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苦無依的鄂貴人:做了47年的常在,乾隆對她為何如此冷漠?

大家都知道,乾隆可以說是有名的多情天子,后宮佳麗眾多,留下了不少的風流韻事。可是,乾隆并非處處留情,碰到不喜歡的,便愛答不理,比如婉貴妃、恭嬪,都是乾隆后宮出了名的養生達人,本文所講的鄂貴人,也是一個無寵之人。

首先講明一點,清朝后妃等級中,嬪位及以上才有封號,什麼貴人啊,常在、答應啊,都沒有封號,這樣會以她們的姓氏或名字中的某個字打頭,稱某貴人、某常在、某答應。

比如說鄂貴人,并不姓鄂,她名字的首字應該是鄂,才稱為鄂貴人。

雖然鄂貴人在后宮地位不高,但她的來歷并不簡單,出身相當不錯,但沒想到的是,鄂貴人卻受到了家族的牽連。

鄂貴人是一名來自滿洲鑲藍旗的女子,姓西林覺羅氏,西林覺羅氏是滿洲八大姓氏之一,主要分布于鑲藍旗,少部分分布于正藍旗,最為顯赫的便是鄂貴人這一支。

早在清朝建立之前,努爾哈赤創業時期,鄂貴人的祖先便跟隨愛新覺羅家族征戰,其中有一個叫屯台的,他的妹妹嫁給了努爾哈赤的伯父禮敦為福晉,屯台有一個曾孫,名叫鄂拜,曾在康熙朝擔任國子監祭酒,相當于現在的教育部長兼清華大學校長。

真正使西林覺羅氏邁入一等世家的是鄂拜的兒子,也就是屯台的玄孫,他就是 鄂爾泰

鄂爾泰可以說充分繼承了西林覺羅氏家族好學的風氣,20歲便中了舉人,進入官場,令人沒想到的是,年少成名的鄂爾泰官場生涯并不順暢,到37歲那一年,才混的一個內務府員外郎的差事,為此,鄂爾泰作詩自嘆:「 攬鏡人將老,開門草未生。

不過,有一句話說得好,是金子總會發光的,這句話用來形容鄂爾泰再恰當不過了,或許也可以用四個字來概括他,那就是大器晚成。

當然,大器晚成也需要伯樂,鄂爾泰的伯樂,就是著名的鐵面君王雍正大帝。

雍正繼位后,鄂爾泰的人生迎來轉機,被提拔為江蘇布政使,成為地方大員。更令人沒想到的是,在接下來的新政中,鄂爾泰在西南邊陲大放異彩,改土歸流可以說是搞得有聲有色,獲得了雍正帝的賞識,被提拔為云貴總督,負責督查西南三省。

雍正十年,鄂爾泰被召至京師,任命為保和殿大學士,居內閣首輔的地位,我們都知道,雍正有三大寵臣,分別為鄂爾泰、田文鏡與李衛,其中唯鄂爾泰是滿洲出身,最得雍正信任。

雍正臨終前,甚至指定鄂爾泰為顧命大臣,與張廷玉共同輔佐乾隆。

但有一句話叫什麼來著,一朝天子一朝臣,鄂爾泰雖然立過大功,但畢竟是雍正提拔的大臣,并不是乾隆自己的人。而且,乾隆繼位后,這鄂爾泰竟然與張廷玉相互掣肘,搞起了黨爭,對此,乾隆心生不滿,但鄂爾泰畢竟是老爹留下的重臣,所以,在乾隆執政的前十年里,鄂爾泰仍然居于首輔的地位,一直到乾隆十年病逝。

可能有人要問了,說了一大堆,這鄂爾泰到底與鄂貴人是什麼關系啊?

原來,鄂貴人的祖父與鄂爾泰是親兄弟關系,也就是說,鄂爾泰是鄂貴人的叔公,關系算是很近的了。

乾隆十二年,浙江海防守備道鄂敏的女兒西林覺羅氏經由八旗選秀入宮,這位西林覺羅氏便是鄂貴人。

她在檔案的位分是鄂常在。

這里讓人有些疑惑,通常情況下,經由八旗選秀入宮的旗女,初封起碼是個貴人,但西林覺羅氏卻是常在。 像西林覺羅氏這種初封為常在的八旗旗女是少之又少,目前來看,只有兩位,一個是穎貴妃(那常在),另一個就是西林覺羅氏(鄂常在)。

當然,也有另外一種可能,西林覺羅氏入宮不久可能就被降級了。

我們前面說過,乾隆后宮有好幾個無寵之人,比如說婉貴妃、恭嬪等,她們不得寵很大程度出于個人的緣故,不得皇帝歡心,但西林覺羅氏不得寵,完全是出于家族的牽連。

剛才說到,乾隆早在繼位之初便對鄂爾泰家族心生不滿,鄂爾泰雖然在乾隆十年病逝,但其家族在朝中仍有很大勢力,需要將這些「余孽」鏟除。

乾隆二十年,西林覺羅氏家族劫難來臨,鄂爾泰因侄子鄂昌與門生胡中藻之獄受到牽連,其牌位被撤出賢良祠,這一年,鄂爾泰還有一個侄子鄂樂舜,因假公使銀和憑借權勢向鹽商索取白銀,被乾隆下令賜以自盡。

鄂爾泰這個名叫鄂樂舜的侄子,其實就是西林覺羅氏(鄂貴人)的父親鄂敏。

看到了沒,西林覺羅氏身處宮中,自己的父親鄂樂舜竟然被皇上賜予自盡,其在宮中的境遇可想而知。

肯定是不怎麼好過了。

其實,看西林覺羅氏的位分變化,就知道了。

從乾隆十二年開始,一直到乾隆五十九年,47年里,西林覺羅氏的位分沒有發生任何變動,始終都是鄂常在,甚至有段時間還排在眾常在之末:

陳貴人官女子四人,五月陳嬪官女子四人;慎貴人官女子四人、陸常在官女子三人,五月陸貴人官女子三人;那常在官女子二人,家下女子一人,五月那貴人仍相同;柏常在官女子三人;林常在官女子三人,五月林貴人仍相同;揆常在官女子三人, 鄂常在官女子三人。(《宮內等處女子嬤嬤媽媽里食肉底賬》)

《宮中雜件》乾隆十六年后妃宮分,乾清宮,皇后銀一千兩,官女子十三人。純貴妃銀六百兩,官女子八人,嘉貴妃銀六百兩,官女子八人,愉妃銀三百兩,官女子六人,令妃銀三百兩,官女子六人,舒妃銀三百兩,官女子七人,怡嬪銀二百兩,官女子六人,婉嬪銀二百兩,官女子六人,慶嬪銀二百兩,官女子六人,穎嬪銀二百兩,官女子六人,慎貴人銀一百兩,官女子四人,林貴人銀一百兩,官女子四人,柏常在銀五十兩,官女子三人,揆常在銀五十兩,官女子三人, 鄂常在銀五十兩,官女子三人,長春宮女子三人,公主二位,官女子十二人,以上女子每人銀六兩。(《宮中雜件》)

像西林覺羅氏這種處境,換做其他人,心態或許早就崩了,熬不住了,但很顯然西林覺羅氏不是一般人,看到家族從權力頂峰跌落神壇,她早已看透了人間冷暖與世態炎涼,心境早就豁達了,對任何事都不放在心上了。

這叫什麼?

「有過痛苦,方知眾生痛苦,有過執著,才能放下執著,有過牽掛,了無牽掛。」

乾隆五十九年,在乾隆即將遜位之際,西林覺羅氏象征性地被晉升為鄂貴人,47年了,她終于證明了一件事,她還活著,嘉慶繼位后,后宮尊稱西林覺羅氏為鄂太貴人。

其實,說到底,也就是那麼一兩個人尊稱,大多數人都看不起無寵之人,不過,有一個人與鄂貴人關系很好,她就是婉貴妃,也是一個無寵之人兼養生達人。

嘉慶十二年,婉貴妃去世,鄂貴人親自來到殯宮送了這位高壽太妃一程,第二年,鄂貴人也離開了人世,享年76歲。

鄂貴人是乾隆遜位前所納的妃嬪中,最后一位離世的,她一生受到家族羈絆,不得乾隆寵愛,但卻并沒有自暴自棄,而是通過自己的心境,送走了一批又一批妃嬪,也送走了不寵愛自己的太上皇,終幻化成一個長壽達人。

參考資料:《清史稿》《宮中雜件》《宮內等處女子嬤嬤媽媽里食肉底賬》《八旗通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