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如果果郡王沒有愛上甄嬛,他能活下來嗎?

農曆十七,月已不圓,那位驚才風逸、俊秀儒雅,一支「長相守」隨身的果親王,被他同父異母的親哥哥,大清王朝最高領導人御賜毒酒,暴斃宮中。

一開始,皇帝哥哥與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是毫無嫌隙的。

有像這樣,深夜掌燈,想要下棋到天明的親密歲月;

有像這樣,手拉著手一起去看吳道子真跡的基情往事;

來,「伸出你的手,伸出我的手,讓我們做個朋友」……

而果郡王也在小心翼翼地維護著這份難得的情誼,下棋輸給上級領導這種善良的小手段,也用得非常真誠:

「臣弟苦鬥良久,還是落得滿盤皆輸,早知道便不苟延殘喘了。」

夏日的圓明園裡,果郡王陪皇上打獵。一向低調的果郡王在野外一不小心釋放了天性,以一箭四目的箭法射下了一對京西的野鴿子。可這卻勾起了皇上對往昔崢嶸歲月的回憶: 「朕記得你的箭法是皇阿瑪手把手教的!」

果郡王趕緊找補: 「皇兄的騎射師傅是滿洲第一巴圖魯。臣弟愚鈍,雖是皇阿瑪親手所教,卻沒有得到皇阿瑪真傳。」

皇上毫不退讓,繼續相逼: 「巴圖魯教的是箭術,皇阿瑪給的是舐犢情深。」

果郡王趕緊下跪作揖: 「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恰恰是皇阿瑪的這一偏愛,臣弟倒成了無用之人了。」

多麼沉痛的領悟:此後騎馬狩獵,果郡王再沒贏過。

也許正是果郡王的這份低調做派和不諳廟堂,成全了他和舒太妃的福氣尊貴。

那位被稱為「眾多女子春閨夢裡人」果郡王,不涉朝局,文武兼得,本可以醉心琴棋詩畫,享樂人間。

可敦親王和年羹堯謀逆叛變時,果郡王不得已第一次介入朝政之事。是皇帝哥哥把他攢進了局。

事情平定後,皇上安撫果郡王,兄弟間最見不得人的事兒,卻讓你親眼看著,真是難為你了。

「可是朝中親貴諸多,朕希望允俄是最後一個有謀逆之心的人,此後諸王都能安分守己。」

果郡王趕緊再表忠心:

「旁人不敢說, 但臣弟卻是第一風花雪月之人,但求皇兄保全富貴, 以後別再讓臣弟做這些驚心動魄的事了。」

是的,那個放浪形骸、沒有政治野心和抱負的公子哥,只求一世的榮華富貴。

而那個一言九鼎、眼裡只有皇位的最高領導人卻並不想只讓他吃閒飯,為處理西藏、准葛爾之亂,派果郡王走了一趟滇藏查探。

派他去的理由是:你在朝政上牽扯不多。

言外之意是,你辦事,我放心。

可是真放心麼?

果郡王前腳剛走,皇上就召張廷玉前來, 命他派可靠的人暗中小心保護果郡王。同時,也需防著果郡王干政過多。他每到一地,和誰說話,做了些什麼,都要察看清楚,及時回報。

同時後面的,才是他眼裡的重點。

表面上看,這位風流倜儻的皇室宗親的死去是皇帝容不下他覬覦自己的女人;可往深了追究,在那位最高領導人的眼裡,沒有永恆的血濃于水,只有永遠的政治威脅。

三阿哥和瑛貴人的[亂.倫]裡,皇帝處死了後者。

而在這件事情上,是因為她很愛甄嬛嗎?

女人只是一部分原因, 他更害怕的是,是這個曾被老爹看重的皇位繼承人,這個被自己一步步牽入朝局的親王弟弟,對自己坐下那張龍椅的威脅和覬覦。

皇帝死後,甄嬛將弘曕歸入果郡王一脈。

南朝時,宋孝武帝的兒子劉子鸞,被後來繼位的哥哥上臺賜死時,這個年僅十歲的少年說: 「願後身不復生王家。」

願生生世世,再不生于帝王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