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原著:為什麼盛老太太那麼強勢的一個人,能容忍林小娘囂張那麼多年?

易理人生 2021/11/02 檢舉 我要評論

《知否》原著中,在華蘭出嫁前,盛老太太特意請來宮廷退休女官孔嬤嬤來教導盛家幾個姑娘禮儀規矩,算是華蘭出嫁前的一個突擊禮儀培訓。

能請來孔嬤嬤這種級別的女官,全靠盛老太太年輕時和孔嬤嬤的交情。

孔嬤嬤是盛老太太未出嫁前在宮內結識的小宮女。她清楚盛老太太年輕時高傲得很,侯府小姐派頭十足。等孔嬤嬤看到年老的盛老太太,修身養性,很少問家中事時,感覺非常奇怪,還有些怒其不爭了。

盛老太太年輕時厭惡世家公子金玉其外敗絮其中,選擇嫁給門第普通的探花郎。奈何探花郎愛美色,盛老太太心氣硬,與丈夫鬧得離心離德。折騰得天翻地覆後,丈夫去世,她也心灰意冷,于是收養庶子盛紘,支撐起盛家門第,並收起性格中的強勢,變得淡漠疏離。

這種轉變,在林噙霜身上,體現得最明顯。

林噙霜所作所為,碰上年輕時的盛老太太,估計早就把她趕出家門,圖個清靜了。但她偏偏容忍林噙霜,在她眼皮子底下,折騰這麼多年。為何?

先說說她的性格。

盛老太太是一個內心感情非常熾熱的人,可以說有些感情潔癖。

她出身很好,是勇毅侯府的嫡出大小姐,小時候還入宮住過,才認識了靜安皇后。盛家後續很多資源,比如聘請孔嬤嬤來做家庭教師,替墨蘭說定永昌伯府的婚事,都是靠盛老太太勇毅侯府大小姐的名頭搞定的。

這樣的家庭背景,足以庇護盛老太太一生順遂。但她的性格,驗證了一句話,過剛易折。

盛老太太生于豪門,看不慣世家子弟的遊手好閒和驕奢之氣。她看中了當年的探花郎,于是有了侯府千金和探花郎的聯姻佳話。

靠真才實學考中探花郎的老公,和世家子弟沒有什麼不同。盛老太太的滿腔情誼,在老公那裡不值錢。她老公納妾寵妾的行徑,比世家子弟還出格。

盛老太太家世好、脾氣硬,和老公折騰得天翻地覆。最後,老公去世,獨子夭折,賢良的名聲也搭進去了。

盛老太太守寡時才二十多歲。她拒絕父母再嫁的安排,選中庶子盛紘,靠盛家家產和自己豐厚的嫁妝,支撐起盛家門庭。

她寧可做一個有錢的寡婦,也不願意踏入婚姻了。

一旦被辜負,從此不再相信人。

林噙霜就在盛老太太心灰意冷開啟守寡生涯的時候,來到盛家。

林噙霜的母親和盛老太太在閨閣時有些來往,但交錢不深。林家遭難,林噙霜之母就把她這個孤女送到盛家尋求庇護。

盛老太太推卻不過,心一軟,就收留了林噙霜。

林噙霜就成了盛家的副職小姐。針對林噙霜,盛老太太為她做的打算是,尋求一副門第清白的好人家,給一份嫁妝,去當正牌娘子。

林噙霜有自己主意。她看不上盛老太太感情第一的價值觀,窮怕了之後,在婚姻這件事情上,她只看中物質基礎。

身邊現成的資源就是盛紘。

盛紘已經是當家老爺,年紀不算老,頗有官聲,而且家底豐厚,堪稱一個下手的好物件。

于是,林噙霜在盛老太太和王大娘子的眼皮底下,成功搭上盛紘。

王大娘子覺得這是婆婆盛老太太故意安排來噁心自己的,婆媳關係也開始變差了。

盛老太太很鄙視林噙霜。林噙霜如果承認她愛錢,盛老太太寧可公開壓制兒媳王大娘子,也會成全她。結果她來求饒的理由只有一個,動了真情。盛老太太被噁心到了。但還是選擇忍,條件是不允許林噙霜再來打擾她。

林噙霜是盛老太太繼親子、盛紘之後撫養的第三個孩子。

盛紘和林噙霜依附于她,但對盛老太太都沒有真正的感激之情。所以,當這兩個白眼狼結合在一起時,盛老太太也不說什麼了。

盛老太太要做的是一擊即中。

林噙霜在盛家橫行二十年,她都無動于衷。她只是在林噙霜鬧得過分的時候,提醒盛紘不能過于寵妾滅妻,耽誤家族前途。

培養盛紘一場,盛老太太看得清養子內心更看重的是自己的前途和聲譽。

林小娘只能是一個錦上添花的存在。

所以不怕啊。

她有錢,吃喝都靠自己。她孤單,身邊也有忠心的老僕。她不再像年輕時,看不慣就要一擼到底。年老的盛老太太,明白內心再鄙視,也不用髒了自己的手。

她就等著看林噙霜自己的造化。

林噙霜害死衛小娘,盛紘饒了她;

林噙霜多次逼退王大娘子,讓王大娘子恨得牙牙癢,盛老太太也不說什麼;

到了墨蘭的婚事上,林噙霜故技重施,令盛紘驚醒了。

盛紘這個最愛自己舒服日子的當家人清醒過來了。

不用等盛老太太出手,盛紘自己解決掉了林小娘。盛家後宅的「鯰魚」,劇終了。

盛紘其實也明白,他不除掉林噙霜,盛老太太也要動手讓林噙霜消失了。

盛老太太講究的是一擊即中。

這個時候除掉林噙霜,盛紘于情于理都不會有一絲怪罪嫡母的地方。兩個人本來就塑膠的母子情,不會雪上加霜,反而經此一事,盛紘得感謝嫡母拖著老弱的身體,四處奔走,解決家族危機。

家中的孫輩會更加明白,祖母在家族中的地位和作用。這些和她沒有血緣關係的孫輩,對她的孝順,不僅僅是礙于禮法和社會規則,而是出自真心地維護和尊敬。

比如盛長柏。

盛家的嫡長孫,在姨母和親生母親毒害嫡祖母這件事情上,完全站在了盛老太太這一邊,而不是選擇和稀泥。他的表現與盛紘對比,更顯得盛紘冷漠薄情。

盛老太太晚年,爭著贍養她孝敬她的人,是盛長柏夫妻倆和明蘭。

這種處置,是盛老太太經歷年輕時的慘痛教訓,悟到的方法。盛老太太年輕時性烈如火,目下無塵,結果水至清則無魚,一番折騰,耗費心血,卻什麼都沒有得到。

到了林噙霜身上,盛老太太難道不痛恨她的背叛嗎?林噙霜與她沒有血緣關係,就靠一時心軟,把她養在身邊。林噙霜背叛她不說,等到墨蘭長大了,還慫恿墨蘭假情假意來孝順她,算計她手上的財產。

這一次,盛老太太收起了表面的強勢,就等著林噙霜自絕生路。

這大概是盛老太太強勢那麼多年,卻能容忍林噙霜的原因。

她終于明白,在感情面前,有些時候越強勢,失去越多。

于是,她容忍林噙霜多年,她和盛紘那一點若有若無的母子情,得以保全;而她和盛長柏、盛明蘭的祖孫情,開花結果,讓她得以在孫子真正的感情回饋之中,安享晚年。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