心貫日,對摯友也是披肝瀝膽,但也有自己堅定的原則和底線,為人雖不善言辭,不善結交,但赤誠肝膽,堪托生死。一邊為忠一邊為義,他夾在中間很為難。

林殊也曾直言不諱對他說過,「必要的時候,我利用起你的力量是毫不客氣的,但無論如何,我還是希望你只幫我做些沒有風險的事情,畢竟你得到現在的地位也實在不易。」但他作為第一個知道林殊真實身份的人,其實對林殊所謀之事是多了一層風險的。

蒙摯曾在林燮賬前效力,視林殊為小輩。

蒙摯在林燮賬前效力的時候,並不得信任,算不上林氏的真正嫡系,在葫蘆谷之戰,如若不是祁王的三道金令勒住了他的馬韁,只怕早就落進了敵方陷阱。

他曾拜入少林,算作俗家弟子,一拳一腳,根底扎實,年輕時難免魯莽冒進,能有資格進入赤焰軍,是在一場演武賽事以優勝者得到了祁王的親睞,才有機會嶄露頭角。但林燮並不看好他,也幸好他還能聽祁王的話,如若葫蘆谷失守,林燮必定是第一個把他的頭揪下來使勁踢的人。

但習武之人多半是重情重義、光明磊落的,他對林燮的用兵厲辣精妙依舊敬佩不已,即便對著重返回京的林殊,說起來還是後悔自己早早被調走,進益不算多成了多年的遺憾。

或許是人人都有的那股爭強好勝使然,越得不到重用,越是紮在心底的一根刺,雖然12年過去了,他早也沒有機會再得到林燮的認可,但內心這杆稱還是有所偏頗的,又加之他比林殊年長,自然而然就生了一些憐惜之情。

只不過地獄歸來的林殊,對他的一番感慨,也只是幽幽歎道:「有失必有得吧,若你沒有調離赤焰軍,且不說12年前的那場劫難你躲不躲得過,單憑你赤焰舊部這個身份,禁軍統領的位置都不可能會是你的。」聽著林殊的直言,他也不生氣,尤其是看著變得面目全非的模樣,再回想起曾經金陵城最耀眼的少年郎,內心就很難平靜下來,也暗下決心一定要拼盡全力保護林殊的安危。

但他對林殊要扶植靖王上位的決定是持反對票的,靖王的不擅權謀,不懂機變,過于看重情義,雖然事定後是優點,但目前來說,太難太辛苦。所以,他不止一次說過要跟靖王坦白的話,至少可以更配合一些。

林殊卻直接翻了臉,說話都帶著寒氣地警告道, 「你千萬要記著,任何情況下,你都要咬緊牙關,不能告訴他我是誰,一個字也不能說!」雖然緩和過來的林殊,用靖王不是那種兔死狗烹、可共患難不可共富貴的涼薄之人安慰他,但他始終有著自己的盤算。

原著裡,直至遇到北燕高手拓跋昊突襲林殊,才真正讓他放下成見。一是因為百里奇的突然消失,就引發高手刺殺;二是因為這場刺殺背後的多股暗流,會不斷引發心中充滿毒汁的魔鬼亂人心志,也就是他們費盡心思扶上位的新皇帝,如若一道經歷了荊棘,心境或許跟現在的譽王太子差不多,那林殊的仇將永無天日。所以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心悅誠服,將這個承諾刻在了心上。

蒙摯對林殊,多半是對林燮尊敬演變來的愛屋及烏,加之一點師徒情分,畢竟12年前林殊是少年,而他是立過軍功的,所以一直沒把林殊放在領頭人的位置上,一直持保護狀態。而且赤焰翻案以及林殊身份的真相,都是牽連甚廣的大事,他會下意識以自己的想法為先,但林殊表現出來的心思縝密也為之傾佩,潛移默化般改變著原有的思維模式。

在蒙摯內心,赤焰逆案大不過皇帝的安危。

蒙摯第一次夜訪林殊住宅時,倆人的對話頗有深意:

蒙摯作為禁軍統領,身上擔著的是皇帝的生死,所以,不管是職業生涯,還是出于效忠,他都會把皇帝的安危放在第一位。所以,在他第一次正式見林殊的時候,就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而且這種衷腸,即便後來因為內監被刺殺一案受到責罰,他也從未動搖過,還說自己挨幾下板子,能平息皇帝的怒氣也心甘情願。為此,林殊還特地拿語言試探過,說「你夙夜辛勞,不過出了一樁案子,皇上就這樣翻臉,可有心寒?」

他卻一本嚴肅維護道:「皇上素日就是這樣,我身為臣子,難道還指望君上為了我改脾氣不成?再說這案子確實是發生在禁軍戒護范圍中,本就該我來承擔責任,皇上也並沒有冤枉我。」

其實對于皇帝和林殊,他一直是矛盾的,如若要他為倆人中的任何一人獻出生命,他眉頭都不皺一下,但兩者間卻也有前後之分。尤其是再見面的林殊,他雖然一面為林殊的面面俱到驕傲,但一面卻也不希望林殊變成陰鬼謀士,這是作為鐵血軍人本能的好惡,跟是誰無關。

即便皇帝多疑濫殺無辜,讓如今的朝堂烏煙瘴氣,但仍不會有任何指責,雖然他也認同林殊的話,也堅信赤焰案是錯判,理應重審還之清白。但君就是君,臣就是臣,即便翻案了,也不能傷及皇帝一分,這是他堅守到最後的底線。

雖然他也跟著支持靖王奪嫡,做出了「無論成敗,生死不負」的承諾,主要是因為靖王姓蕭,原本就有機會稱帝,他也只不過是擇賢而已。但如果林殊想稱王稱霸,他這一關就過不去,當然,林殊也不會做這樣的事,對于這點,他也是心知肚明的。

人大多都是如此,對錯是一回事,心中的信念是另一回事。蒙摯願意相信義,相信赤焰是冤案,但卻拗不過心中的忠,這種忠促使他越過義,越過對林殊的維護之心。因為赤焰案是整個大樑的其中一件大事,而皇帝則代表整個大樑的興衰。

蒙摯和林殊,似兄非兄。

就在林殊剛到京城參與霓凰比武招親一事時,林殊曾對擦肩而過的蒙摯說過一句極為嚴厲的話:「 聽著,你叫他們兩個都給我回去!」當然這句話不是指責他,而是讓他轉達對舊部冒進金陵的憤怒。但林殊說這句話的時候,拿出來的卻是當年少帥的氣勢。

雖然電視劇中的蒙摯經常給人呆萌的感覺,但卻不能忽略他是除了高公公外,皇帝第二信任的人,也是陪伴皇帝多年的人,單就「伴君如伴虎」這句話,就能看出他絕對是聰慧機敏之人,只不過精氣內斂是他常年的保護色,而且也未涉及黨爭,說話做事都自然很多。

但聽到林殊那句淡淡地,「無論曾經是怎樣一個天真無邪的朋友,從地獄歸來的人都會變成惡鬼,不僅他認不出來,連我自己都已經認不出我自己了。」心中還是頗有動盪,因為他一直記得18歲那年的林殊,分手時燦爛明亮的微笑和蘋果般紅潤健康的臉。

才12年的歲月,卻讓他生出了恍然間已如前生的痛苦,目中的疼惜也就不再掩飾,重重地抱了林殊一下,真摯地囑咐道,「小殊,你要保重身體,千萬不許出事,知道嗎?」這句尋常的話,也讓林殊眼眶一熱,無言地點頭。心裡卻也明白自己能做的事情實在有限,似兄長在旁護著便是他能做的最大盡力。

所以,對于每次去找林殊,都要跟飛流切磋一下,為的不止是對飛流的喜歡,更重要的是唯有這個時候,他才能再看到曾經少年林殊調皮不羈的模樣,對他來說也算一種慰籍。

只不過死過一次的林殊,對他死忠的心腸卻無半分耐心,甚至還譏諷過,「你是沒見過一腔衷腸不懷貳心的下場嗎?你不惜自己的命,難道也不惜嫂嫂的淚?這樣天真的話,你也只能說說罷了,真要做,那就不是忠烈,是愚蠢了!」

蒙摯滿門忠烈,到了他算是真正的光宗耀祖,肩上的擔子束縛他不能為所欲為,忠誠的傳承也教導他不能叛逆。林殊更是名將之後,皇帝至親,卻落個無家無人的下場。因為人只會被朋友背叛,敵人永遠都沒有‘出賣’和‘背叛’的機會。哪怕是恩同骨肉,哪怕是親如兄弟,也無法把握那薄薄一層皮囊之下,藏的是怎樣的一個心腸。

正如這句:世上本沒有自由自在的人,只要一個人有感情,有欲望,就永遠不可能是自由自在的。

林殊對蒙摯的不隱瞞,是信任;蒙摯對林殊的維護,是情義。只不過沒經歷過的事情,莫問緣由,但行好事,堅守良知,渡己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