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最慘女人:百萬嫁妝換墳冢,被婆家除名,兒子成弒父兇手

外人只知寧遠侯府顧偃開情深意重,娶了大小秦氏兩姐妹為妻,一共生育了三子一女。但其實中間還有一位白氏嫡妻,而顧廷燁就是白氏唯一的兒子。但顧家祠堂上卻沒有白氏的牌位,即便是顧廷燁這個嫡子,還被當作弒父兇手攆了出來。如若不是顧廷燁鎩羽歸來,或許白氏母子倆早就消逝在顧家吃人不吐骨頭的千萬層灰里。

百萬嫁妝婚姻背后的陰謀

白氏出生于海寧,父親原本是做海上生意的,賺錢后就上了岸,打通了官場通路后,就做起了鹽商,一做就是二十年,積累了萬貫家產,又因和本家兄弟鬧翻,所以膝下就白氏一個女兒。

雖然鹽商身份卑微,但財產卻也令人矚目,白老爺原本想為女兒找一個有能力又靠譜的夫婿,雖然也有意和王侯世子結親,但白家也并不需要唯一的女兒去巴結權貴,只不過,如果能改變商人的身份也算錦上添花。

再說白老爺既然能白手起家掙下偌大的家產,無論是處事,還是識人的眼力都是不錯的。

自從得知京城寧遠侯府有意結親的消息后,白老爺并沒有被潑天的權勢誘惑,而是雷厲風行地來到了京城,親自打聽寧遠侯府的底細.

沒幾天就摸清了,看似權勢滔天的寧遠侯府,三個嫡子不僅都有了嫡妻,而且四老爺是個不正經的,經常光顧煙花之地;而五老爺卻只會在茶館之乎者也。這兄弟倆如果不是祖上蔭庇,就連一般的人家都很難看上。

白老爺回到家立馬就把說得眉飛色舞的媒人趕了出去,堅決不同意把女兒嫁給這樣的人家。但這邊的顧家卻不愿意放棄白家。

這一年是靜安皇后病薨的第二年,武皇帝因查出是下毒害死的,當即就處死了皇貴妃及其全族,又牽連出戶部虧空三百萬兩的大案,而寧遠侯府一家就欠了80萬兩。武皇帝震怒,命其半年內還清,如若不然就是抄家問斬。

大廈將傾,沒有一個人不著急的,原本想隱瞞白家隨便指一個兒子嫁了,眼看紙包不住火,顧老爺就把主意打到了嫡長子顧偃開的身上。但當時顧偃開因為娶了秦家的嫡長女,這個病嬌貴女為妻,別說旁的其他女人,就連一只母蚊子都會毫不留情打死。

顧偃開為了嬌妻能避開婆媳矛盾,還悄悄請旨去了西南,而且這一年還生了嫡長子顧廷煜。大秦氏正在坐月子,卻聽到顧老爺要顧偃開休妻另娶的消息,沒撐多久就撒手人寰了。

白老爺看著寧遠侯府這次以嫡長子嫡妻的身份求娶,自然是心動的。而且他也看中了顧偃開這個人,認為顧偃開是個有能力且重情義的,等自己如花美貌的女兒嫁過去,一定能琴瑟和鳴,徹底改變白家的命運。卻從未想到豪門貴族里旁支復雜,兄弟鬩墻,內宅腌臜頗多,自己一向捧在手心的女兒怎麼可能應對得了。

凄慘的婚姻

要說大秦氏一向矯揉造作,附庸風雅,尤其在顧偃開眼里更是清水出芙蓉,不沾一點凡俗之氣。卻在臨咽氣之前指了一個身邊的丫鬟給顧偃開做妾室。

白氏雖然順利嫁進了顧家,成了嫡妻。但顧偃開當時還在西南,而且后宅基本上不是顧府,就是大秦氏留下的丫鬟仆從,而那些下人看著白氏一個人嫁進來,又不得顧偃開的喜歡,就肆無忌憚地胡言亂語。編排白氏是害死大秦氏的兇手,還說顧偃開原本只許了白氏偏房的名分,是白家大鬧才換來的繼室。

更可氣的是顧偃開本人,雖然和白氏生了嫡次子顧廷燁,但內心卻在一直緬懷大秦氏,對留下的妾室也是疼愛有加。這更讓白氏難做,原本下人都是趨利的,尤其懂得看主人的臉色,更加言語攻擊白氏。

而白氏也是嬌小姐出身,又加上性子有些急切,怎麼可能容忍除掉人這樣一個污名潑在自己身上,就開始和顧偃開理論,但顧偃開不是唇槍舌劍,就是置之不理。

這讓原本就只能指著丈夫度日的白氏更加氣急,沒等兩年就去世了。即便是得到消息趕來西南的白老爺,也只看到女兒的靈柩,一時間氣急攻心,也隨著女兒去了,可憐顧廷燁這個幾歲的孩子,失去了世間所有的庇護。

更可氣的是沒過多久,顧偃開又娶親了,而且還是秦家的嫡女小秦氏。小秦氏過門后,就接連生了一兒一女,加上妾室生得一個女兒,顧偃開在嫡三子顧廷煒九歲那年,攜著小秦氏及三子兩女回到了京城。

這個時候的顧家,姻親仍在,寧遠侯府的富貴也保留著,而且家底也因白氏的嫁妝變得豐厚起來。在外人看來,顧偃開著實是重情之人,死了大秦氏,又娶了小秦氏,卻不知道中間還有一個白氏。

隨著顧老爺的死去,顧家以顧偃開為首的新一輪侯府局面形成,依舊是那個高高在上的豪門大戶。

親生兒子成弒父兇手

小秦氏比起大秦氏更懂得審時度勢,她明白關于白氏的辛秘知道的人越少越對自己有利,不用顧偃開囑咐,她就會極力掩蓋,盡全力把顧廷燁當自己的「親兒子」對待。

但小秦氏有自己的親生兒子顧廷煒,就連姐姐的兒子顧廷煜也是她的眼中釘,又怎麼可能對逼死自己姐姐,害了她終身幸福的人養好兒子?于是,小秦氏便開始對顧廷燁長達數十年的捧除掉教養。

小秦氏幾乎恨不得把顧廷燁供起來,讓顧廷燁變成混世魔王,而自己則扮演賢妻良母為顧廷燁收拾爛攤子。試想一個十幾歲的孩子,怎麼可能懂得明辨是非,不還是誰對自己好就跟誰親,什麼母仇,什麼白氏遺產能懂多少?

而望風聞味的四房和五房,無論老的還是少的也開始悄悄假借顧廷燁的名頭巧設名目,為非作歹,弄得整個京城里但凡是顧家人做了惡事,就一定是顧廷燁所為。

再說顧偃開這個父親,原本對于心愛女人的死就埋怨白氏,因而也不喜歡顧廷燁。而且顧偃開是典型的大男子主義,對后宅之事只聽小秦氏的一面之詞,從不辯真偽,但凡聽到顧廷燁做了壞事,動輒就是一頓打罵,從來都沒有一句溫言良語。

渾渾噩噩度日的顧廷燁對父愛也是期待的,只不過父子倆多年的隔閡也很難消除,直至顧偃開突然病逝,顧廷燁都沒能得到父愛。

更可悲的是顧偃開的死,卻成了小秦氏伙同四房五房對他最致命的一擊。

顧偃開雖然從小就不喜歡顧廷燁,卻也清楚自己的三個兒子,唯有顧廷燁能承擔大任,雖然以打罵居多,但初衷也是希望顧廷燁更爭氣一些。尤其在臨死的時候,還是希望看到顧廷燁,也有意把爵位交給顧廷燁。

因為大兒子身體不好,難以承擔爵位的職責,而顧廷煒又太小,還不學無術,也就唯有顧廷燁了。但小秦氏最怕的也是如此,就在眾多族親都在之際,誣賴顧廷燁氣死顧偃開,而四房五房原本就是趨利的,也趕緊附和,坐實了顧廷燁弒父的罪名。

至此,顧廷燁被趕出了顧家大門。顧家徹底沒了白家的痕跡,白氏嫡妻的身份不被外人所知,所生的嫡子顧廷燁又被逐出了家族。

門不當戶不對的婚姻,最慘的就是女人。

白氏一個嬌養的富家小姐,人又長得如花似玉,可惜卻不幸地碰上了顧家這樣的夫家。而白老爺更是看錯了顧偃開,以為給女兒找到了靠譜的丈夫,卻不成想一個男人的多情恰是無情,賠送了自己女兒的性命。

顧家就是一個吸血的魔窟,踩著白氏母子的血肉,保住富貴不說,還吃著白氏的,用著白氏的,最后卻嗤之以鼻,毀之一了以百了。

人人都很好,唯獨白氏母子不好,與其說白老爺想更改家族命運,不如說顧家心黑人惡。

但我特別喜歡富蘭克林這樣的一句話: 結婚前眼睛要睜圓,結婚后眼睛要半睜。

白氏的命運雖算多舛,但出身即富貴,婚姻雖百般不順,陷入了夫家的陰謀里。但別說是封建古代,即便是開放的現代,婚姻依舊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

雖說白老爺希望白氏嫁給顧偃開,但也一定不會強扭著她的意愿逼迫。想必她也是萬分憧憬過的,只不過做人繼妻的,原本就應該做好丈夫心中早就有人的準備。更何況她也是一早就得知顧偃開和前妻恩愛有加的實情。

既然白氏也同意出嫁,就應該知道自己這門婚事會是一場漫長的戰爭,而且侯門和平民的差距也是倆人之間的難題。無論是前任,亦或是身份差距都應該值得白氏警覺,婚后再中小人圈套,就顯得太過感情用事了。

誰的婚姻都不可能一帆風順,即便能攜手到白頭的夫妻,也一定是經歷過一番寒徹骨的。而且既然步入了婚姻,就應該知道經營夫妻倆的感情為主,而至于其他的流言,和過去的對錯都是次要的。

切記,女人,尤其是步入婚姻的女人,一定要學會愛自己,既然婚姻不順,那就要更加過好自己的生活,唯有這樣才不至于人生太苦。

人間值得,但看你如何經營,想過什麼樣的生活,祝福你我,皆如所愿!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