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回宮後第一回合甄嬛只利用了一點兒,就瓦解了皇后團隊的戰鬥力

甄嬛出宮前,皇后團隊的戰鬥力可謂達到了巔峰。

安陵容打著友情牌靠近甄嬛刺探內情,祺貴人利用老父親對甄父栽贓陷害,皇后親自出馬瓦解了甄嬛對皇帝的感情,甄嬛一敗再敗被迫出宮。

自從決定回宮,甄嬛就做好了要跟皇后等人周旋的準備,只是她剛剛回宮,還沒有找到突破口,只有按兵不動靜觀其變。

不過,皇后等人並沒有那麼好的耐心等甄嬛羽翼豐滿漸漸強大,她們迫不及待地對甄嬛展開了攻擊,也讓甄嬛找到了皇后團隊的破綻。

皇后團隊成員除了個人能力不足,最大的短板是:人心不齊,內部不合。

甄嬛剛剛回宮,祺嬪就安排了一出「意外」,在甄嬛回宮處撒下鵝卵石,專等甄嬛失足跌落流產。

在儲秀宮附近發生這件事,甄嬛對兩個人產生懷疑,一個是祺嬪,一個是欣貴人,並且她讓人打聽到這鵝卵石是欣貴人所有,雖然懷疑祺嬪,但還沒有拿到確切的證據。

這個時候,安陵容跳了出來,在路上攔住甄嬛,表面是向甄嬛示好,實際是暗示甄嬛上次暗害她的人是祺嬪。

對安陵容說的話,甄嬛早已經不相信,這次安陵容說的話她也不能確定是真是假,但有一點兒她可以確認,那就是安陵容與祺嬪雖然是皇后的左膀右臂,但兩人面和心不合,存在著很大的嫌隙。

基本確認這一點兒,她就讓瑾汐去找蘇培盛打聽消息。

瑾汐回饋回來的資訊是,安陵容和祺嬪都是皇后的人,但皇后對祺嬪更器重一些。

這也更加讓甄嬛確認兩個人之間的關係。

接下來又有了欣貴人的主動投誠,欣貴人不滿于祺嬪的長期打壓和折磨,主動提出投靠甄嬛。

甄嬛開始並沒有答應欣貴人,而是先試探她對鵝卵石的反映,見她沒有特別的反映,基本確認上次害自己的人不是欣貴人。

甄嬛又找到了自己以前的宮女佩兒,打聽祺嬪和欣貴人的關係,得知了兩人確實已經水火不容。

至此,甄嬛確定了兩點:一是安陵容和祺嬪關係不好;二是害自己的人是祺嬪。

同時,甄嬛還從欣貴人那確認了第三點:皇后並不是真的器重祺嬪,對她只有利用。

欣貴人說祺嬪仗著皇后對她的好,十天有八九天帶著皇后賞給她的紅玉珠串,香味很濃。

別人不知道這個珠串,甄嬛可是一眼就看出它的不同,她自己是吃過虧的,自然對麝香極其敏感,她已經猜到祺嬪珠串裡有很重的麝香。

有了這三點,甄嬛已經看出皇后三人小組成員之間的塑膠姐妹花友誼,如果她對其中一人出手,其他人是很難全力相助,尤其是安陵容和祺嬪之間,恨不能對方有一個先倒楣。

這個時候,皇后還沒有找到打倒甄嬛的有利方式,祺嬪對甄嬛的打擊沒有起到什麼效果,反倒被人抓住了把柄,為了不節外生枝,她只好玩起了老把戲——裝病。

皇后一病,甄嬛就找到了出手的機會,沒有了皇后主持大局,安陵容和祺嬪兩個人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

如果打垮了這兩個人,皇后也就沒有了助手,以後做起事來就沒有那麼容易。

對付祺嬪,甄嬛利用了她與欣貴人的關係,兩個人內外聯手,就讓祺貴人被皇帝冷落了。

以前皇帝只是覺得祺嬪沒有什麼心眼,平時耍耍小性子也就罷了,不至于上升到處罰的地步。

甄嬛就是要讓皇帝親眼看到,祺貴人不僅僅是有小性子,底子更是壞。

當皇帝親眼看到祺嬪處罰下人,責打宮人,打壓嬪妃的做派,以前覺著她可愛的地方全都變成了厭惡,祺嬪被冷落也就難免了。

對付安陵容則更容易了,安陵容心思細膩、陰險狡詐,與她正面交鋒不一定能賺到什麼便宜,甄嬛乾脆直接把她孤立出去。

讓欽天監自己的人告訴皇帝,皇后的病全是因為安陵容不祥,皇帝雖然不信,但為了皇后,還是禁止安陵容跟皇后見面。

同時,安陵容去看沈眉莊,沈眉莊的宮女就告訴皇帝每次安陵容去看小主,小主就會不舒服,皇帝又禁止安陵容去看沈眉莊。

皇帝自己呢,也真的覺得安陵容不祥了,連他自己也都避著安陵容,安陵容再次被冷落。

祺嬪自己作死,沒有人提點她;安陵容被孤立,也沒有人去幫她。第一個回合,皇后的兩員大將就失去了戰鬥力。

沒有了人在前面衝鋒陷陣,躲在後面的皇后也只好自己「病癒」了。

回宮後的第一個回合,皇后完敗,但在宮中籌謀多年,根基深厚,她不會輕易認輸,後面就有了安陵容的複寵。

圖片來自《甄嬛傳》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