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從未盛寵、從不失寵的穎妃,領軍不卑不亢的蒙古天團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後來草原上的小公主,巴林部來的穎嬪,也就是後來的穎妃。《如懿傳》後宮中蒙古嬪妃心最齊, 一開始就是以恪嬪為首的,穎妃來了之後就是以穎妃為首了。

穎妃入宮的時候,沒趕上皇帝最寵愛如懿的時候,她看到的只是金玉妍、魏嬿婉這樣心機深重,為自己謀私利的人不斷上位,不斷蒙聖寵。而宮裡以真心待人的皇后和愉妃被處處掣肘,皇帝甚至為了寒香見打了如懿,尤其是之後如懿斷發被送回宮裡,魏嬿婉上位皇貴妃,主理六宮。

對穎妃來說,她喜歡的幾個人在宮裡的寵愛和權勢都在走下坡路,而她看不上的小人在走上坡路。魏嬿婉那種小人她看不上,金玉妍這種為求上位不擇手段的女人她看不上,還要小心提防打壓。因為金玉妍出身玉氏,金玉妍受寵就表示玉氏受寵,可能對蒙古的發展不利。

穎妃剛入宮不久的時候,恪嬪就對她說, 令妃天天盼著生兒子,我從來不盼,因為咱們身後是蒙古,蒙古就是咱們的依仗。

原著中的穎妃,同電視劇中那個結合了忻、穎二妃的小可愛,差距有點兒大。

如懿懷著永璂時,皇帝選了秀女四名,分別是巴林氏為穎貴人,西林覺羅氏為禧常在,林氏為恭常在,拜爾果斯氏為恪常在。

如懿身為中宮皇后,自然得安排新人住所,於是定下恭常在和禧常在入住景仁宮,穎貴人和恪常在入住咸福宮。

皇帝特別叮囑,穎貴人和恪常在是蒙古親貴之女,佈置上要格外有些蒙古的風味。

朝廷不久前剛平定西藏郡王叛亂,如今准葛爾內訌,蠢蠢欲動,這樣的人選,倒是對滿蒙各部極好的安撫。

十二月裡,四位新人入宮,新鮮嬌俏,此後一段時間內侍寢的便多半是這四人。其中這位穎貴人長得杏眼櫻口,臉若粉雪,年輕嬌憨中帶了幾分草原的剛毅爽利,尤其得皇帝喜歡,臨近新年時便封了穎嬪,于新人中一枝獨秀。

當時的魏嬿婉因為鹿血酒事件,驟然失寵,要見皇帝一面也難,便將主意打到了穎嬪的咸福宮,接連去了幾次。穎嬪雖是新人,卻也手段不俗,只和恪常在勤謹侍奉皇帝,哪裡肯讓魏嬿婉見到?反而冷嘲熱諷「令妃放心,皇上在我這兒好好的,怎麼也不會貪喝鹿血酒了。」

這倆人以後長期不對付,源頭就在這裡。

無論令妃失寵還是後來翻身又得寵,穎嬪對她從來沒有客氣過。

穎嬪出身蒙古親貴,骨子裡自帶傲氣,魏嬿婉這般出身微賤手段卑劣的人,穎嬪哪會把她瞧在眼裡?

穎嬪的傲氣,不僅僅是對魏嬿婉,即便是翊坤宮的繼後如懿,她也並不如何放在心上,不過維持表面禮數而已。

這一點同和敬公主倒頗相似,和敬公主縱然心裡頭厭憎極了如懿,表面禮數還是一絲不差,否則便是自己不尊重了。

穎嬪她,從來都不是如懿皇后的友軍。

如懿懷著永璂時,因為不想讓皇帝高興得太早,也不想讓別人不高興得太早,根據民間「酸兒辣女」的說法,特意找了個川菜廚子,天天紅油火辣,等於宣告:本宮懷了個公主。

於是甚是受寵的穎嬪在背後嘲笑——好容易懷上了孩子,不過是個公主,有什麼趣兒……

璟兕受富貴兒襲擊,得狂犬病而亡,五七回魂之夜,皇帝去了穎嬪宮裡,因為這一日是穎嬪的生辰。

皇帝還特意晚去了,按他的說法—— 朕一日沒有理會穎嬪,只當不知道她生辰的事,只怕這個時候她都己經生氣失落得很了,卻又不敢發作,朕此時再去,她才會又驚又喜。

肯如此花心思哄穎嬪高興,是因為當前的準噶爾戰事,穎嬪的族人出力不少,更何況滿蒙一家,蒙古一直是大清的有力後盾,因此皇帝對穎嬪長久眷顧。

穎嬪在這樁滿蒙聯姻中,始終具備現實的清醒,她不像如懿,一味沉溺於小情小愛渾不似個皇后的樣子,也不像魏嬿婉,手段齷齪無下限。

她始終懂得自己擁有什麼,可以依仗的是什麼,不管是從剛入宮時的貴人,還是後來晉升到嬪到妃 ,都是領著蒙古嬪妃自成一派,從不參與皇后党與令妃黨的爭鬥。

因這一點,皇帝甚為看重她,哪怕蒙古嬪妃均無所出,也不影響她們在後宮的地位。

後來皇帝還把魏嬿婉產下的七公主交由穎嬪撫養,按規矩,只有高位嬪妃撫養低位嬪妃的孩子,沒有這樣倒過來的。

穎嬪在後宮,一直是寵妃,雖然從未寵冠六宮。

穎嬪升穎妃,是在如懿給寒香見喝下一碗絕育藥,挨了狂怒的皇帝一個巴掌之後。那一天,容貴人晉容嬪,令妃晉令貴妃,穎嬪晉穎妃,慶嬪為慶妃。皇帝說皇后倦乏,力有不逮,後宮諸事,交由令貴妃權宜協理。

如懿潰敗自盡于翊坤宮後,不掩飾對令皇貴妃輕視之意的,除了容嬪,就是這個穎妃為首的蒙古天團了。

穎妃的高光時刻,聚焦在一場奪女大戰。

七公主的親媽魏嬿婉罵穎妃教壞了璟妧,養母穎妃鄙視魏嬿婉是用齷齪手段上位的女人。

魏嬿婉命宮人杖責穎妃。

穎妃冷眼打量著魏嬿婉,一段金句出口: 「我雖然是妃位,但我的背後是蒙古各部。你是皇貴妃,卻毫無根基,風雨飄搖。」她含笑逼近,「許多事,不在位分,不在兒女多少,而在前朝後宮,勢力交錯。這一點,你比不上我。」

在太后干預之下,奪女大戰穎妃完勝。

以此事為界,穎妃為首的蒙古天團與魏嬿婉從暗中鬥氣,到明著結仇。

如懿死後的十年歲月,魏嬿婉統治後宮,看似風光無限,實則舉步維艱,既有這幫背靠著蒙古各部的穎妃黨明嘲暗諷一刻不肯消停,又有我行我素的享受貴妃待遇的容嬪橫衝直撞,更有一個目無尊上的小蹄子汪芙芷,魏嬿婉竟是一個都開罪不起。

到了七公主璟妧議婚的年紀,皇帝同穎妃商量後,便將璟妧許嫁了穎妃的母族。掌心裡捧大的寶貝女兒嫁回自己娘家,於穎妃,於她母族,都是無上的榮耀。且這樁親事皇帝只和璟妧養母穎妃商議,並不同生母魏嬿婉提上半句,這也表明了皇帝是極認可穎妃對璟妧的養育之恩的。

穎妃這後宮裡的大半生之所以安安穩穩無風無浪,一是因為她強大的娘家,二是她清醒而剛毅的性格。要說同樣有強大娘家的,忻妃和豫妃都不差,可是她們一個脆弱,一個猥瑣,人生結局頗不理想。

歷史上的穎貴妃巴林氏,蒙古鑲紅旗人,都統兼輕車都尉納親之女,初進宮封為常在,乾隆十三年晉貴人,十六年冊為穎嬪,二十四年冊為穎妃。

嘉慶三年,太上皇乾隆封之為貴妃。嘉慶五年二月十九日去世,年七十,次年二月十三日葬入裕陵妃園寢。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