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裡的三個穿越女,個個都身手不凡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其實是一部穿越小說,裡面有好幾個從現代穿越過來的人,其中就包括主角明蘭,至于穿越形式, 就是某個現代人突然遇難,之後靈魂就穿越到了古代某個忽然生重病的人身上(類似于步步驚心)。

下面我們來說一下知否原著裡面那些個穿越女:

一:明蘭,真身是法庭書記員姚依依,在山區遭遇山泥傾瀉之後穿越,

其他沒有子女的姨娘,姚依依就不知道了, 請不要責怪姚依依這樣消極怠工的穿越態度,實在她的穿越著實悲催了些。

看過《壹號法庭》系列港劇嗎?唇槍舌劍,你來我往,愛恨情仇,多麼有挑戰性的職場,看見那個身披律師袍的美女了嗎?不,不,姚依依不是那個律師。看見律師前方那個剛正不阿的法官了嗎?不,不,姚依依還沒這個資格,請大家順著視線往下移,法官右下方有個埋頭打字寫東西的哥們,對了, 姚依依就是一個光榮的人民法院書記員。

從XX政法大學畢業後,姚依依參加了公務員考試,殺過千軍萬馬,擠過獨木橋,終于成功地進入一個離家很近的地方法院任職, 這個鐵飯碗讓要好的女同學們都羡慕不已。法院由立案庭,刑事庭,民事庭,審監庭和執行局組成, 姚依依有幸被一位熱衷于組建娘子軍的老太看中,點入最繁忙的民事庭裡當書記員。

法院的工作和港劇裡完全是兩碼事, 姚依依在庭上不需要說話,不要判斷,除了不斷記錄列證,她幾乎可以算是隱形人,不過最後判決書上倒會有她的名字,經手事務中最多的就是分家產和爭遺產,這讓姚依依年輕的心靈飽經滄桑。

不過偶爾姚依依也會遇見一個帥帥的律師哥哥和很有氣質的檢察官哥哥,可惜在氣勢淩人的美女律師面前,姚依依絲毫沒有發光的機會,于是在那兩位哥哥雙雙傳來有女朋友的那天, 心靈得到昇華的姚依依英勇的向法官老太表示,願意和她一起去支邊一年。

有一種叫‘馬上法庭’的,對于那些貧困山區而言,交通極其不方便,進城去一次得好幾天甚至一星期,如果原告沒有秋菊女士的毅力,通常會息事寧人,于是就有了這種‘馬上法庭’,早期的時候,敬業的法官會帶著小組成員,牽著幾匹馬或騾子,扛上所需的檔印章等東西,徒步走村串嶺去那連車子也開不進去的地方,按照傳票去當地開庭, 總而言之這是很苦的差事,當地的法庭往往人手不夠,于是需要周邊城市的法院支援。

姚依依的頂頭上司老太,差一口氣就能評上副廳級幹部,于是她咬著牙要去,可單位裡其他女孩子可不願意,沒有男朋友的急著找,有了男朋友了緊著盯梢,誰也不肯去,這時姚依依挺身而出,老太頓時感動的內牛滿面。

當了十幾年婦女主任的姚媽一聽見女兒這個決定,當場就要拉女兒去醫院檢查腦子,在大城市打拼事業的能幹哥哥往電話裡一通爆吼, 只有政府單位的姚爸思想崇高,覺得女兒十分有理想有道德,細細分析了支邊的利弊之後,姚媽才緩過來。

其實姚依依並不是沖著一年後有可能的升職機會去, 她只是覺得自己的人生太一板一眼了,完全按照國家規定的計畫,讀完小學中學大學,然後工作,將來結婚生子,一輩子都在一個按部就班的環境中生活,日子固然舒服,可卻少了必要的人生閱歷,她希望能去不同的地方看看走走,瞭解和自己生活的不同世界的人們。

一年後,姚依依吃盡了苦頭,帶著滿心的滿足和驕傲,終于可以回城的時候,當地突然連日暴雨,好不容易一天雨晴了,老太連忙帶上組員開著一輛麵包車急忙趕路,途中, 她們遇到了天殺的泥石流

躺在床上,換了殼子的姚依依同學只想說:保護山林,人人有責,亂砍亂伐,斷子絕孫。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原著裡,康姨媽對明蘭曾經有過一句這樣的評價: 辦案老辣的陳吏!

康姨媽倚著椅子,半張臉都疼麻了,半響才嘶啞道:「 好,我算是小瞧你了!沒想到盛家門裡還有你這麼號人物?這回算我栽了!」她做夢也想不到,明明是上門來驗收勝利果實的,卻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明蘭恨她入骨,掌心裡摳著指甲:「早在姨媽送表妹來侯府那會子,就該想到了。」

康王氏氣的渾身發抖,心中又恨又悔,恨的是此人如此難纏,悔的是自己為何不多小心些。其實她也不是沒料過若叫人察覺後會如何,不過她算著時間,應先是王氏受疑,再是牽連到自己,接著一通質問扯皮……怎麼也該至少一兩日才發作起來。

不曾想方短短一夜,這死丫頭下手如此之快,佈置如此周全,迅雷不及掩耳,處處搶先,綁票誆騙,無所不為——實在膽大包天之極,打她個措手不及。

這哪是閨閣深門的大家小姐,分明是辦案老辣的陳吏!哪個會想到?!

——節選自《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

一個飽經世事的法庭書記,辦起案來怎麼能不老辣?

二:琉璃夫人,就是朱曼娘的偶像琉璃夫人,不過琉璃夫人沒明蘭那麼幸運,她是歌姬出生,身份卑微。

其中點擊率最高的莫過于《琉雲翹傳》,好幾個女眷各點一段, 明蘭略略一算,幾乎把整出《琉雲翹傳》都點齊了。

這齣戲自前朝起,近百年來始終盛演不衰,女眷們尤其鍾愛。

劇情概要如下:話說某朝中期,一位名妓因緣際會結識了一位少年探花郎,兩人雖貴賤殊途,但卻一見如故,傾心相愛;後探花郎雖將名妓贖身併入了良籍,然家門容不下煙花女子。這名妓倒也剛烈,直接留信出走,並勸探花郎另娶高門淑女為妻。

探花郎遍尋愛人不得,只得從父母之命,多年後,新鰥的探花郎被點為巡邊禦史,于邊疆巡視之際恰遇羯奴大舉進犯,探花郎率領軍民極力抵擋,然敵眾我寡,眼看援兵遲遲未到,就要城破身死,探花郎都已把劍架在脖子上了,這時忽然羯奴中帳大營大亂;探花郎抓住時機,趕緊吩咐守城官兵趁機急襲,果然得手,危機自解。

戰後清點才知道, 原來是一女子斥重金急購了五百牛羊馬匹,然後于尾部點上火,效仿田單的火牛陣,讓牲口群從毫無防備的羯奴後方沖過去;探花郎見疑,細細打聽之下才知道,這女子赫然就是那名妓。

最後當然是大團圓結局,才子佳人琴瑟和鳴,白頭偕老,兒孫滿堂。

這故事很爛俗,但卻很動人,因為這齣戲是真有其事,講的是前朝一段奇緣。

那探花郎姓高名覃,乃江左名門子弟,他少年得志,十六歲就科試簪花,先後輔佐了三位皇帝,一生大起大落,福澤百姓無數,後被錄入正史《名臣傳》。

而他的妻子更傳奇,因為,她的確是秦淮河畔的歌妓出身,後世稱之為‘琉璃夫人’。本來嘛,這樣不大好見光的身份,就算瞞不了當時人,好歹在書面上做些文章,糊弄一下後人也好,偏偏這位高夫人實在太有名了,而他們的事情鬧的也太大了,就算正史上不寫,野史上那也是鋪天蓋地。

——這時,八角亭那邊忽響起一陣輕鼓,由緩至急,四個樂工一起十指疾撥三弦,如泣如訴,若滿地瀉珠,驚心動魄,明蘭抬眼看了看身旁的朱氏,再看看幾位妯娌,只見她們都是一臉激動心醉,明蘭知道,最精彩的一段來了:

高覃從邊城回家苦求高堂,雙親終于同意納琉璃夫人進門為妾,誰知琉璃夫人不幹,她對著情郎歎了口氣,說了一句名言: 「吾愛汝甚,然吾也愛己甚。」

她說,她受了半輩子的白眼輕視,脫了賤籍後,已決計後半輩子挺起脊樑做人了,是以開作坊,招學徒,經商行賈,已經替自己掙下尊嚴的生活,並且她現在過的很愉快。

高覃堅決要娶她,江左高家卻死活不答應,這件事鬧的天下皆知,連市井街坊都熱衷談論;最後,高覃毅然放棄似錦前程,棄職去銜,還被高家開除宗祠,趕出家門。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