羋月傳:羋月來燕國為質,孟嬴為何避而不見?隱情難以啟齒

易理人生 2020/10/20 檢舉 我要評論

1、羋月見孟嬴,孟嬴哭了

雖然最終在郭隗的安排下,羋月如願以償的見到了孟嬴,但卻看到孟嬴欲拒還迎的不自然,她眼神裡明明有驚喜和期盼,卻又有恐懼與躲閃。 似乎她們中間隔著一道無形的牆,令人無法逾越,也不敢觸及。

孟嬴起初是端著架子的,對羋月只是盡一些「地主之誼」,不敢敘談情誼,但幾杯酒下肚後,孟嬴漸漸有些忍耐不住了,還是流露出了自己的真情,她們回憶起了在秦國時的一切,以及那美好而溫暖的情誼。原著原文如下:

孟嬴點頭對羋月笑道:「以前冬天,我總是喜歡握你的手,你的手不管什麼時候都是這麼熱。讓我再握握你的手吧。」說到這裡,她不由得伸手,握住了羋月的手。當她握住羋月的手,就感覺到了不對。眼前的手,手指粗大,長滿了凍瘡。她翻過來,看到手心的粗繭。

孟嬴忽然顫抖起來,最終壓抑不住。她忽然站起,暴躁地推開席上的擺設,推開擋在她和羋月之間的障礙之物,踉蹌著離席,撲到羋月的席位上,捧著羋月的手貼到自己的面頰上,哽咽著道:「對不起,羋月,對不起。」

這一刻的孟嬴內心無限的自責與痛悔,羋月遭受這樣的罪,自己何嘗不是那個見死不救的罪魁禍首? 她恨自己無能,恨自己懦弱,恨自己不能庇護羋月母子,恨自己的處境艱難、迫不得已。

羋月緩緩地抽回手:「易後,你怎麼了?」孟嬴嘴唇顫抖,張口欲言,可是半天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她抹了抹淚,轉身從匣中取出一份帛書來,遞給羋月,艱難地道:「這是,秦國的國書中所夾帶的秦惠後私人信件。」

羋月打開帛書,冷靜地從頭看到尾,放下帛書,問孟嬴:「她要你殺了我們母子?」

孟嬴含淚點頭。羋月道:「你為什麼不殺我?」

孟嬴失聲道:「我怎麼能夠殺你?難道你還不明白嗎?我只有不見你們,就當我沒見過這封信一樣。」

2、孟嬴的不得已

在孟嬴心中,或許只有假裝不知道羋月的存在,才可以搪塞羋姝的「交代」。

羋姝有明確的指示:要她趁羋月母子在燕國之際殺了她們。而孟嬴還要仰仗秦國的勢力來為自己撐腰,她不敢明確違逆羋姝的意思,卻也不願親手將自己的摯友殺死。 因此,她才選擇了「置身事外」——任由羋月母子「自生自滅」。

即便明知羋月母子在羋姝的安排下,被丞相郭隗的小妾羋茵折磨刁難,也不敢出手相救。

如果自己不與羋月見面,就不會有難以承受的良心譴責,一旦見了面,她唯恐自己控制不住感情,會不顧一切地想要庇護他們。

有句話叫「人怕見面,樹怕扒皮」,一見三分情—— 如果見了,就真成了「見死不救」。僅僅是羋月倒也罷了,還有她同父異母的弟弟嬴稷呢。真的殺了嬴稷,自己怎麼面對父王的在天之靈?

儘管羋月也明白孟嬴的苦衷,但卻依然不能理解,亦或是不甘心;惠後的手再長,也伸不到燕國來,畢竟在千里之遙。

作為燕國易後的孟嬴,怎能事事聽從惠後的安排?即便她施一個權宜之計,或一個小小的法子,也足可以拯救她們母子逃離苦海,至少不會受這樣的苦楚。

這孟嬴也忒懦弱了些吧?還是說過於現實了? 畢竟現在的羋月已不是父王的寵妃,給不起孟嬴任何有價值的東西了。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