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明蘭高嫁侯府,不攀權貴的盛紘也利用權勢為盛府鋪路

 

《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原著中,明蘭三朝回門,顧廷燁跟著一起回盛府,那日回盛府的還有墨蘭夫婦,如蘭夫婦,外加康姨媽跟她的女兒女婿。當大家看到明蘭的豪華馬車時,都驚呆了眼睛,顧廷燁為了讓明蘭風風光光回門,特意坐了家裡三架大馬車,還給明蘭打扮得衣著華麗,身上的飾品珠寶更是絢麗奪目。

明蘭想想,今日自己的裝扮並沒有超出身份跟地位,畢竟她嫁入了侯府,都是按著侯府的規矩來的。但是當她看到墨蘭的單駕馬車,如蘭的平頭小轎,心裡還是咯噔一下,在一向低調做人的盛府跟前,自己的排場稍微大了點。但是好在是顧廷燁,皇帝的新貴寵臣,有點排場也算正常。還好沒有越過身份。

盛府眾人看到明蘭三朝風光回門,更是一副貴婦打扮,派頭十足,顧廷燁對愛妻又是呵護有加,那麼他們看到顧廷燁跟明蘭又是什麼態度呢?又有什麼事情要託付的呢?

第一,最重要的人物是明蘭的親爹盛紘,女兒高嫁侯府,又是皇帝封的顧都督,能在皇帝面前是說上話的,以前盛紘最不喜歡攀附權貴,在官場小心翼翼,謹言慎行,圓滑世故,才有今日的四品官職。他自知這輩子進中樞機構已經不可能了。

但是自己的兒子長柏不一樣,長柏是根正苗紅的進士,又是皇帝倚重的人才,最需要的就是官場的人脈,只要有人推薦一把,或者在皇帝面前多美言幾句,那麼長柏的仕途就是一帆風順,進入中樞機構就有了指望。以前盛紘給長柏定了海家的親事,就是希望海家在關鍵時刻幫一把。只是從目前形勢來看,海家的人脈很多已經不在要職了。這時候能依靠的就只有顧廷燁了,他現在是皇帝跟前的大紅人啊。

但是讀書人出身的盛紘又不能給顧廷燁說得太直白,他就提起為了長柏的前途,他不能跟長柏同朝為官,為了避嫌,他可能要外放。說這話的時候盛紘明面上說給明蘭聽,眼睛卻一直盯著顧廷燁,他希望顧廷燁能有個態度,就算沒有顧廷燁幫忙,按照長柏的才華也會有個好未來,但是有了顧廷燁的保證那就是雙重保險了。

侯府出身的顧廷燁很清楚官場制度,他當時就給盛紘表態,長柏大舅哥才華橫溢,為人謹慎,做事嚴謹,日後定能登閣拜相,出人頭地。盛紘聽著心裡很開心。

第二,王若弗的反應,看到顧廷燁給自己行禮,一顆心分為兩半,一半是高興,一半是壯膽,接受了顧廷燁的行禮,只是弱弱問了句,明蘭沒給將軍添麻煩吧,就被顧廷燁的武將氣質鎮住了,其他話沒說出來。

第三,如蘭跟墨蘭的反應,墨蘭是完全一副嫡妻打扮,妝容精緻,衣著精緻,但是從她的眼神中透著疲憊,也從她的眼神中看到對明蘭的嫉妒,好在墨蘭是很能裝大方的人,不曾跟明蘭明面爭執。如蘭還是一如既往,口無遮攔,但是看到明蘭還是很高興,臉上紅光滿面,婚後生活很幸福。

第三,最不可思議的就是康姨媽,當如蘭看到康姨媽後,心裡就默默說,盛家的女兒回門,康姨媽湊哪門子熱鬧。康姨媽也是心思很深。當她看到明蘭感激王若弗的養育之恩時,就酸溜溜對明蘭說,現在明蘭高嫁了,以後盛府需要明蘭幫忙的時候估計也會多的,到時候明蘭可不能忘了王若弗的養育恩情啊。

聽到這裡明蘭還沒說話,旁邊的如蘭就開腔了,陰陽怪氣給明蘭說,到時候明蘭可不能忘本,就算不能幫忙,那也不能恩將仇報啊!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暗指康姨媽的恩將仇報,當初盛府是一心一意扶植康家,可康姨媽可出賣王若弗,搶了如蘭說定的親事,害得王若弗病了好幾個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