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燕草的小心眼,讓明蘭很不舒服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中,明蘭在盛府時期一共有十個得用的丫鬟:

小桃,丹橘,彩環,九兒,若眉,燕草,碧絲,秦桑,綠枝

其中小桃對明蘭最忠心,與明蘭患難與共,不離不棄

沒曾想到了這裡,明蘭的際遇一落千丈,這次她從王氏那搬到盛老太太處時, 竟然只有一個比自己更傻的小桃願意跟她去,其他的丫鬟一聽說要跟著去壽安堂,不是告病就是請假,再不然托家裡頭來說項,那個媽媽更是早幾天就嚷著腰酸背痛不得用了。

「小桃,你為什麼願意跟我?」明蘭希冀的問。

「可以……不跟的嗎?」

滄海桑田,一種落魄潦倒的空虛感迎面而來,明蘭拉著小桃的手,灰頭土臉的離開,她覺得這是非戰之罪,好比你被分進了一家任人唯親的家族企業,再怎麼賣力幹也還是二等公民,又何必上進呢,哎,還是去看看新單位吧。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明蘭是一個不怎麼得寵的庶女,本來如無意外,她會嫁給比盛家低一級的家庭,例如說貧寒的舉子家,或者說殷實商戶,總之需要很難會有像盛家那樣富足的日子,

于是,明蘭手下的丫鬟便動起了各種各樣的小心思,

例如說不願意陪著明蘭一起嫁過去的,就趁著明蘭還沒有嫁人之前就提前找藉口辭職走人(出去嫁人就是最好的辦法),

燕草就是這樣的人,而且她還相當讓人噁心,因為她得知明蘭將嫁入伯爵府之後,便馬上後悔起來, 吵著鬧著就算不嫁人也要跟著明蘭去侯府享福,

回到暮蒼齋,明蘭心裡一直想著這事,就問丹橘道:「 老太太與我挑陪嫁的人了,你且下去問問她們,有沒有捨不得爹娘的,或是有中意的親事了,別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了。

一旁的小桃聽了,連忙插嘴道:「我和丹橘姐姐自然是要跟著姑娘的!」

「廢話!」明蘭瞪了她一眼,「你閉嘴,我問丹橘呢!」

誰知丹橘一臉為難,扭捏著手指,明蘭大奇道:「莫非你不願意與我走?你但說無妨的。」

丹橘嚇了一跳,連連擺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怎能離了姑娘, 是……燕草和若眉。」

明蘭眉頭一皺,輕聲道:「你且說來!這些日子怕有不少人來托你罷。」

自從她定了顧廷燁的婚事後, 身價大漲,好些丫鬟婆子管事都想著能跟過去;于是就或明或暗的托人捎話,小桃是出了名憨直的傻丫頭,請她帶話沒准反要搞糟的,綠枝刀口無德,不被她諷刺罵上兩句就很好了,于是溫柔厚道的丹橘就成了最好的突破口。

丹橘一臉為難,結結巴巴道:「若眉…她是外頭買來的,且還有楓三爺……是事兒,她只有姑娘可依靠了。」

明蘭沉吟不語,若眉是房媽媽第一個想要剔除的人選,說她生得太好了,又識文斷字,心高氣傲,未免到時候心大眼高生出事端,就不好了。

「那燕草呢,她老子娘不是在給她說親事了麼?」

丹橘臉色更難看,低聲道:「……她說,她捨不得姑娘,想再多服侍姑娘幾年。」

這下,連明蘭的臉色也難看了。

小桃鋪好床,提著個青花纏枝瓷熏爐在暖閣裡慢慢的熏著,聞言,便回頭道:「 燕草姐姐的娘前幾日進府了,她們躲在屋裡說了好一會子話,原來就說這個呀。

冷不防被說破,丹橘一陣尷尬。

明蘭一眼看過去,丹橘垂首立好,明蘭淡淡道:「你始終是心太軟了。」丹橘被明蘭看的手足無措,實在不敢再隱瞞了,便囁嚅道:「 都是一塊兒大的,她說我們要去享福了,可不能落下姐妹。

明蘭心裡一沉,默了一會兒,才道:「若眉帶上, 燕草留下。

丹橘一驚,明蘭看了她一眼,繼續道:「……從明兒起,就叫綠枝頂了她的差事,叫她好生備嫁才是,我們一場情分,必不會少了她的嫁妝。」

丹橘應聲,掀簾出門前,忍不住回頭道:「姑娘,這些多年了, 燕草也算盡心,沒犯什麼過錯。」她服侍明蘭近十年,知道明蘭表面看著和氣好說話,但其實心意堅定,想定了的事很少能改變;只是好歹再多盡一次力。

「我知道。」明蘭坐在奩鏡前,支著一條玲瓏可愛的玉白手肘,緩緩道,「 可她存了這樣的心便是不好。那種權爵之家裡,便是你沒什麼歪心思怕也要被勾出歪心思來,何況她原就是個心智不堅的;這樣還能全了我們一場情意。

她不怕受騙,也不怕背叛,怕只怕騙她背叛她的,是她所信任所珍愛的人。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明蘭何等聰明, 怎麼會看不懂燕草的這等小心思?不光明蘭看得懂,就連明蘭的其他丫鬟也心知肚明,所以燕草算是和明蘭的團隊離心離德了,

小翠袖捂著腦門點點頭,又道:「哎…可惜燕草姐姐和九兒姐姐不能一道去,咱們一道好多年了,總覺著少了些什麼。」

若眉輕輕冷笑了下,道:「她們兩都是有福氣的,老子娘都疼著緊呢;用你來瞎操心!」

碧絲嬌滴滴的捂著小嘴,笑道:「九兒就別說了,劉媽媽本就沒打算叫她陪嫁的,不過是放在我們院裡過幾年舒坦日子的。 至于燕草姐姐,呵呵,她老子娘怕她跟著姑娘去夫家吃苦,便早早去房媽媽那兒求了自行配人,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姑娘的夫家可比娘家強多了!這回改口卻又來不及了,咱們姑娘是何等樣人,什麼看不出?!

丹橘聽她們越說越不像話,沉下臉來,呵斥道:「主子的事也是我們能議論的?!姑娘心好,不願拆散人家骨肉天倫, 且又聽說燕草爹娘給尋的女婿頗不錯,這才留下燕草的,你們混說什麼?!……适才秦桑妹妹說的對,隨著姑娘過去後,人人都要謹言慎行,把好嘴巴,別學那起子三姑六婆亂嚼舌根!姑娘的脾氣你們是知道的,她可不是那軟懦好欺的!」

丹橘是院裡的大丫鬟,平日裡轄制眾女孩,雖為人寬和厚道,幾年下來也有幾分威嚴,碧絲嘟著嘴不說話了,若眉也低頭不語。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從原著中幾處情景可以看出,燕草的這種小心思讓明蘭相當的不舒服,

所以後面翠微即使已經嫁人,但是明蘭還是把翠微連同她的夫婿都請了回來替她管理莊園, 但是對于燕草,則是提都不願意提及(明顯被噁心到了),

「夫人倒是個念舊的人,我聽說原本太太要送另一房人給夫人陪嫁的, 夫人央了老夫人,硬把咱們從金陵要過來。」何有昌歎道,他正值青壯,自然知道在金陵看老宅和來京城權貴之家當差,差別何其之大,「也是托了你的福。」

「……咱們可得好好當差,替夫人分憂。」翠微溫柔的看著丈夫,抬頭又道,「那年我去她院裡時,她曾對著我和丹橘她們幾個道‘予你們權值管治這群小丫頭,既是約束她們,也是考驗你們’。 如今看來,她怕是一早就瞧出燕草不妥了;咱們辦事可要秉著公心,辦錯了辦砸了都好說,倘若存了歪心叫夫人知道……夫人眼睛亮著呢,她眼裡可不揉沙子!」

何有昌頗敬重妻子,笑道:「這是自然!咱們出門前,爹訓了我足足兩夜呢;他說,能遇上個明白的好主子最好,但凡存了一顆忠心,便不會吃虧的。」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燕草幾度請求再次返回明蘭隊伍,明蘭都拒絕, 算是徹底和她斷了情分(這種朝三暮四的人就不能留在身邊),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