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貞傳奇》怕疼的何丹娘,卻為了陸貞姐姐,毀容跳崖,慘烈而亡

友誼是一種相互吸引的感情,因此它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何丹娘是陸貞的小天使,她對陸貞的守護,竟是從初見之時,便開始了。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陸貞的命途十分坎坷,一路走來,看盡了世態炎涼,所以何丹娘對她的幫助,是她人生中,十分珍貴的溫暖。

從小便因受到父親的重視,而遭到嫡母嫉恨,長大后,不但失去了寵愛她的父親,還被嫡母狠心的追殺。

因緣際會,陸貞進入皇宮,從小宮女做起,開啟了她一步步,歷經磨難,走上高位的人生。

這看似金碧輝煌的宮殿里,亦有藏污納垢的陰暗之面,陸貞的正直與善良,不愿向惡勢力低頭,更不愿向權謀詭計妥協的個性,都令她受盡了刁難與折磨。

但是,何丹娘的友好與真誠,治愈了她遭受苦難之后,疲憊不堪的心靈,也讓她在舉步維艱的處境之下,擁有了一個堅實的支撐點。

別人嘲笑何丹娘癡傻,呆笨,卻不知道,何丹娘可以為陸貞出謀劃策,就連一直憎恨陸貞,又功于心計,自以為聰明的沈碧,也頻頻栽在她的計謀之下。

從宮女,到女官,何丹娘誓死跟隨陸貞,一生所愿,便是要一直守護著姐姐。

她也真的做到了,為了保護陸貞,不惜犧牲一切,當她毫不猶豫的,跳下懸崖的那一刻,想著的,也是與姐姐,來生再見。

友誼,到底可以深刻到什麼地步?看何丹娘便知道了,沒有遇到陸貞之前,她做夢都想著吃,一心想要調入司膳房,可遇到陸貞之后,過去的夢想和愛好,卻都放在了一邊。

明明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血緣關系,卻還是在第一次相見之時,便莫名的親近。

陸貞受人刁難,被關在門外,更深露重,寒風凌冽,她衣衫單薄,被凍得瑟瑟發抖。

可宮中之人,向來都是能夠保全自己就不錯了,沒人愿意多管閑事,所以陸貞的遭遇,根本無人理會,唯有善良的何丹娘,會偷偷的,給了陸貞送被子。

即便是陌生人,卻也不忍見其受苦,也許,就是因為何丹娘,與陸貞的脾氣秉性,是如此的相似的,所以她們才會受命運的指引,一步步的走到彼此的身邊。

友誼真的是一種無法解釋的緣分,何丹娘對陸貞的信任,仿佛是與生俱來的,相遇的那一刻,便注定了,她要誓死守護,被她喚作姐姐的人。

陸貞能夠進宮,既是命中注定,也是意外的無奈之舉,她出身皇商名門,是陸家家主陸賈最寵愛的女兒,也是陸家名副其實的大小姐。

因天資聰穎,便在年少之時,成為了父親的得力助手,不但追隨父親,四處奔走做生意,還掌管了,陸家的一切采買之權。

在家族面臨危機,將皇上登基所需的青瓷,意外燒成了黑瓷之時,臨危不懼,抽絲剝繭,找到原因,順利燒制出青瓷,挽救陸家于危難之中。

陸賈視陸貞為驕傲,但越是如此,陸家的主母,便越是視陸貞為眼中釘。

雖然陸貞很受父親的愛護,可沒有人會想到,這位美貌無雙的陸家大小姐,并不是陸賈的親生女兒。

陸貞的母親薛謹,曾是先皇后,郁久閭皇后身邊的內侍女官,是郁皇后最信任的人。

當年,郁皇后將薛謹許配給了,當朝重臣威烈侯陸謙將軍為妻子,還親賜了一支五品女官才能佩戴的金釵,九鸞釵。

薛謹不但十分美麗,且在郁皇后身邊侍奉已久,有著渾然天成的尊貴氣質,這氣質與她的美貌,融為一體,令她散發著獨一無二的美麗。

嫁給陸謙之后,夫妻二人十分恩愛和睦,沒過多久,薛謹便為陸謙,生下了長子陸遠,多年之后,又再度有孕。

當時郁皇后被人下毒,薛謹奉命追查此事,并查出,毒藥是婁氏的父親,從高麗購買來的。

薛謹得知真相,卻也被婁氏發現,婁氏害死了陸謙,又抓住了陸遠,脅迫薛謹現身。

救下兒子之后,薛謹逃出皇宮,一路躲避婁氏的追殺,最終走投無路,當時她還懷著身孕,卻別無選擇,只能帶著兒子,跳河自盡。

卻沒想到,薛謹投河未死,被陸賈所救,陸賈對薛謹細心照料,在這過程中,又對薛謹生了傾慕之情。

明知薛謹腹中懷有四個月的身孕,可陸賈依然想要照顧她一輩子,只是礙于身份,他無法給她正室的名分,便只能將她作為妾室,娶進了門。

六個月后,陸貞出生,成為了陸家的大小姐,自此,陸貞與母親薛謹,便成為了陸賈正妻趙瑛蘭的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將母女二人,處之而后快,只是陸賈的護佑,始終不能成事。

薛謹經歷劫難,熬垮了身子早早離世,陸賈更加心疼年幼喪母的陸貞,便對她更加疼愛。

陸貞也很爭氣,腦袋靈光,活潑開朗,謙遜有禮,侍父至孝,陸賈不但寵愛她,還極為信任她。

然而好景不長,陸賈的意外離世,令陸貞的美好時光,戛然而止,并被迫走上了逃亡之路。

陸賈將薛謹留下的九鸞釵送給陸貞那日,竟因喝了一口茶,便死在了陸貞的面前。

陸貞的嫡母,將陸賈的死,推卸在了陸貞的身上,令她背負上了弒父的罪名,甚至還要將她沉塘。

好不容易,陸貞以自己的聰明才智,加上陸賈宗親的信任,擺脫了嫌疑,可嫡母一計不成,再生二計,不但指責陸貞不是陸家的孩子,還要把她嫁給一個老頭子。

陸貞無奈,只能逃離,正巧碰到了宮中招募宮女的消息,為了躲避嫡母的追捕,便做了一個官籍,報名入宮。

因為官籍造假,陸貞的進宮之路,十分驚險,還意外救下了,被婁太后派人追殺的皇子高湛。

歷經險阻,陸貞終于入宮,宮外有嫡母的追捕,宮內又險象環生,陸貞的人生好像注定,是要轟轟烈烈的。

這一路上,她遇到了太多的困難,可后退無路的她,必須抓住一切機會,留在宮里,所以,哪怕是去冷宮,她都愿意。

因此,陸貞被發配到了青鏡殿,哪里都不缺乏地頭蛇,哪怕是規矩等級,都很嚴格的皇宮,陸貞受太皇太妃賞識,便令她得罪了,在這里資歷較老的宮女,柳絮和荷蕊。

這也導致了陸貞在來到這里的第一天晚上,便被關在門外,受寒風摧殘,在冷風中受凍。

何丹娘見陸貞瑟瑟發抖的模樣,十分不忍,便偷偷拿來了被子,扔給了陸貞。

兩人自此相識,何丹娘熱心腸的告訴了陸貞,青鏡殿里的形勢,而她的直爽與真實,都是陸貞入宮以來,得到的,為數不多的溫暖。

何丹娘很可愛,也很嘴饞,就連陸貞感冒了,太皇太妃拿給她的藥丸,被她見到了,都會因藥丸外面的棗泥皮,而直流口水。

她的夢想也很奇特,總想著,如有一日發財了,便在床頭放上一個大油鍋,想吃什麼就做什麼。

如果真有這樣一天,她想想,都能笑出聲,而她這個可愛的夢想,也逗得陸貞與太皇太妃,開懷大笑。

結交在相知,骨肉何必親,何丹娘對陸貞的守護,從來都不是說說而已。

何丹娘與陸貞雖然相識不久,卻莫名的對她十分信任,而陸貞的勇敢與堅強,也是令她十分欽佩的。

她在宮中做宮女很多年,一直以來都是孤獨的,小心翼翼的,在青鏡殿當差,盡量活得像個小透明一般,唯一執著的事情,便是想要去司膳房當差。

但是無論她多麼努力,每一次,被調走的,都不是她,可即便如此,她依然默默的努力著。

陸貞的出現,改變了何丹娘的命運,也第一次讓她知道,原來人生,是應該勇敢直面的,而不是畏首畏尾的。

何丹娘幫過陸貞,也被陸貞保護過,自此,她便將陸貞視為自己唯一的親人,那一聲姐姐,她是打算,叫一輩子的。

多年來,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活著,突然出現一個人,可以讓她依靠,何丹娘不知道有多幸福。

她想要像陸貞那樣勇敢,卻還是膽小的躲在陸貞的身后,可是,只要陸貞有難,她便會鼓起勇氣,極盡所能的幫助陸貞,擺脫困境。

沈碧是與陸貞同時進入皇宮當差的宮女,但為人驕橫跋扈,且仗著家族勢力,對陸貞十分瞧不起。

當她愛上了高湛,卻發現高湛對陸貞有意的時候,便對陸貞從厭惡,進階為憎恨。

蕭喚云愛著高湛,卻嫁給了皇上為貴妃,因為嫉妒,對陸貞不斷迫害,宣泄自己心里,對高湛愛上別人的怨恨。

婁太后為了爭權奪利,手上沾染了無數性命,這其中,也包括陸貞的父母,她既是陸貞的仇人,也是企圖謀朝篡位的野心家。

后宮之中,陰謀交織,愛恨纏繞,情仇混亂,都是陸貞逃脫不掉的磨難,這一路艱險,幸得何丹娘不離不棄,執著守護。

何丹娘將陸貞的事,當做自己的事,因陸貞的難過而難過,因陸貞的傷心而傷心。

明明她那麼膽小怕事,卻為了陸貞,一次又一次的挺身而出,敢于和惡勢力周旋,助陸貞脫困,面對權勢威逼,不卑不亢。

無論是挑撥還是陷害,設計還是布局,在何丹娘這里,都會被她在不經意之間,便悄悄的化解了。

她是眾人眼中的傻妞,卻是陸貞的女諸葛,以最天真的腦回路,策劃出最有用的計謀,平時一副呆頭呆腦的樣子,可關鍵時刻,卻是勇氣與智慧并存。

為了陸貞,何丹娘好像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她與陸貞之間,想要守護彼此的決心,是她們身處于這冰冷的深宮之中,最大的力量源泉。

從默默無聞的小宮女,搖身一變,成為了后宮女官,這樣的日子,可能是何丹娘過去想都不敢想的,可如今,只因為她有一個最厲害的姐姐,才能令她的人生,這麼有意義。

婁太后發動政變,想要挾天子以令諸侯,蕭喚云拼死生下了小皇子,托孤于陸貞,令陸貞再次走上逃亡之路。

無論是刀山火海,只要陸貞在,何丹娘便會在,從女官到逃犯,只要與姐姐在一起,何丹娘便無所畏懼。

尤其是,陸貞在危難之時,還說著,等脫困之后,便會給她買很多,她最愛的一口酥,那時候,哪怕她們身處危險之中,何丹娘也是幸福的。

只是何丹娘并沒有想到,最終,她們竟還是走到了分離之路,婁太后派出的追兵,窮追不舍,她們無路可逃了。

陸貞想要帶著小皇子,與何丹娘一起脫困,可何丹娘卻想著,犧牲自己,換得姐姐的安全。

所以,何丹娘打暈了陸貞,拿著一個包裹,抱在懷里,引開追兵,跑至懸崖之上時,她有多堅決,便對自己有多狠。

那麼怕疼,膽小的姑娘,卻用石頭,生生的劃爛了自己的臉,只是不想讓別人認出,自己是假冒的陸貞。

這般果斷勇敢的何丹娘,卻令陸貞無比的心疼,她毅然決然的跳下了懸崖,以自己的性命,為陸貞爭取了時間。

當陸貞醒來之后,那個陪伴自己多年,總是對自己撒嬌的小妹妹,卻已經不在了。

她嚎啕大哭,喊著妹妹的名字,可這次,何丹娘再也不能嬌憨的回復她了。

何丹娘死后,陸貞始終記得她的愿望,在一起塵埃落定之后,幫助她完成了生前,想要進入司膳房的心愿。

她在死后,坐上了六品司膳之位,可她卻是連最愛吃的一口酥,都吃不到了。

若何丹娘能夠感知到這一切,也許,她最開心的,不是完成了愿望,而是她最愛的姐姐,始終沒能忘記她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