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否:為什麼顧廷燁能騙娶聰明的明蘭,卻被明蘭的手下敗將算計?

若論聰慧和計謀,顧廷燁在《知否》中,實力絕對數一數二,因為他連大家公認的智囊高手盛祖母和明蘭,都能多次騙過,更別說布局「逼」趙宗全登上皇位,設計幫皇帝「搶」走太后把持的玉璽等事了。

還記得,他是怎麼娶到盛明蘭的嗎?

明蘭和祖母去宥陽老家,船行途中遭遇水賊,明蘭被落草為寇的顧廷燁救上岸。她對顧廷燁說了這麼一番話:

就是因為這些話,讓顧廷燁決心,一定要娶這個女子為妻,自此開始了長遠謀劃。

先是奔赴禹州,投靠趙宗全父子,進入軍中建立軍功。也就是說, 把自己打造成一只績優股,具備足夠的吸引力。

當他披荊斬棘,成為新皇帝的左膀右臂后,榮歸故里的顧廷燁開始對明蘭下手。

他開始著手「干掉」自己的競爭對手——賀弘文。

因為明蘭和賀弘文的親事,已經基本說定,馬上就要走提親的流程了。

這家伙知道,等自己出戰回來,恐怕一切都塵埃落定了,便指派親信石頭,去把流放外地的曹錦秀一家,「安排」回京并入住賀家,利用曹錦秀和表哥賀弘文青梅竹馬的戀情,來攪黃明蘭的婚事。

果然,這個曹錦秀沒有讓顧廷燁失望,對賀弘文百般糾纏,曹姨母甚至蹬鼻子上臉,辱罵明蘭,這下惹怒了盛老太太,直接用「明蘭在曹家不把自己當外人」,算是回絕了這門親事。

至此,明蘭恢復單身,待字閨中。

接下來,顧廷燁又馬不停蹄地開始「算計」盛家。

提前探知明蘭回宥陽老家時,被記入王大娘子名下,已是盛家嫡女,且王大娘子正因為墨蘭高嫁伯爵府,耿耿于懷。

他相信,自己這個比伯爵府門第高太多的侯府嫡子,還是皇帝身邊紅人的準女婿只要一出現,王大娘子肯定會迫不及待地抓住他,因為這樣就能狠狠壓住墨蘭。

至于盛紘,極其看重家族興盛和仕途,自然知道和他顧廷燁這樣的勛貴人家結親,會有多大好處,自是不會反對。

但,鑒于盛家六品言官和自己的身份地位懸殊過大,怕正式上門提親,被人家一口回絕就沒有轉圜余地,顧廷燁說服好兄弟盛長柏幫忙給父母說,說他想求娶盛家嫡女。

果然,不出他所料。

當盛紘和王大娘子從兒子口中得知,顧廷燁要娶盛家嫡女為妻時,一個驚得口中噴茶,一個哧溜一下從椅子滑到地上,兩人張大嘴半天說不出話來。

當盛長柏把顧廷燁教給他的那套話,令人聽上去肉麻的吹捧詞一口氣說完后,夫妻二人又滿臉歡喜地點頭應允了。

而且,王大娘子和盛紘,也正如顧廷燁推算的,要把如蘭這個嫡女嫁給他。而且,盛老太太也沒法反對,因為如蘭的婚事由父母做主。

至此,顧廷燁娶盛家女兒的事情,算是板上釘釘了。但怎樣才能繞過如蘭,成功娶到明蘭,還得繼續打怪升級。

無獨有偶,如蘭和文言敬兩情相悅的事情,恰在此時被顧廷燁給知道了,這家伙直接利用盛長柏,安排了一場親哥撞破妹妹「私會外男」的場景。

可憐的長柏當場氣得「花容失色」,還摔了一跤,羞愧又恨鐵不成鋼地對如蘭大喊一句:「你你你!回家!」

得知此事的盛紘夫婦,又氣又怕,差點打死如蘭。可是問題還得解決,情急之下便讓長柏借著和顧廷燁的交情,給他送去一封退親的信。

結果,心機深沉的顧廷燁,早已經把娶盛家女的事,告訴了皇上。

盛紘夫婦一聽,徹底慌了,畢竟皇上得罪不起啊,可是親退不了,如蘭鬧出丑事不能硬塞給顧廷燁,夫婦倆連忙跑去找老太太,提出拿明蘭頂替,并說明蘭名義上也是盛家嫡女,又未嫁,且顧廷燁提親只說娶嫡女,沒說具體娶哪個蘭。

到這里,顧廷燁娶明蘭的外圍障礙快要掃清,就差最后一道防線要破,那就是盛老太太。

一聽盛紘夫婦要拿明蘭去頂包,且久聞顧廷燁在京城的口碑實在太差:自小流連煙花酒巷,忤逆謾罵長輩,為娶外室氣死老父親,未娶正室已有庶子庶女,打擊斗毆心狠手辣……

視明蘭為心肝肉的盛老太太直接摔了茶杯,指著盛紘夫婦破口大罵:

「難道官家還會拿刀子,逼我孫女嫁人不成?你去說,我明蘭發愿了,要出家做姑子。」

「你身為嫡母大娘子,平日里有什麼好的香的,從來想不起明兒。有了高門顯貴來打聽,只說如兒。如今出了事,倒想起明兒來了。」

「你們倆個,一個是私心用甚,只想著自己親生的,一個是利欲熏心,只想著功名利祿,你們好一對豺狼虎豹、黑心的夫妻,想把明兒從我房里搶走,除非一拳頭錘死我!」

面對如此堅決的反對,早就摸清盛老太太心意的顧廷燁,自知盛紘夫婦是無法說服老太太,拿皇權施壓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只有明蘭自己才能說服盛老太太。

于是,顧廷燁開始設局搞定明蘭。

先是拉攏下屬袁文紹,讓他老婆,也就是明蘭的大姐華蘭,邀請明蘭去家里做客,然后顧廷燁適時出現,進行第一輪表白和解釋。

明蘭也是這一回,才識破了顧廷燁的「詭計」。

當她告訴祖母,顧廷燁撒了這麼大一張網,費了這麼大功夫,就是為了娶自己時;當她告訴祖母,顧廷燁年幼時曾不顧一切,幫助自己找醫生救小娘;

當她告訴祖母,長柏哥哥人品那麼端正,卻和顧廷燁做了十幾年的好朋友;當她告訴祖母,那次去宥陽遭遇水賊,送信給趙宗全遇上敵人,都是顧廷燁救了她,他還為了保全自己女兒家名聲,不圖回報,不事聲張……

盛老太太聽完這些,打消了對顧廷燁人品的顧慮,同時也倒抽一口冷氣,直言顧廷燁心機太深沉,若不是情勢所迫,她是絕對不會同意明蘭嫁給他的。

一場精彩的球賽,就差臨門一腳了,顧廷燁把皇后拉出來助攻,舉辦了一場馬球會。華蘭為了夫婿前程和家族榮耀,再次哄騙明蘭赴約。

楊柳湖邊,顧廷燁一針見血指出明蘭委曲求全過日子的背后,藏著不甘心和不屈服的心,他斬釘截鐵地告訴明蘭:

一字一頓對明蘭說:

明蘭,終于同意嫁了。

顧廷燁為了娶明蘭所計謀的一切,讓盛老太太和明蘭都甘拜下風,足見他的智商絕對不一般。可是如此厲害的顧廷燁,為何一次次被明蘭的手下敗將朱曼娘成功算計?

撒謊說自己身世可憐,被親哥哥拋棄,騙顧廷燁出手相救。

明明身懷武功,而且功夫還不錯,卻裝出一副柔弱可憐樣,騙得顧廷燁想要保護她,還生出了兩個孩子。

常嬤嬤,一個下人,第一次看見曼娘,就告誡顧廷燁,曼娘不是良善之輩,顧廷燁卻處處為曼娘辯護。

可是,看著顧廷燁像個傻子一樣被曼娘誆騙,常嬤嬤實在于心不忍,便跪下來聲淚俱下求顧廷燁,讓他跟蹤一次外出的曼娘。

結果,拍著胸脯為曼娘打包票的顧廷燁,看見了曼娘背著他,偷家里的財物出去變賣,然后把錢交給一個陌生男人保管。

就連明蘭,頭一回在余府撞見曼娘,也是一下子就識破了曼娘的陰謀詭計,看似低姿態委曲求全,求余嫣然收留自己給顧廷燁做小妾,好像很可憐,其實是為了攪黃余嫣然嫁給顧廷燁做正室,而自己想做大娘子。

然而,當明蘭好心提醒顧廷燁,曼娘不是個好人時,還被顧廷燁譏諷謾罵。

直至后來昌哥兒早已離世,顧廷燁依舊掉在曼娘的哄騙里,以為給了曼娘要求的名分財富,她就讓他見昌哥兒。

看到顧廷燁被曼娘,一次次騙得這麼慘,別說常嬤嬤痛心疾首地質問「為什麼」,我想觀眾也一定想問個究竟,為什麼顧廷燁能把高智商的盛明蘭和祖母等一干人,毫無痕跡地騙過,卻被曼娘算計得像個傻瓜一樣?

因為人是慣性動物,一旦信任了一個人,那麼她的許多行為,就會自發地合理起來。

顧廷燁和曼娘在一起的時候,侯府對他而言就是個噩夢:

不理解自己的父親,蛇口佛心的小秦氏,暗算自己的大哥,享受著自家銀子卻鄙夷他的叔伯兄弟,就算躲回自己房間也不能清凈,屋里滿是美艷奴婢,各個別有用心;

自己考場失利,仕途無望,事業上找不到出路看不到希望,真的是處處不得志,時時憋屈;

只有在曼娘這兒,顧廷燁才能找到些安慰,她的溫柔軟語和順從乖巧,像一縷春風,撫慰了顧廷燁苦悶的心。所以有段日子,他真的非常信任曼娘。

因為信任,這個人身上的所有反常,便自動被屏蔽了。如果屏蔽不掉,也會被自己找理由解釋合理。

而終當-有一天,顧廷燁對曼娘的這種信任,被打破之后,他跟蹤一次,便徹底看清了曼娘所有的偽裝和算計。

如此看來,顧廷燁也實在是可憐人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