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晚年狂寵孫媳盛小六是齊衡又一次嘗試逆天改命,與愛情無關

如果讓讀者朋友在知否原著人物中,評選誰的人生經歷最坎坷、波折、意難平?想來得票最高的,一定是齊小公爺齊衡。

如果讓讀者朋友在知否原著人物中,評選一生不愿意認命,一直試圖逆天改命的人,會有多少朋友投票給齊小公爺齊衡?

齊小公爺齊衡晚年,做了一件不太合乎他老人家身份的大事:親自主持,讓自己的孫子齊小二,迎娶了盛長柏的孫女,排行第六的庶女。

雖然盛家從盛紘父親探花郎那一輩,整個家族就開始了向世代簪纓、高門顯貴的路上進發。

盛家最有出息的嫡長子盛長柏,更是四次入閣,三度拜相。成為朝廷一等重臣。

即便如此,彎道超車的盛家和有著國公爵位的齊家相比,家底子還是差了點。

何況盛小六的父親阿歡,只是個廩生。是盛長柏和海氏養育的四個子嗣中,最沒出息的一個。

兩家結親,齊家首選的應該是盛家的嫡女才是。可齊小公爺齊衡卻不論嫡庶,堅持把盛小六娶進門來。

齊衡的堅持,源自于與盛家小六的偶然相見——排行第六的盛家六姑娘,眉眼動作,像極了已經去世的,曾經的盛家六姑娘,盛明蘭。

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且已年邁的齊衡,見到盛小六的那一刻,不禁心間一動、狂跳不已。如同少年時見到的另一個盛家六姑娘。

見到盛家小六后,齊衡立刻做了一個決定:讓自己的孫子,排行第二的齊小二,把盛小六娶過門,做正妻。

盛家小六過門后,一向操心國家大事,不管庶務的齊衡,破天荒地插手家務事,嚴令兒媳,不準難為盛家小六。

齊衡立下規矩,齊小二將來要不要納妾,什麼時候納妾,由小夫妻自己做決定。其他人不得干涉,更不準強迫。

齊衡讓盛小六在齊家隨心所欲、無拘無束地生活。他最喜歡做的,就是看著年輕的盛小六,在自己的照拂下自由地釋放天性。

臨終,齊衡將自己珍藏多年,寫著「齊小二」和「盛小六」的瓷娃娃,送給盛家小六。隨后,安然長逝。

彌留之際的齊衡,腦海中最后的一抹記憶,一定是一個明眸皓齒、鮮活靈動、嫣然巧笑的少女。

看過《知否》原著的讀者朋友都知道,那是另一個盛家小六——盛長柏最小的妹妹,盛家的庶女,盛明蘭。

齊衡出身高貴,可他終其一生,都在遺憾和不甘中度過。齊衡一共娶過三個妻子,卻沒有一個陪他白頭。

其實即便齊衡所娶的三個高門貴女中,有能和他白發相守的,也解不開齊衡心中的郁郁之氣。

齊衡臨終,將兩個瓷娃娃送給孫媳婦盛小六,說明他的心結和無奈依然沒有釋懷。他的心結就是——和明蘭的擦身而過。

可是,齊衡齊小公爺一生的不甘,真的只是沒有迎娶明蘭,愛情失敗嗎?筆者認為,未必。

齊衡還沒走幾步,便是呼啦啦一大群人圍攏過去噓寒問暖。六王妃還特意把自己身邊通醫術的嬤嬤派了過去,讓叫瞧瞧是否妥當。

明蘭低頭而坐,手心一片冰涼。

這是知否原著中,對明蘭和齊衡出現在同一社交場所時,受到完全不同待遇的一段描寫。

家世顯赫,容貌俊朗的齊小公爺齊衡,是人中龍鳳。無論出現在哪里,都是絕對的焦點。

而這個人人眼中的焦點人物,卻早就傾心于門第不高、出身更不高的盛家的六姑娘,盛明蘭。

齊衡愛上明蘭,始于少年的懵懂。齊衡在盛家私塾讀書時,和長柏、長楓、墨蘭、如蘭、明蘭一同受教于莊學究。

盛家三個女孩性格各異。明蘭雖然刻意內斂、藏拙,但她不經意間展現出來的鮮活靈動,還是被齊衡捕捉到了。

齊衡是家中獨子,從小就被冠以小公爺的稱號。從人生的角度看,齊衡稱得上一等一的投胎。

齊衡生下來就什麼都有,什麼都不用爭。連其他高門大戶的嫡庶之爭、襲爵之爭都沒有。

作為獨子,齊衡享受著父母專一的愛和呵護。齊衡唯獨缺少的,是鮮活靈動的生活氣息。

而這,恰恰是明蘭所擁有的。從小失去母親,在祖母盛老太太身邊長大的明蘭,聰慧靈秀。

礙于庶女低微的身份,為了不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被人嫉妒的對象,明蘭一直秉承著裝傻、守拙的路子。

但才情這個東西,是掩蓋不住的。起碼明蘭自認為完美的表演,沒有逃過齊衡的眼睛。

可惜,身份高貴的齊小公爺,沒有擇偶的自由。齊衡的母親是平寧郡主,父親是承襲爵位的公爺。

母親平寧郡主從小在太后身邊長大,深得寵愛。平寧郡主為人強勢,眼里不揉沙子。對齊衡這個唯一的兒子,寄予了全部的希望。

在齊家,不是父嚴母慈,而是父慈母嚴。平寧郡主對齊衡,當眼珠子一樣寶貝著,嚴防死守一切可能的傷害和冒犯。

平寧郡主對齊衡的愛,不是單純的母愛,而是奇貨可居。當然這也不能怪平寧郡主。

平寧郡主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已。齊家除了公爺這一支脈,其他后輩子侄,沒有出類拔萃的人物。

齊氏一族的榮華富貴,都靠公爺府這一支脈撐著。齊國公名頭雖大,但外強中干,只是個閑職。

要不是齊衡的母親,平寧郡主和宮里太后關系親近,勉強支撐。齊家恐怕早就露出敗相了。

這也是齊國公和平寧郡主,從小就對齊衡嚴格教育的原因:齊家要想永保尊榮,真正撐得起國公爺的架子,必須有實職。

齊小公爺從小刻苦攻讀,立志和其他人一樣走科舉入仕的路子。不是齊衡志向高遠,而是身背家族重任,別無選擇地付出。

齊小公爺的生活,看著光鮮,其實非常刻板。連身邊的婢女,也在平寧郡主的嚴苛下,只能像個機器人一樣,單純地行使職責。

從小身邊缺少玩伴、孤獨長大的齊衡,對自己的生活狀態,早已習慣。但在內心,對于自由,非常向往。

在盛家讀書期間,細心的齊衡,發現了明蘭刻意掩飾,但卻不時、不經意間流露的聰明靈秀。

庶女出身的明蘭,是夾縫中求生存的。這一點,很容易引起同樣需要壓抑自己真性情的齊衡的共鳴。而明蘭的靈透,對久受禁錮的齊衡有極強的吸引力。

明蘭的出現,如同齊衡暗淡、刻板生活的一盞明燈,讓他情不自禁地被吸引,情不自禁地想要靠近。

齊衡的這種心態,真的是對明蘭的愛嗎?筆者認為,不是,起碼不全是、起碼不單純。

齊衡齊小公爺對明蘭的癡戀,與其說是愛,不如說是他對公爺府邸刻板生活的厭倦,和對求而不可得的自由的向往。

齊衡一生陷于對明蘭的求而不得。三娶嬌妻,卻始終心結難散,最終郁郁一生。

這是因為齊衡的三任妻子,沒有一個像明蘭。他們不是不聰慧,而是不夠靈透,不夠歡快。

齊衡第一任妻子嘉成縣主,是被迫娶的。如果沒有嘉成縣主,也許齊衡和明蘭的結合,還有萬分之一的希望。

嘉成縣主的半路截胡,是齊衡心中最大的刺。后來嘉成縣主死于「申辰之亂」,齊衡肯定是慶幸大于悲痛。

齊衡的第二任妻子申氏,是晉南申氏大族的嫡女。身份顯貴,有強大的家庭背景。

和申家結親,同樣是平寧郡主和老公爺為了鞏固家族利益,讓齊家和申家強強聯合的利益婚姻。

原著中的申氏,是個頗有心機,占有欲強的女人。她喜歡齊衡,一直期望走進齊衡的內心。

齊衡心系明蘭,刻意封閉自己。申氏被公爺府的規矩約束著,再加上性格原因,始終沒法取代明蘭在齊衡心中的位置。

后來齊衡外放閩南任職,申氏執意帶著一對雙胞胎隨行。恰逢閩南爆發時疫,申氏母子三人不幸染病,全都殞命。

申氏追隨齊衡去偏遠之地赴任的原因,和齊衡是一樣的,都是心有不甘。申氏以為可以感化齊衡,卻沒想到搭上了母子三人的性命。

齊衡的第三任妻子,來頭依然很大,慶寧公主的嫡孫女。這個妻子,同樣是從可以給予齊衡幫助,增強齊家實力方向選擇的。

齊衡這一生,看似尊貴,其實非常無趣。從出生開始,就肩負起了光大門楣、光宗耀祖的使命。

齊衡的人生,注定是被綁架的;齊衡的婚姻,也注定沒有按自己的喜好,自由選擇的可能。

如果齊衡看中的是能夠給予他幫助的高門貴女還好,可他偏偏看中的是,五品小官盛紘的庶女。

齊衡和明蘭,注定情深緣淺。齊衡對明蘭,終其一生,念念不忘。在第三任妻子亡故后,齊衡沒有再娶,父母也沒有逼他。

因為第三任妻子給齊衡留下了兩個兒子,作為工具人的齊衡,完成了傳宗接代的任務,他終于擁有選擇婚姻的權利。

只是此時,明蘭早已嫁作他人婦。和顧廷燁在澄園夫唱婦隨,生兒育女,感情深厚。

齊衡的遺憾,就這樣永遠地鑄成了。齊小公爺的人生悲劇,明蘭沒有責任,和他的出身有關,和他身負的責任有關。

少女明蘭對于從小就被禁錮,身心不得自由,天性無法綻放的齊衡來說,是可以引領他奔向向往生活的希望。

齊衡不知道,即便他如愿娶了心中的白月光明蘭。在公爺府嚴苛的規矩中,明蘭也會變的,不會永遠如少女般明麗。

生活對于每一個成年人,都不是童話。這一點,明蘭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所以她早早就關上了面向小公爺的那扇心門。

齊衡對明蘭的念念不忘,與其說是愛,不如說是對自己人生的抱憾。對自己如木偶般,被人規劃著背負責任,壓抑一生的不甘。

直到晚年,齊衡在盛家,看到另一個盛小六,那個庶女出身,必須刻意隱藏自己天性、小心翼翼的女孩時。

齊衡心念一動,仿佛看到了曾經的自己。而此刻的齊衡,已經有了營造伊甸園,為他人造福的能力。

齊衡立刻決定,不論門第,不講嫡庶,讓自己的二孫子把盛家小六娶進門。不讓婆婆難為她,讓她自由自在地生活。

齊衡的舉動,不合規矩,也不合理。但對于齊衡來說,卻是他抑郁一生,抱憾一生的最終紓解。

在不用背負家族責任、不用擔心婆媳關系、不用和妾室爭斗的盛小六和齊小二身上,齊衡一生的期望,終于得到了釋懷。

齊衡一生,始終不愿意認命,又不得不接受命運的安排。他企盼能夠逆天改命,期望能夠自由選擇生活的方式。而這一切,和愛情的關系不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