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敏家》原著:小敏再婚看得不是陳卓娶不娶,而是金波放不放人

與其說金波來北京另謀新路,不如說他早就打好了自己的算盤。第一步找劉小敏重婚,第二步問劉小敏拿錢。只不過他有一張騙人的臉和說鬼話的嘴,至少在撕開真面目前,小敏的媽媽王素敏就被蒙在鼓裡,甚至顧念以前的恩情,主動收留他,可惜惡魔就是惡魔,即便披了人皮也改不了吸血的本性。

小敏的再次懷孕,打碎了金波重婚的美夢

原著裡,他和小敏的婚姻之所以走到盡頭,主要是他婚內出軌女下屬被小敏撞個正著才離的婚,但小敏也有個藍顏知己,雖然僅限于書信往來,但卻成了他重新找上小敏最理直氣壯的藉口。

雖然倆人離婚12年了,但他想重婚的心從未斷過,尤其是看到小敏在北京發展得如此好,而他卻成了下崗無業遊民,這種強烈的對比,讓他覺得自己更應該找回小敏,而且這次他也打定主意,哪怕低頭認錯,讓小敏出出氣也認了。

無奈的是,他不知道小敏住在哪,但好在打聽到小敏工作的醫院,于是就天天掛個號,指明讓小敏給自己針灸,為此他還興奮了很久,覺得自己找到了一條重婚的捷徑,要知道當初倆人還沒離那會,小敏也是在意過不能天天見到他的。

被拒絕多次的他,終于逮到躲著自己回家路上的小敏,由于他的突然出現,嚇得小敏差點摔跤,正當他獻殷勤的時候,卻被後面一聲大喝嚇到,出來一個身材氣勢都強過自己的男人,原本他也有想過小敏可能交男朋友了,但他不認為自己會輸,更何況他和小敏之間還有個家駿。

但就在他剛說完公平競爭的時候,卻看到那個男人的手在小敏肚子面前畫圈圈,他瞬間都懂了,小敏懷孕了,這一認知讓他感到憤怒,深深覺得屬于他金波的自留地被被別人搶佔了。

尤其是那個男人扶著小敏時回過頭看自己的一眼,是那種取得勝利後得意的蔑視,把他狠狠踩在腳底的快感,而他只能像焉了吧唧的茄子低頭認輸。

在北京苦熬了幾個月卻得到這種結果的他,是怎麼著也不咽不下這口氣的,但他卻沒有鬧,相反不僅把小婕給他介紹的工作好好完成,而且也沒有騷擾兒子,有種山雨欲來風滿樓前奏的感覺。

其實,他和小敏的婚姻是小敏高攀了,雖說他出生小地方,但當年父親是廠長,母親是婦聯主任,走到哪都被稱呼為「金公子」,也讓他過上了得意的前半生,但隨著父親的去世,工作的整改,他從原來的技術部門到保衛科再到現在的下崗。

這讓他懂得了蟄伏,尤其是來到北京的震撼,都讓他明白自己的弱小,和小敏的步步高升,那套小地方的蠻橫,在北京不僅不好用,還有可能分分鐘進派出所。

嘗到的苦頭和受到的白眼都讓他明白,想要拿到自己想要的,就必須放大招,既然小敏懷孕了,那重婚的想法也就沒戲了,錢便是他來北京的重中之重,更何況即便重婚,他的最終目的也是拿錢,北京幾萬的房子小敏都能買得起,那拿個幾十萬自然也不是問題,想打發他金波自然得雁過拔毛。

推兒子做擋箭牌,榨幹小敏

憋了一陣子的他又到醫院找小敏,而且這次是鐵了心,一天軟一天硬,死磨硬泡,直至討一個說法位置。沒出意外的,小敏又叫保安了,只不過他當著看熱鬧人多的時候大喊了一聲「我是她前夫」。

看到小敏手足無措地驚愕,他深覺得自己已經取得了掌握主動權的第一次勝利,因為人言可畏,尤其是對挺著肚子的小敏來說,既然還想好好上班,那就必須得按照他的要求辦,如若不然這前夫現男友的大戲就夠話題了,而且小敏肚子裡的孩子也將名不正言不順。

沒出所料,前丈母娘王素敏就主動約他了,還特地約在凱德Mall樓地下一層人多眼雜的地方,其實這早就他玩剩下的,想他也做了幾十年保衛科科長,如何攆人是他的拿手好戲,更何況手裡還有王牌殺手鐧。

等王素敏到了後,他才從以早就到的拐角處伸手打招呼,看到這位願意挺身而出前丈母娘驚訝的表情,他內心就樂開了花,沒錯,他的殺手鐧就是兒子金家駿,雖然小敏一家不想跟他扯上關係,但兒子的臉面卻是她們最不想違背的。

看著和顏悅色問好的祖孫倆,他也沒有擺什麼譜,而是上來就哭窮,沒錯,這次他的目的很明確就是要錢,雖然他要錢沒有名目,但之前小敏說過會給兒子一筆錢,不管是上學用還是結婚用,總而言之他今天要的就是這筆錢。

以前他還沒想好用什麼理由,畢竟兒子還小用不到這筆錢,現在好了,小敏懷孕另走一家,那兒子的錢一定要先拿出來,對他來說,過了這個村就沒這個店,機會必須抓緊。

他偷偷踢了兒子一腳,兒子就抬頭背書似地說,「外婆,媽馬上要再走一家,我和我爸都支持。現在我要上大學,家裡錢緊,以後想往上走,肯定得有底子,媽之前既然給我存了錢,索性放我這存著,我不亂花,將來要用的時候,爸媽都同意我才動。不會亂動。不管以後媽有沒有孩子,我都是老大,出社會肯定比弟弟妹妹們早,我會孝順媽,孝順外婆。」

看著王素敏一陣紅一陣青的臉,他很滿意,他知道這是氣的,就像面前這一桌子殘羹冷炙一樣,想要擺脫他這個麻煩,就得有個錢的說法。

聽著王素敏說錢留著以後用的時候再給打太極的話,他就覺得好笑,既然都挑明瞭,還來這套,索性惡人就做到底吧,直言不諱地說,「媽,別打太極,今天就聽您一句話,您一言就是九鼎,您說行,那就是行。我也不想一遍一遍再找孩子媽去。這些年我算想明白了,離了就是離了,合的時候沒全力以赴,分的時候圖個全身而退,咱不吃回鍋肉,只要對駿駿好,我絕對死得遠遠的。

現在的他就是又俗又辣沒臉沒皮,為了拿到錢再難聽的話都說得出口,因為他才不會顧及兒子的情面,也不會看老人家的臉,唯有錢才能填補內心的貪婪,今天不咬下一塊肉,他是絕不鬆口的。

如今的他終于明白了,以前是自己太傻,竟會想著用溫情打動小敏的心,現在才懂得只要兒子在手,別說錢了,就算再多要點,小敏一家也會想辦法。他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更何況小敏的肚子大了,著急結婚,但結婚的前提不是有沒有男人娶,而是他金波願不願意乾脆放手。

壞前任如大坑,爬出來也沒了半條命。

對于婚姻,尤其是再婚的女人,不僅要費力調諧好多個家庭的平衡,而且更要預防好各自的前任,因為前任雖是過去式,但該有的麻煩卻一個也逃不掉。

就像小敏,明明都離婚12年了,卻還是甩不掉前夫的糾纏,或許小敏的初衷是為了顏面,但金波卻不會顧及,因為他本身就是個大坑,既然小敏入了坑,能不能留半條命,或許都得看他心情。

只要小敏還想著兒子,那就有出現的理由,因為他的存在既能輕易破壞小敏新的戀情,還能得到更多的好處,誰讓他們曾經在一起過呢?

婚姻存在的意義不就是結了婚等于捆綁,即便離了婚也解不開的死扣嗎,不管你多努力撇開,但過去的就在那裡,無論誰翻出都如一條抹不去的疤刺眼醒目地存在著,遇到好的前任就橋歸橋路歸路,運氣差遇到壞的前任,就等著被無限制宰割吧。

金波這個早過不惑卻無所事事,連自己都養不活的無用男人,他沒有出路,也想不到出路,咂摸身邊人,能扒一層就扒一層吧,至少還夠他瀟灑一陣子。

大家不要覺得現實生活中不存在金波這樣的人,其實殘酷的是比他心狠手辣的人多的是,因為世間就是由一個個不幸和一個個幸運組成,只不過幸和不幸的排列組合沒有規律可循罷了。

小敏的遭遇也告誡我們:對待前任,一是一二是二,不要顧念舊情,因為人心隔肚皮,沒落時求助于你的人,未必會懷有感恩的心,冷心冷清處理或許是更好的做法。對待感情,如果不想跟對方瓜葛,就要學會一口回絕,因為給別人留機會就是不給自己留活路。

世上最動人的是情,最傷人的也是情,有情可以飲水飽,無情卻要你命,愛情誠可貴,生命價更高。

願你做個有心無情之人,感情細細品,來了好好把握,走了一刀兩斷!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