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最颯的烈女藍曦格格,橫掃後宮的一道璀璨之光

乾隆二十三年秋,蒙古霍碩特部藍曦格格入宮,封恂嬪,頗受皇帝恩寵。

霍碩特部曾經幫助準噶爾部作亂而惹惱皇帝,因此獻出藍曦格格與大清聯姻,以求得庇護。

藍曦格格是有心上人的,他叫阿諾達。為了保住霍碩特部的平安,他們倆願意犧牲自己的愛情,凡事都要付出代價,這個道理他們懂。

藍曦格格不喜歡紫禁城裡四四方方小小的天,也不喜歡皇帝,可是依然盡心侍候皇帝,只有一個人獨處時,才會回憶在草原跑馬的時光,她真喜歡草原上望不到盡頭的藍天,還有遍野的花兒。

但她不得不在宮中做皇帝的寵妃,直到博爾濟吉特部王爺送來三十歲的女兒厄音珠。

厄音珠擅爭寵,皇帝漸漸冷落了藍曦格格,而她正合心意。

藍曦格格常常掛著一條松石鏈子,墜著阿諾達送的一顆白森森的狼牙。她愛獨自拉馬頭琴,來來回回《朱色烈》單曲迴圈,這是講述男女堅貞之情的曲子。

藍曦格格雖然與阿諾達不在一起,他們的心是緊緊相依的,也許這輩子就這樣了。

乾隆二十六年八月,皇帝照例木蘭秋獮,蒙古各部王公都列位其間。

穎妃、豫妃和恂嬪藍曦格格都是蒙古親貴出身,自然同去。

藍曦格格不知道的是,早在一年前,她的父親和族人協助清軍掃平寒部餘孽時出了意外,死傷大半,父親已是不在了。

因為皇帝一直瞞著她,所以藍曦格格一直安心在後宮。

情郎阿諾達偷偷潛入木蘭圍場找到她,告訴她當初皇帝讓霍碩特部的族人清掃寒部殘軍,卻故意不告知殘軍手中有火器,老王爺帶精銳前往,都折在了那場戰事裡。

阿諾達要帶藍曦格格走,藍曦格格對皇帝的冷酷和欺瞞又是厭惡又是痛恨,而且父親也不在了,她的犧牲不再有任何意義。

她決定跟阿諾達走。

所以藍曦格格的烈,並不是三貞九烈的烈,她可沒有滿腦子「從一而終」的迂腐念頭,她是為了族人不得不委身于奔五的皇帝,既然她犧牲自己以維護的利益不存在了,她自然棄這個老男人如鄙履,阿諾達才是她共度此生的良人。

也算藍曦格格和阿諾達倒楣,被繞近路回帳歇息的如懿母子迎面撞上,阿諾達挾持了永璂。

因著對藍曦格格的一縷憐憫之情,更為了永璂的安全,如懿本欲偷偷放走阿諾達,卻被豫妃撞見,大喊大叫,驚動了侍衛與皇帝。

侍衛們提足奔跑之聲漸近,隱隱有兵刃出鞘。藍曦格格咬著唇歎氣,「阿諾達,來不及了!」

阿諾達仍持刀脅迫著永璂,沉著道:「藍曦,你別怕!我既然敢來見你,便料到有這一日!當日我不能留你在部族,又不能在戰場護你父親周全,今日無論如何,一定要帶你逃離這裡,免得深受其苦。」

這時候的如懿哀求道:「永璂只是個孩子,你挾持我,挾持我啊!放他過來,我是皇后,你挾持我他們或許能放了你。」

藍曦格格平日在後宮雖不與眾人交往,亦不沾惹是非,但一雙慧眼早就看得心中雪亮,因此對于如懿「以皇后換皇子」的方案,她不過冷哼一聲,「你這個皇后形同失寵,帶著有什麼用?」

阿諾達悶聲接上:「不錯……你這個皇后也不過是個可憐蟲!」

如懿仿佛被人當面狠狠摑了一掌,之前至少還留著皇后虛尊的面子,如今被人清楚挑明,她這皇后不過也只是個可憐蟲。

被侍衛團團圍住的藍曦格格心知逃走無望,能與阿諾達死在一處,亦是蒼天憐惜他倆這一番真情了。

藍曦毫無懼意,先是向皇帝宣佈了她與阿諾達青梅竹馬的深情,再痛斥了皇帝害得她家破人亡,還蓄意隱瞞。

接著又自傲自己好歹是一族的公主,諷刺皇帝不過是熱河行宮醜陋宮女所生,還仰天笑著建議皇帝追封李氏為聖母皇太后。

感覺戴了綠帽子又飽受羞辱的皇帝親手射殺阿諾達,皇帝最得意的兒子五阿哥永琪拿刀捅了藍曦。

可即便藍曦命不久矣,仍不肯咽下任何對皇帝的不屑。她回眸輕輕一笑,瞟一眼淩雲徹,緩緩道:「皇上,你看你,在自己妻兒面前,還不如一個侍衛抵用。所以我哪怕死,也要離你遠遠的。」

藍曦格格臨死前做的最後一件事,是將自己一寸一寸挪到阿諾達身邊,依偎在阿諾達懷中,含笑逝去,熱烈綻放如一朵木棉。

皇帝縱然惱怒得七竅生煙,欲將他倆五馬分屍,卻也不得不以一句「恂嬪霍碩特氏突發急病,薨于行在」來收場。

其實後宮中的烈女子,除了藍曦格格,還有一個寒香見,甚至起初寒香見的刺殺和自毀容顏比藍曦格格更烈。

她倆的區別在于,藍曦格格是為了族人的平安,心甘情願入宮,小心謹慎地侍奉皇帝;而寒香見同樣是為了自己族人,她卻幾乎是被迫不得不留在宮中,迫她的人,不僅是皇帝,還有皇后。

相比之下,藍曦更具有主動犧牲自我的意識,那麼當犧牲自我的前提條件消失後,她主動撤離的意願也是極其強烈的,不成功,毋寧死。

藍曦格格在《如懿傳》中的篇幅不多,電視劇中更是刪掉了這個人物,但顯然比起可憐蟲如懿,比起背鍋俠琅嬅,比起腹黑王海蘭,比起陰毒雙姝金玉妍魏嬿婉,藍曦格格是後宮中最颯的烈女子,她的故事雖然短暫,卻璀璨光曜,仿佛草原上最亮的那顆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