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甄嬛傳》「甘露寺」那幾集,才明白了《金枝欲孽》中如妃的清醒與深情!

世上有幾種話是不能作數的:

「瘦子」說:「胖胖的多可愛!」

美女說:「外貌并不重要。」

有錢人說:「粗茶淡飯的生活蠻好!」

當一個人擁有了某方面的頂級資源,卻說這方面的資源不重要,即便沒有它們,也能過得好,這無異于「高級凡爾賽」!

但站在當事人自己的角度上,他們說這話的時候,也許是真心實意的。

樵夫以為皇上扛著金扁擔挑柴,這是一種短視。

皇上以為窮人都是抱著破碗喝燕窩的,這也同樣是一種狹隘。

《甄嬛傳》為什麼要安排「甘露寺」那幾集呢?

除了解甄嬛在宮中的困局之外,也是為了讓甄嬛「補課」的!

去甘露寺之前,甄嬛雖然美麗、聰明,但她缺少對底層生活的認知,缺少對底層的理解。

她真心想幫安陵容,卻不知道安陵容在入宮之前經歷了生活怎樣殘酷的折磨,也不知道一個人被折磨到連自己都不愛,會狠絕到何種程度。

因此,她才會吃了「舒痕膠」那麼大一個虧。

從甘露寺回去之后,甄嬛不僅應對安陵容更加游刃有余,還更能精準地抓住身份低微者的訴求——利用佩兒打探情報,并把出身平平的欣貴人拉入伙。

去甘露寺之前,甄嬛或許以為:嫁人這種事情,只要他是「世間最好的男子」,即便只是一個窮秀才又怎樣?

村婦的生活,她也能過!

去了「甘露寺」之后,她才知道:原來做普通人,并不意味著要抱著破碗喝燕窩,而是連喝一口紅糖水都是奢望!

就像《如懿傳》中,如懿進了冷宮,被逼到絕境才肯用心計。

甄嬛進了甘露寺,真正比較一下宮里和宮外的生活,才會明白什麼是自己能承受的,什麼是無論如何也承受不了的!

而在諸多宮斗劇中,能夠突破自己好出身的局限,并且不需要現實生活給以特別的訓練就能夠認識到:「坐在寶馬車里會哭,坐在腳踏車上也未必會笑」的人,只有《金枝欲孽》中的如妃!

如妃出身比甄嬛好多了,甄嬛從甘露寺回宮,皇上為了抬舉她,給了她「鈕祜祿氏」的身份,而如妃本來就是鈕祜祿家族出來的。

她在宮中也受過冷遇,比如:失寵時炭火不足啊,被人嘲笑啊……

但這點苦,比起宮外底層的背背扛扛、春播秋收來說簡直不值一提!

如妃沒經歷過宮外的生活,但她就是知道!

天理教攻皇城的時候,孔武要帶著如妃和安茜走,如妃沒有著急走,而是問一句:「如果讓你在我們兩個人之中只選一個,你會選誰?」

第一次看《金枝欲孽》的時候,我錯誤地認為:如妃問出這句話,是出于女人對愛情的獨占欲。

看了《甄嬛傳》甘露寺那幾集之后,我突然明白了如妃這樣問的意義。

她的走,和安茜的走,代價不同啊!

如妃的背后,系著鈕祜祿家族的榮辱,而安茜的背后什麼都沒有。

如妃是在養尊處優的環境中成長起來的,在宮中勾心斗角雖然殘酷,卻是她擅長的,而出宮到了鄉下之后,她五谷不分、四體不勤,會成為孔武的負擔。

安茜就不一樣了,她從小就在鄉間長起來,她享受那里的自由,也知道怎麼靠勤勞的雙手活下去。

如果如妃不愛孔武,或是愛得少一點,在宮外生活肉眼可見的艱難的情況下,她完全可以堅定地選擇不出宮。

但她卻給了孔武一個機會,讓他在兩個女人之間選擇一個。

如果孔武真的選擇了如妃,如妃大機率是愿意為了這段感情做出極大的犧牲的。

不過,如妃也很可能早就想到孔武會牽著她和安茜的手,哪個都不想放開。

她的得體退出,既表明了自己對愛的態度,也要讓孔武記住:這是他自己的選擇!

既然此刻已經選擇了不放下安茜的手,那日后就要和她好好過日子。

現在想起來,《金枝欲孽》中如妃最后站在城墻上吟詩的樣子,很讓人欣慰。

爭斗也許永不停止,如妃也許會成為斗敗的那個人,慘死后宮。

然而,比起在宮外田間,手不能提、肩不能扛,遠遠地看著孔武和安茜默契地在田間勞作,吃飯的時候,觍著臉喝掉安茜出于「圣母心」賞給她一碗粥的生活——宮中的鈕祜祿如玥,要有尊嚴得多!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