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被康姨母送到顧家當妾的康兆兒,后來到底怎麼樣了?

重刷《知否》,康姨媽的毒計再次刷新了我對她的印象。

上次我們詳細說了名場面——盛老太太中毒始末,今天我們來談談康姨媽另外一個細思驚恐的毒計——兆兒入府為妾計。

明蘭嫁入顧家后,潑天的富貴讓不少人眼紅。

尤其人家不僅富貴,而且感情好的好似蜜里調油,顧府后院的人幾乎都散盡了(也有那散不出去的。顧廷燁也是看都不愛看一眼),此事做得不比尋常,京中都已經傳遍了,不知羨煞了多少夫人小姐。

小秦氏不用說,老侯爺那吃了姐姐一輩子狗糧,回頭還的吃顧廷燁夫妻的,氣的都快失了智了。自己堂堂侯府嫡出小姐,做繼室做得還不如一個庶女,憑什麼她一輩子做得像個管家,到頭來爵位沒有了,家產也沒有了,既然她得不到那就要毀掉別人的。

而康姨媽嫁入康家后,「苦日子」也就開始了。康家是金玉其表敗絮其中,兄弟不睦,康家族中也沒有出挑的子弟,出仕的子弟也都是些不入流的小官。康姨夫自己也仕途平平,今天靠岳家明天找盛家,支來擋去也就能保持外表,內里是日漸衰落。

他又風流成性,家里姨娘通房鶯鶯燕燕、庶子庶女一大堆。康姨夫好面子,這嫁娶用度排場要有,日常花銷樁樁件件又不能寒酸,這讓當家的康姨媽,只能賠上自己的嫁妝,長年累月賠的是七七八八,心里窩火得不行。眼看小小的/庶女盛明蘭日子過得這般體面,不眼紅就不是她康姨媽了。

康姨媽和小秦氏這兩個「苦大仇深」、「善良辛勞」、「身份尊貴」的中年婦女,本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原則,高度一致的一拍即合。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同仇敵愾的當即決定組隊誓要讓顧侯夫婦好好地得個「教訓」。

自上次「站規矩」折騰明蘭,被常嬤嬤痛罵一頓后,康、秦兩人又生一計——送康兆兒入顧府。

說實話,第一次看劇的時候小編并沒有覺得這一段有多險惡(就像祖母中毒后來細細分析才覺得康姨媽是真的狠),再看才明白什麼是宅斗當真是步步危機,看清一個陷阱還不夠,還要看清后面兩步、三步,也只能尚保無虞。

明面上,康、秦兩人設計送康兆兒入府,表面上目的有三:

一來:為的是分掉明蘭的寵愛,有小秦氏作保,他日若生下一男半女顧家必得有一杯羹分給康家;

二來:康家人進府做姨娘,康家門第不低入了顧府也是貴妾,天長日久吹枕頭風給顧廷燁,挑撥顧侯夫婦關系,給明蘭添堵讓顧廷燁后院著火,妻妾鬧起來少不得被人說他私德有虧;

三來:兆兒入府時,顧廷燁外出辦差,明蘭有孕臨近生產,古代生產如同鬼門關走一遭,若一時為此事生氣不快,驚了胎氣。。。后果不堪設想。

而事實證明,我們還是將秦、康兩個老巫婆看得簡單了,這計劃大有文章。

顧廷燁與明蘭成親后,康姨母整日和小秦氏嘀嘀咕咕。怎麼可能不知道,夫妻兩人情好絕非一般,康兆兒無才無貌,還是與小秦氏有瓜葛的,別說親近的,天然更多一分警惕倒是真的。

納妾納色,就算康兆兒巧舌如簧,哄得顧廷燁、明蘭兩人無戒心。可康兆兒姿色平平,怎麼比得過明蘭,那可是書中一流的美人。顧廷燁年少時也是在花叢里來回走過的,什麼美人沒見過口味高著那,憑什麼秦、康兩人就覺得能吸引了顧廷燁?

退一萬步說,明蘭就將康兆兒關起來,等顧廷燁回來處理不行嗎?

顧廷燁可以說自己不想要、不喜歡、發賣了都行,畢竟是個妾,臨了安上個不敬主母、不順主公隨便一個罪名送到莊子上去。秦、康兩人送人進去的人就如泥牛入海,連個響都聽不見就沒了。還能反手說康家閨訓不好,小秦氏識人不明的名聲散出去。

所以大家可能也看出來了,康兆兒進顧府就不是為了爭寵(沒實力),更不是為了挑唆(沒能力),真正的意圖是要她的命。

原來康姨媽在康兆兒進顧府前就囑托她,找準機會尋死,然后讓她來收尸。不僅如此還要在她身上見到各路傷痕。

送康兆兒有三點好處:

無靠山,有事 無依無靠;有娘親、弟妹 做把柄;是 康家人,有身份

無靠山真的死了,沒人會追尋真相,沒人會追究康姨媽到底扮演了什麼角色;

有把柄就就即使無人監督,她也一定會聽康姨媽的找機會尋死,搜了剪子就撞墻,觸柱、投井,抱定想死的決心明蘭是防不勝防。最好在身上再留下各路傷痕,這樣就可以去府衙狀告顧家逼死人命;

再有康家庶女的身份,這事就會鬧得更加無法收拾,顧家主母善妒手狠,逼死長輩給的妾室,還是自己的表妹,這得是多大的罪名,名聲不要想了,內獄都有可能。

小秦氏再在旁邊煽風點火,顧廷燁保不保得住明蘭尚要另說,顧廷燁自己也難逃言官、政敵的責難。

要知道當時新帝繼位,朝廷空降新勢力,顧廷燁這個都督不知道多少人眼熱。此時新舊勢力正明槍暗箭,太后等人蠢蠢欲動。若此時顧家出了逼死良妾的事,無疑使政敵有機可乘,還不借機扳倒顧廷燁,斷新帝一方軍事實力就怪了。

康、秦兩人這一招狠毒程度,可見一般。

再說到我們題目中的問題,康兆兒后來怎麼樣了?

明蘭給了康兆兒兩條路,一顧府為妾;二送她去宥陽,那有她嫡親姐姐,還有盛家,可以可以給她找人家好好嫁了。

兆兒選了第二條,她說:

(如果可以選)我寧死不為妾,我小娘說過,誰也不是天生下賤,誰不想好好嫁人,做正頭娘子,表姐,我不做妾。

這一句話救了她自己的一生,這女孩當真不一般。顧家潑天的富貴不知道迷了多少人的眼,明里暗里多少人想入府,分得一杯羹。

兆兒又有小秦氏保她「生下子嗣」的許諾,若是換了旁人,八成就點頭同意。可這姑娘沒有,有人說「寧做英雄妾,不做庸人妻」,就如林小娘一般,算盤打得叮當響,最終不還是被遺棄在莊子里。

慕強不錯但行事要有原則,要知道自己的處境,過分自強就會將自己置于險境,能真正搏出來的又有幾個?兆兒勝在性子溫順、勤勞能干、找個小富之家,做正頭娘子有面子又有里子。以己之短攻他人之長,絕對是不明智的做法。

顧府雖然富貴,但古代妾室地位本就低下,這富貴的正頭主子是老爺太太,妾室能得到的只能算是賞賜,生生低人一等。

若來日生下兒子,兒子爭氣分府而居(如同書中的香姨娘),人生大半好年華也已經過完,年紀輕輕的兆兒去搏一個這樣縹緲的未來真的值得嗎?

所以,做人要守住自己的底線,不要為權勢富貴迷了眼,將人生握在自己手里才能真正得到自己想要的生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