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心計》雪鳶大婚之日被「凌辱」后自盡,撕開了竇漪房的偽善

雪鳶用一種充滿屈辱的方式離開了她最愛的周亞夫,離開了她最忠誠的竇漪房!

十年前看《美人心計》的時候,對慎兒恨得牙癢癢的,因為是慎兒親手設計給雪鳶下藥,然后用她最在乎的兩個人威脅雪鳶,才讓她沒有了選擇的余地。

但如今重溫整個劇情,分析了前因后果,發現真正能夠害死雪鳶的,恰恰是那個「心懷大義」的竇漪房,因為憑雪鳶的功夫和對別人的戒備心,不信任的人是沒機會對雪鳶下手的,慎兒給雪鳶的那杯酒,是竇漪房「親手」喂到雪鳶的口中的。

人人都知道雪鳶是竇漪房最得力的左膀右臂,人人都知道雪鳶眼里只有竇漪房,竇漪房身為皇后,宮里宮外有無數的人眼紅她想害她,雪鳶是最好的突破口,除掉雪鳶,竇漪房的力量就弱了一大半。

竇漪房能夠為君王出謀劃策,能夠對不認可她的皇太后薄姬細心侍奉,能夠輕易地把一些權臣治得服服帖帖,她是個聰明智慧的女人,可是聰明智慧的她,從未為身邊的人設身處地地想過。

當初弱小善良的慎兒如此,后來忠心耿耿的雪鳶也是如此,慎兒和雪鳶的悲劇,都是竇漪房那「不合時宜」的善良所造成的,她口口聲聲說著要對她們好,卻一次次因為自己的自以為是把她們害的更慘。

慎兒的人生,從遇到竇漪房開始走向悲劇,竇漪房對她一次次的承諾,一次次的欺騙,讓慎兒對人越來越沒有了信任,甚至最后慎兒幾乎連人性都失去了,身為皇后,竇漪房完全可以約束慎兒的行為,可是她卻為了和劉恒置氣,放任慎兒,這直接導致慎兒迷失了自我。

雪鳶成了慎兒對付竇漪房的工具,雪鳶出嫁,慎兒不懷好意地給雪鳶送來一杯下了藥的酒假意送行,雪鳶原本是對慎兒有所防備的,她大可不必喝慎兒的那杯酒,可竇漪房為了滿足自己的「圣母」形象,逼著雪鳶喝下那杯酒。

然而真正害死雪鳶的,并不是慎兒,因為沒有慎兒,還有其他想要對付竇漪房的人會對雪鳶出手,真正害死雪鳶的,是竇漪房的「假善良」和「真冷漠」,雪鳶的死,徹底撕開了竇漪房的真面目。

對「阿丑」大愛,是竇漪房的「圣母心」

呂雉辛辛苦苦陪著劉邦打下了江山,辛苦一場,卻給戚夫人母子做了嫁衣,劉邦嫌棄呂雉這個糟糠之妻,也不喜歡呂雉的兒子劉盈,幾度想要廢太子立戚夫人的兒子劉如意為太子。

呂雉原本就是一個有大智慧的女人,劉邦死后,呂雉掌權,戚夫人下場慘烈,成功輔佐自己的兒子劉盈坐上了皇位,但是呂后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從此對后宮的妃嬪也多了一分戒心。

她暗中培養了很多細作,潛入各個王府監視藩王動向,宮中也也很多暗探,專門用來打探消息,雪鳶就是呂后從小培養的一個暗探,是呂后身邊心腹莫離的親侄女,兩個人互相牽制,成為了呂后的左膀右臂。

暗探最好的身份,就是一個低賤的惹人討厭但不讓人懷疑的下等宮人,可以以不同宮女的身份,穿梭在皇宮的各個角落,為了塑造這樣一個身份,容貌俊美的雪鳶隱藏了自己的美貌,化作滿臉斑點胎記的樣子,名為阿丑,到各處雜役房干活。

宮里的人都很勢力,像阿丑這樣長得不討喜,沒有什麼背景的下等宮女,是大家發泄情緒,顯示自己的高貴的最好對象,這樣的人,大家也不會防備,因為他們理所當然地認為,阿丑這樣的人,一輩子都見不到宮中的貴人。

杜云汐初遇阿丑,阿丑正在被一群人毆打,阿丑不是一個沒有反擊能力的人,她一身武功,一出手就可以死傷一片,這一切,不過是呂太后的一個計謀,目的是讓阿丑能夠順理成章地來到皇上身邊,監視皇上的行為。

杜云汐身為皇后的貼身宮人,又富有同情心,接近她,是接近皇上的最好途徑,果不其然,杜云汐看到阿丑受虐待,仗義地出手救下了阿丑,還給阿丑送去了自己的衣服,讓阿丑相信世界上有好人。

阿丑從小就被培養成一個沒有感情的暗探,除了自己的姑姑,從來不相信任何人,當她看到杜云汐對她不求回報的幫助時,她那顆沒有溫度的心,被杜云汐的善良暖化了。

杜云汐本是太后派在皇后身邊幫助皇后,順便監視帝后生嫡長子的,但是她多次因為私情,違背呂太后意愿做出出格之事,阿丑事事看在眼里,但是為了維護杜云汐,她選擇欺騙呂太后。

為此,呂太后用傷害阿丑的姑姑的方式,來威脅阿丑,可見,阿丑把杜云汐看得和自己的親人一樣重要,但是杜云汐的善良,從來都是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想象別人,她告訴阿丑:

其實我很羨慕你,在我心里,你比很多人都要幸福,你不漂亮,所以不招人嫉妒,你不出色,所以活得更自在,雖然偶爾會受點委屈,被人欺負,但至少你是自由的,只要你愿意,你的人生可以快樂很多!

杜云汐的這段話,用現在的話來說,就是典型的凡爾賽,但拋開這一點,她對阿丑的定義,僅僅是她自己的想象,然后把自己的想法,強加在阿丑身上,她輕描淡寫就把別人受的苦和罪抹掉,還自認為自己很偉大。

然而阿丑內心簡單純粹,沒有那麼多的心機,她真心認可杜云汐后,就開始設身處地地為杜云汐著想,處處幫著她,很多時候不惜把自己置于險境,也要維護杜云汐。

阿丑心里深深記住這份情誼,但杜云汐對阿丑,并不是真正的情誼,她享受那種用自己的善良,去幫助別人解決困境的成就感,但當別人達不到她「圣母心」的程度時,杜云汐是冷漠的。

杜云汐因為私會皇帝的事情,被呂太后「處死」,「復活」后改名為竇漪房被送往代國當細作,阿丑也恢復容貌,用自己的真實身份雪鳶,陪伴竇漪房前往代國當細作,即便雪鳶再怎麼真心,竇漪房都從未真心實意對待過雪鳶,根本原因是雪鳶很強大,很漂亮,不需要她的同情。

多次用雪鳶的軟肋利用雪鳶

竇漪房看到代王后,直接淪陷在愛情里,背叛了呂太后,為了維護呂太后,竇漪房想方設法地欺騙呂太后,因為害怕雪鳶出賣了她,竇漪房就在一次外出買馬的時候,出賣了雪鳶,竇漪房心想:

這倒是個好機會,雪鳶如果留在匈奴,匈奴人看女人看得緊,她就沒有機會向呂太后傳遞訊息了!

竇漪房沒有問雪鳶的意見,也不顧雪鳶是呂太后派在她身邊的人,把雪鳶看做是一個沒有感情的絆腳石,想方設法地要擺脫她,為此,不惜以用雪鳶一生幸福和自由為代價,這和之前那個善良,一心勸阿丑好好生活的杜云汐,天差地別。

竇漪房假惺惺地問雪鳶接下來打算怎麼辦?她都已經發話把雪鳶賜給匈奴人了,雪鳶還能怎麼辦!雪鳶說戰馬是代王成大事的必需品,她別無選擇,否則就暴露了,聽到雪鳶并沒有打算出賣自己時,竇漪房又開始給雪鳶洗腦:

你做得很好,小不忍則亂大謀,一切以大局為重!

雪鳶對竇漪房充滿了不舍,從杜云汐把阿丑當個人看的時候起,雪鳶就把杜云汐看做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即便她成為竇漪房,雪鳶也從未想過要傷害她,雪鳶寧愿背叛呂太后,寧愿把姑姑置于險境,也從未想過要出賣竇漪房。

但竇漪房對雪鳶,充滿了虛偽,她表面上安撫著雪鳶的感情,嘴上說著她也舍不得雪鳶,但聽到雪鳶說以自己的本事要逃出來沒問題的時候,竇漪房起了壞心,她給雪鳶下了藥,目的是讓雪鳶一輩子困死在匈奴。

竇漪房口口聲聲喊著大局,其實無非就是為了自己的榮華富貴和對代王的愛,她從未表達過自己對權利的欲望,但從她的所作所為,唯一不透露著對權利的算計,雪鳶喝了竇漪房親手送入口中的酒后,面對兇殘的匈奴人,沒有半分反抗之力。

有人說竇漪房之所以會被雪鳶下藥,是因為她不知道雪鳶是阿丑,可是這有什麼區別呢,杜云汐對阿丑好,不是因為善良嗎?同為善良,為什麼就不能對雪鳶也好呢?

雪鳶對她真心實意,也從未做過傷害她的事情,為什麼就要區別對待呢?答案就只有一個,竇漪房是一個充滿心機手段,又特別會虛偽的人,周亞夫去救雪鳶,竇漪房還心懷怨恨,不希望雪鳶被救。

好在雪鳶被周亞夫成功地救了回來,否則一個中原女子,最終也只會落個被人玩弄致死的悲慘結局,不能再見自己的親人,和心愛之人永別,被滿心厭惡的人欺辱,最后慘死在異國他鄉。

這得有多自私,才會拿一個善良美麗的女人的一生,去換自己想要的利益呢,從這里看,竇漪房和慎兒,其實就是一路人。

雪鳶對竇漪房的忠心和情誼,到達了一個可以犧牲自我,可以無限包容的地步,她知道自己被竇漪房下藥后,并沒有半分怨恨,心里默念道:「美人啊美人,你何苦這樣,如果你選擇了代王,你又怎麼知道,我不會選擇你」!

其實看到這里,我很替雪鳶不值,但往后一看,我更是起悶,竇漪房對人人都善良,對雪鳶的傷害和利用,卻是沒有底線的。

雪鳶被救回來后,為了忠心,為了保護周亞夫,拒絕了和周亞夫共度一生的機會,雪鳶和竇漪房坦白,她問竇漪房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她已經做了選擇,自己永遠站在竇漪房這邊,如果竇漪房選擇代王,她就選擇竇漪房,但竇漪房卻虛偽地說出「她不敢拿代王冒一點點的險」的話,這就是她無底線地傷害雪鳶的理由。

雪鳶是極度缺愛的那種人,只要別人對她有一份真心,她就可以回報十分真心,也正是這份真心,把她推向了深淵,當竇漪房知道雪鳶就是阿丑時,沒有愧疚,沒有后悔,更是沒有當初那份情誼,她對昔日的阿丑,一如既往的懷疑,試探,和利用。

竇漪房說過最多也最讓人討厭的一句話就是:對不起雪鳶,我只能再利用你一次了!

竇漪房就是用這樣一句輕描淡寫的話,多次把雪鳶推入險境,也毀了雪鳶的幸福,周亞夫與雪鳶,原本是有機會在一起的,卻一次次因為竇漪房為了一些不值得的人,用雪鳶當擋箭牌,導致兩個人產生了隔閡,才導致相愛的兩個人漸行漸遠。

慎兒的出手,撕開了竇漪房的真面目

或許是因為相信雪鳶,或許是因為雪鳶對她太好了,好到她理所當然地接受,毫無顧慮地利用的地步,竇漪房總是讓雪鳶去執行危險的任務,不管是出入代國,探索代國的秘密,還是后來回到漢宮,在呂太后眼皮子地下搶肉吃,每次都是把雪鳶丟下,自己先逃脫。

但我認為,信任不應該成為不保護不在意的理由,雪鳶生命中只有三個最重要的人:姑姑、竇漪房、周亞夫,姑姑和周亞夫每次都是拼命地保護雪鳶,雪鳶是有武功在身,但不是每次都有金蟬脫殼的能力。

竇漪房一次次把雪鳶置于危險中,若不是周亞夫護著,或是換做別人去對付雪鳶,雪鳶早就死了幾十次了,說實話,雪鳶能夠活到慎兒對她下手的那一刻,都是因為有周亞夫的暗中保護。

竇漪房最后一次利用雪鳶,就是用來對付慎兒的,表面上是慎兒的計謀,但竇漪房并不是一無所知,當初竇漪房在郊外救下慎兒時,慎兒裝作被綁架,呂祿就是綁匪,是雪鳶親手殺死呂祿的。

后來慎兒也向竇漪房坦白了一切,也就是說,竇漪房知道雪鳶是慎兒的殺夫仇人,呂祿是慎兒這輩子,唯一一個對她好,真心愛她的人,她對雪鳶,是懷著一股深深的恨意的,報仇不過是早晚的事。

慎兒在一次次被傷害和欺騙后,人性大變,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單純善良的慎兒了,和竇漪房回到宮中,做了劉恒的妃子,為了私欲為所欲為,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對付竇漪房,竇漪房自己是防著慎兒,可輪到雪鳶,她卻毫不防備。

慎兒設計要利用周亞夫和雪鳶的婚事,一舉搬倒皇后,于是假惺惺地給雪鳶送去了送行酒,這酒雪鳶本不必喝,雪鳶本就不待見慎兒,若不是竇漪房逼著雪鳶喝,她斷然是可以拒絕的。

而竇漪房為了顯示自己的「大度」,讓雪鳶喝下了那酒,這是竇漪房第二次讓雪鳶喝有藥的酒,在沒有任何安排的情況下,竇漪房把雪鳶送嫁出去,連送親的人都沒有,雪鳶被慎兒安排的人凌辱了。

事后雪鳶回到竇漪房身邊,心也死了,雪鳶覺得她不再干凈,配不上周亞夫了,雪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當雪鳶向竇漪房說出郊外發生的事情時,竇漪房一味地把錯誤推到周亞夫身上,把自己撇清。

直到雪鳶被慎兒用竇漪房和周亞夫威脅的時候,竇漪房都沒有從雪鳶的心理上去了解和關心過雪鳶,直到雪鳶死后,竇漪房才「輕而易舉」地設計把慎兒除掉,她那麼聰明,卻從來不會為雪鳶考慮。

雪鳶的忠心固然讓人敬佩,但是最后我的感嘆卻是一句:不值得!

她既然選擇了放棄姑姑,背叛呂太后,大可和周亞夫在一起,同樣可以繼續侍奉竇漪房,而她卻選擇了犧牲愛情,為一個不把她放在心上,隨時準備犧牲她的人付出一生,同時傷害了摯愛之人,也辜負了姑姑對她的期望——平安地活下去。

雪鳶這屈辱的死法,是我在本劇最大的意難平,即便沒有慎兒,時時刻刻被竇漪房置于險境中的雪鳶,也不會活多久,沒有慎兒,還有無數個人,可以用同樣的方式利用雪鳶,對付竇漪房,雪鳶就是太傻。

人生有很多東西值得擁有,愿我們不要像雪鳶那樣,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一處,很多東西,是可以共同擁有的,如果你選擇犧牲全部去賭一樣東西的話,別人不一定會同樣地對待你,同時你還會失去真正值得擁有的人和物。

雪鳶為了竇漪房,犧牲了姑姑,放棄了愛情,卻沒有得到善終,而竇漪房的人生,什麼都擁有,有美好的帝后愛情,兒女雙全,還有至高無上的權利,雪鳶對她來說,不過是一個隨時可以替換的工具,只不過雪鳶比較有感情,雪鳶太不值得了。

所以千萬不要用不對等的付出,去換一段不對等的感情,竇漪房很自私,她得到了幸福,而雪鳶很無私,卻被犧牲了無數次,她生為竇漪房而活,死為竇漪房而死,這樣的精神固然值得敬佩,卻不值得學習,人生很短,守住大義的同時,適當自私一點,為自己而活!

用戶評論