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傳》原著:新寵上位的汪芙芷,囂張正是她的立身之本

易理人生 2021/06/22 檢舉 我要評論

@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宮牆深深,天家寡情,專注於後宮各位妃嬪的故事~大家好,我是易理人生,陪你一起深究宮墻內的愛恨情仇!體會百味人生。

工具人汪芙芷是海蘭的傑作,並且與寒香見聯手將她推到皇帝面前,所以「推手」並不是網路時代才出現的名詞。

海蘭和香見設定的「偶遇」場地是在御花園。

那一日,皇帝與嬿婉香見在御花園閒步,遠處幾個小宮女踢著繡球,嬉笑聲鈴鐺般清脆。香見「好奇」地瞥一眼,皇帝便察覺,示意她一同上前觀賞。

這一觀賞,魏嬿婉的反應是微微沉下臉,她宮裡的太監王蟾立刻上前吆喝:「哪兒的宮女那麼沒眼色,沒見皇上和娘娘來了麼?」

寒香見自然要推動這出好戲,於是她便撇嘴:「狐假虎威,她們踢得好好的,非要打斷!」

並且迅速鎖定目標:「……哎,那小宮女不就被嚇著了麼?畏畏縮縮的。」

那被點到的紫衣宮女上前回話,口齒伶俐,語意玲瓏,引得皇帝仔細瞧了瞧她,這一瞧,皇帝的反應是「怔了怔」,那一雙水波瀲灩的星眸,仿佛兩丸烏墨水晶,讓皇帝心神搖曳。年近六旬的皇帝一下子進入時光隧道,回到了寶親王府的青櫻弘歷時光。

魏嬿婉當年入了皇帝的眼,是從官女子起步,一夕侍寢後,才晉為答應,算是正經的小主了。而紫衣宮女汪芙芷上來便是常在,比答應還要高一級,並且賜居承乾宮。

承乾宮歷來為寵妃居所,寒香見剛入宮時,便是賜居承乾宮,即便後來移去了寶月樓,偶爾也是要回承乾宮住住的,也就是說,乾隆晚年的兩大寵妃,都居住在承乾宮。

而入住承乾宮的汪芙芷,很快又晉升為惇貴人。

關於汪芙芷,香見與海蘭私底下有過一番對話——

香見:惇貴人很得皇上喜歡。你看中的人,果然不錯。

海蘭:有她在,我便知道皇上有沒有放下姐姐。而如今最難受的便是魏嬿婉了吧。

香見:有了惇貴人,皇上連到寶月樓看我也少了,我正好落得清靜。

海蘭:容貌肖似姐姐,那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勁兒,也很像姐姐年輕的時候。而且一得寵就住進承乾宮,可見前途無量。

香見:我不知道翊坤宮娘娘年輕時是什麼樣子,我只知道,她後來的樣子,皇上己經不喜歡了。

海蘭:無論姐姐犯下什麼大錯,她年輕時的樣子,是皇上最留戀最喜歡的。

與其說,皇帝把汪芙芷當作如懿的替身,倒不如說汪芙芷讓皇帝回到了舊時光,時光深處的那個少女叫青櫻。

而如懿與青櫻終究是不同的,這個不同,就象在你身邊許多年的那個人,時時令你失望厭倦及至憤怒,可偶爾想到最初的相遇,爛漫陽光下眉眼清雋笑語溫柔,他固然是他,他又何曾是他?

而汪芙芷不僅僅有著同青櫻幾分相似的臉,也有著青櫻當年的嫵媚爽朗和不知天高地厚的任性。

初初登基的皇帝是隱忍克制的,人到中年的皇帝是剛愎自用的,那時的他喜歡溫順恭馴的她們,而進入暮年又大權在握的皇帝,偏又格外包容起不知天高地厚任情恣意的女子,那樣的明媚天真無拘無束,比起那些背負著野心與規矩束縛的女子,可愛許多。

汪芙芷縱然年少天真,卻並非不懂事,相反,她很懂事。她之所以任情恣意無拘無束,是因為皇帝就喜歡她任情恣意無拘無束。

汪芙芷從不把令皇貴妃放在眼裡,起初還是請安遲到,後來乾脆長期不去請安,這時候她還不過是個貴人,貴人比皇貴妃足足低了四級。

汪芙芷的囂張,不僅僅是仗著皇帝寵愛,更是因為她懂得,皇帝就是喜歡她「不敬皇貴妃」。

而汪芙芷的這個「懂得」,有沒有海蘭指點,頗值得猜測。

但汪芙芷確實是個知情識趣又伶俐的女子,她固然張狂地不拿令皇貴妃當回事,還嘲笑皇貴妃不過是紫禁城後宮的管家,但在皇帝跟前,她卻是乖巧可人。

汪芙芷抹著皇帝喜愛的海棠色胭脂,依偎在皇帝身邊軟語低聲,同皇帝一起看手繪的梅塢草圖,因皇帝重視梅塢,她還自請照料來日梅塢的梅花。

皇帝自然頷首應允,又挽著她去漱芳齋聽戲。

暮年的皇帝專寵的唯有寒香見與汪芙芷,區別在於寒香見對皇帝「拒」,而汪芙芷對皇帝「迎」。

汪芙芷在得寵之後的第二年,搬出了與寒香見同住的承乾宮,成為翊坤宮新主人,獨掌一宮事務。

彼時的魏嬿婉對後宮之事已是力不從心——穎貴妃所領的蒙古妃嬪固然自成一派,事事以穎貴妃馬首是瞻,公然與她冷然相對;而容妃獨領盛寵多年,我行我素慣了;慶貴妃、愉妃、婉嬪等少伴君側的妃嬪,也是安靜度日,幾乎不去應酬她。

便是太后也要奚落:「說來你當皇貴妃日子也不短,怎還是這般不得人心?倒叫哀家疑惑,這皇貴妃的權位你還拿不拿得穩?」

而在這段時期,汪芙芷晉升很快,從惇貴人、惇嬪,直至惇妃。

晉為惇妃的汪芙芷生下一個女兒,序列為十,人稱十公主。

自十七阿哥永璘後,紫禁城整整九年未聞嬰兒啼,皇帝六十五歲上又得了這個公主,且是盛寵不衰的翊坤宮惇妃所生,真是疼愛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幾日幾夜逗留在翊坤宮內, 抱著粉團似的十公主不肯放手,一切封賞都按皇后所生的固倫公主之例,倒是惹得穎貴妃感歎不已,這情狀像極了當年翊坤宮皇后生五公主時的盛況。

大凡後宮女子,對皇帝必是有所求的,即便是極其不鳥皇帝的恂嬪和容妃,也要為霍碩特部和寒部求一個平安。

而其實所求的越「小」,越實在,便越容易得到。

汪芙芷願意聽從海蘭的指點,願意站到皇貴妃的對立面,自然是因為她明白了自己盛寵的來由,就算最初不明白,後來也該心如明鏡。

她不是甄嬛,「莞莞類卿」傷不了她,她只在乎盛寵長佇。小宮女出身的汪芙芷,在這後宮本來身若浮萍,如今她飛上枝頭,尊享妃位,又為皇帝生下老來女,她得到的比自己曾經夢想過的多得多。

後宮的女人,利慾薰心固然危險,可拋開實際利益,去追求虛無飄渺的情情【愛☆愛】未免更荒唐。

皇帝從十幾歲開始娶妻納妾,到八十八歲駕崩,這七十餘年時光,大大小小老婆少說幾十個,若有人非要去追求什麼「一心一意、兩心相知」,豈不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汪芙芷不糊塗,她只要自己拿得到的東西,比如恩寵、位分、富貴、孩子……她根本不在乎替不替身。

有福之人,坐等撿漏。

一堵堵高不可測的宮牆,堵住的不只是她們的自由,更是封閉了宮中人的情和心。如果你也喜歡宮鬥劇,請關注粉專@初聞不知曲中意,再聽已是曲中人,這裡有更精彩更精準的宮鬥劇解析等著你!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